不丹治療手記(十七) – 重新部署

4月16日,搬到老闆為我租住的Bhutan Suites。 這裡為老闆朋友的酒店, 設備簡約舒適,有廚房、客廳, 露台還可以遠望市區景色,感覺蠻不錯。

中午跟老闆及她的朋友到私房菜館進膳。 菜館開張個多月,提供傳統的不丹菜, 但比坊間的精緻得多。

菜色很美味,亦據我們要求煮得不太棘, 係呀,不丹人嗜棘,菜式以芝士及棘椒為主, 不過,不太喜歡吃這種政治飯,食不下咽。 他們不知為何故以為我是新加坡人, 猛問我關於新加坡既野,鬼知咩!

很辛苦先向他們澄清是我是百分百香港人, 他們另眼相看,開始問有關香港既野, 哎,又係主權回歸,民主問題,仲悶, 當然亦有問我工作上既野啦。 到飯局結束時,真的如釋重負。

我都知老闆此次是好意, 在坐人士非富則貴,(哈哈,除我之外!) 她想介紹我給他們認識,對我的事業有幫助, 而事實亦有人對我的治療有興趣, 想約時間做therapy, 但,真係唔鍾意交際應酬囉……

飯後到老闆的公司商討餘下數天節目安排。 她說聯絡過旅遊局局長, 但他很忙,暫時未有時間會面。 另外,會安排一天在當地的文化中心進行頌缽演奏, 其餘三天會聘請導遊帶我到附近地方行山遊覽。

導遊Kesang來商討行程,原來又是故人。 他曾帶其中一香港團隊到渡假村下榻, 跟我有一面之緣。 呢個世界係咪真係咁細呀,總是遇到相識的人!

擬定好行程,老闆便帶我到超市購買行山的零食, 更買了幾包蘇油及香,以便到古廟時作奉獻。 嘩,揹呢幾包野上山,都幾重喎!

5時多便回到酒店,的起心肝致電郵給家人。 哈哈,劈頭第一句便是: 『唔好驚,唔好亂,當你o地睇倒呢封電郵, 我已經離開o左渡假村……』 一直以來都不敢告訴他們我劈炮離開的事, 以免他們擔心,待一切安定下來才告知近況。

朋友嘛,唔…… 只有一個知道我的最新近況。 大部分朋友總是將我此行『標籤』為『遊玩』、『去玩』, 就算跟他們說起事前的不安、擔心及壓力, 他們都不以為意,輕輕帶過話題便算, 都唔知應該係當佢地信任我,定係唔了解我。 真係好想聽一句:無論你有咩決定,我都會撐你。 可惜……

這夜沒有外出,簡單地煮了辛棘麵, 加了兩片芝士在麵上,味道蠻不錯。 飯後在露台吹著風,望著夜幕低垂的延布市, 喝著很難喝的不丹蘋果酒,咸的,古怪極了。

平靜下來,思緒開始沉澱, 隱約有點不安,但又說不出是那裡不妥, 難道是不詳的預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