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2的文章

不丹治療手記(六) – 同聲同氣同樂夜

圖片
4月7日,早上7時, 跟昨日參與工作坊的朋友拍照留念, 以及聽取他們的意見,得到不錯的評價, 令我覺得就算辛苦,也是值得的。
跟魯芬早餐例會,就著昨日經歷作出改善的要求, 唉,o黎o黎去去,咪又係要被要燈要人要宣傳, 我都覺得悶呀…… 結果,化緣咁拎了毛氈、兩盞燈及一個長駐的工作人員。 至於宣傳嘛……

『我在晚餐時好辛苦咁幫你做頌缽宣傳,』魯芬說, 『如果催眠無人知,你應該留在柜枱, 在客人check in時你跟他們說。』 吓,幫我做宣傳?多謝哂喎, 但係,好似係我幫緊你酒店做野噃!

『食飯既時候,你都應該同班住客傾下,自己宣傳番。』 吓,仲講到我好不負責任,咩都唔理咁。

『魯芬,活動前我要做好多準備,一腳踢, 張張蓆都係我自己舖,仲要執野開燈準備, 亦要靜思準備心情帶活動,邊有時間留守柜枱? 明明講好係由你既職員作宣傳,點解變o左係我既責任?』 講呢番話既時候,我真係有點火。

『況且,完了催眠,參加者會留下發問, 我也要休息,亦要準備頌缽演奏,要換衫,要執野, 食飯已經好趕,邊得閒再做宣傳呀?緊係唔可以啦!』

魯芬沒想過一向順得人既我,今次態度會咁強硬。 咁係嘛,佢係魯芬啫,唔代表可以下下都老點喎, 而且,佢真係開始得寸進尺……

『咁我叫番職員做啦!』咁,咪即係唔駛做, 如果職員有幫手宣傳,就唔會無人知啦。 唉,算啦,我都已經盡o左我既責任, 只能控制我既活動質素,其他事,真係無能為力。

5點半,到柜枱查看簽名冊的報名人數, 2個德國人,好,唔駛食白果。 準備走人之際,竟然聽到親切既廣東話! 結果,當晚既集體催眠人數,又多多5個, 而頌缽既人數,係18個!

頌缽演奏後,一對波蘭夫婦走上前來, 表示對頌缽療法很有興趣, 並專誠更改行程以便回程時接受個別治療。 聽了後,真係好感動,唉,終於有人賞識喇。

在香港推廣頌缽療法時處處碰壁, 常被人當作神棍般看待, 總覺得能用那幾隻沙律兜似的頌缽作治療是件天荒夜談的事, 而不肯去放下誠見去試去感受那難以言喻的身體反應。

但在此次的工作坊中,見到參加者完結後那難以置信的臉容, 眼仔碌碌望著批頌缽賴在地蓆上不肯離去, 要求我多作講解,跟我以前追著人講都無人聽的情況, 哈哈,實在差天共地!

完結後,獲香港來…

不丹治療手記(五) – 好戲在後頭

圖片
4月6日,黃昏六時。 偌大的Hall只有我一個, 拿著書不是味兒的在閱讀。 第一場的集體催眠沒人參與, 唉,唔通真係畀魯芬批中? 我的心情是怎樣?就算唔講,相信你也會估到。

『剛有一位女士想報名參與工作坊,』 六時零五分,主管緊張的跑進來, 『你會否繼續進行呀?』

『沒問題,請她來。』 一個都好呀,哈哈,起碼不用拍烏蠅嘛,唷~~

最後那女士帶同另一位女團友, 成為集體催眠治療的第一批參與者, 亦見證了我的一次慘痛經歷……

本來30分鐘的集體催眠是不會有討論環節的, 由於人數少,便就是次主題『尋找快樂』作一討論, 希望能替她倆訂出較貼身的指令給潛意識, 點知,咁,就出事喇。

其中一位女士的指令是要快樂,幸福,平靜; 另一位卻說她的人生要sadness,不想咁多快樂。 攪咩呀?咁得意?難道有被虐狂?

試圖理解她是否想表達人生是苦樂參半, 我們要有快樂,也要擁抱不能避免的不快。 但她卻說不,只說快樂太單調、太悶了! 唉,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到她欲語還休時,便不會這樣說……

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沒可能下指令說人生要多愁苦的嘛, 這等負面的指令亦有違我的專業操守, 況且,尋求快樂那一位唔投訴我至出奇! 唯有置那求苦的要求不理,開始進行集體催眠。

一來心情被影響, 二來未熟習空曠的場地,用聲方面唔係咁慣, 三來場地太昏暗了,要提著蠟燭閱讀討論時寫的筆記, 之前已向魯芬要求要一盞燈,但被拒了, 只係畀o左一堆蠟燭我,多害怕會把筆記簿燒著, 令到我更不能集中,講的英語更甩咳。

好辛苦先捱過那半小時。 其中一位女士說幾滿意,好放鬆; 要求離樂得苦那位說有好多雜念, 集中唔倒,放鬆唔倒,瞓唔著。

  喂,催眠唔代表係瞓覺喎, 換轉平時,我會跟她討論她的雜念, 看看潛意識想帶咩訊息畀佢。 但時間已夠,又怕她再畀古怪難題我, 我心血少唔嚇得嘛,唯有就此作罷,將她倆送走。

垂著頭到飯堂用膳,再看頌缽演奏的報名人數, 咦,有8個,都好喎,便放下心來。 見魯芬拿著報名冊,逐枱問住客會否參加, 都算她肯用心作宣傳。

魯芬突然走來問我有一班共8人的國內遊客想報名, 但經已額滿,問可否容納多一個。 我答如多出來的那位不介意坐在…

不丹治療手記(四) – 宣傳易

圖片
4月5日,早上八時,跟魯芬進行早餐例會。 嘻嘻,大大隻的Palden,真係有點似魯芬!

大家匯報進度。 魯芬終於把printer修理好, 可以列印宣傳物及筆記, 亦安排了一位主管作統籌及協助, 有事可找她幫忙。

至於我,要寫4份稿, 一份是放在客房內的詳細節目介紹, 一份是客人入住時連門匙一并奉上的單張, 一份是放在餐枱上的table stand, 一份是放在接待處的海報。

由於時間緊迫,只能完成頭兩份, 已於前一晚電郵給魯芬及老闆審批。 老闆有回覆,畀了意見,亦畀了綠燈; 魯芬睇都無睇,話老闆批准了就得。 我便回房努力加相做設計,砌好樣本。

  當我用她們的電腦開啟節目介紹的檔案時, 文字及圖片的位置均遷移得很厲害,要花時間糾正, 佢地兩個好唔耐煩咁企o係我後面等我做野。 嘩,兩對眼bear到實,幾大壓力呀!

攪掂,列印出o黎, 咦,點解係黑白o既?明明話係彩色列印噃。 『係呀,部機壞o左,尋日拎去修理, 印唔倒彩色,只可以印黑白。』 今早匯報時又唔講?等我唔好加咁多相落去嘛! 唯有再執一執設計,將照片縮細。

攪掂,列印好,再列印埋單張畀魯芬過目。

『咩o黎o架?』

『客人check in時連鎖匙一同派發的, 才可以肯定佢地知道有此活動, 我們昨天講好o左o架。』

『無呀,昨日淨係話會有table stand, 應該已足夠,無需要做呢樣野。 快o的列印份table stand稿件出來啦!』 極危險,思覺像已失調,簡直係劉浩龍上身! 昨日已同意,加上我今早才匯報完整好份稿, 佢,無可能唔知喎……

『快點整好table stand,等主管可以照著複製啦!』

唉,跟她爭論也無謂,這裡是她主場嘛, 況且時間緊迫,應先解決燃眉之急, 快快趣趣砌埋table stand份稿。

整了一個table stand出來,以為她們可以照著做, 便繼續埋首寫其他稿件。 怎知她們貪快,沒用剪刀, 徒手把紙張撕開,唉,唔駛講你都知會係點啦…… 沒辦法,這裡是不丹,真的要降低我的要求……

最後,錯漏百出的宣傳物都製作完成, 希望住客看到後,會有興趣參與。 而節目,亦訂定為4月6日至22日。 不過咁既宣傳方法, 唉,都係果句,祝我好運啦!

不丹治療手記(三) – 大排檔小炒

圖片
4月4日,早上九時半,約好的集合時間。 在lobby呆坐至10點半,那職員才出現。 唉,真係唔知不丹人係咪快樂得滯, 生活悠閒到連時間觀念也與別不同。

見我玄壇似的臉容,那職員不好意思的向我道歉, 叫我再等一會,會有另一位司機載我到Wangdue。 虛耗多15分鐘的青春後,車子終於到了, 把我這隻豬仔交到另一位司機手上,便逃難似的離去。

踏上崎嶇的山路,向著Wangdue進發。 路並不好走,綩延狹窄的山徑本已難行, 加上要留意迎頭的大型貨車, 以及閃避路邊因前陣子大雨倒下的山泥, 三個多小時的車程便在『登燈登櫈』的情況下渡過。

下了車,跟這裡的經理Palden會面, 握手的時候,傳來的,竟是陣陣的殺氣! 跟Palden一邊用午膳,一邊傾談, 亦都好似大排當小炒一樣,正式落鑊開火!

Palden是老闆的妹妹,負責這裡的日常運作。 她劈頭便說兩天前才收到我會到訪的通知, 感到十分訝異及震驚, 哈哈,我覺得我既震驚一定唔會畀佢少!

見她那不太友善的態度,我也實話實說, 說我對這次安排非常不滿, 我亦將我的要求講出:場地、器材、佈置、人力資源, 寧願盡快開工,唔想浪費時間跟她糾纏!

『酒店爆哂,俾唔倒房你瞓,亦俾唔倒房你攪workshop, 個人治療及諮詢,可否到客人房進行?』 『線香、candles及播音機已準備,color printer稍後set, 瑜伽地蓆要到首都先有得賣,現在只可以畀膠蓆你。』 『我班員工好忙,好難就倒時間o黎上課。』

我真係張大咀巴望住佢,唔知講咩好, 應該係話,唔知仲可以講咩好! 山長水遠o黎到幫你做員工培訓, 場地又無, 連人都唔肯交畀我, 即係叫我咩都唔駛攪,執包袱走人呀?

我按著怒火,嘗試去將問題解決, 更嘗試去了解為何她會有如此惡劣的反應。 後來才知她跟老闆不咬弦, 覺得是次計畫與她無關,更重要是,唔想做額外功夫……

『不是說只有一、兩天要住Farm House嗎? 你們有個Conference Hall,可以用來攪workshop喎。 去客人房做治療,一定唔可以,我有獨特setting的。 膠蓆要看看實物才可決定,否則可以畀毛氈我。 你不是可以編排員工的時間嗎?』

漫長的抗爭就此展開,努力爭取我想要既野, 沒…

不丹治療手記(二) – 廷布調適中

圖片
4月3日早上六時多,客機在Paro機場降落。 再次回歸喜瑪拉雅山脈的懷抱, 嗅著熟悉的清新空氣, 跟大自然貼近,喜悅油然而生。

甫下機,已有專人在停機坪守候,火速護送家棟離開。 我也提取行李,跟接待我的工作人員會合。 他,也是前兩天才接獲指令要招呼我及帶我遊玩, 一頭霧水咁唔知帶我去邊度遊玩好。

汽車緩緩駛過熟悉的街道, 哈哈,竟有返鄉下的感覺! 他先帶我到餐廳稍事休息。 有點surprise,那不正是我上年到過的地方嗎?

美其名是休息,其實只是消磨時間, 等待參加十時開始的當地祭典 - Paro Festival。


老實說,不太欣賞此祭典。 祭典中都是傳統舞蹈、唱歌表演, 看著那戴面具的舞者, 在十幾二十分鐘內都是跳著差不多的舞姿, 確實不是我那杯茶,故待了兩個多小時便走了。

驅車往首都Thimphu,到達下榻的酒店。 他突然問我取證件照片辦理進入Wangdue的禁區證。 吓,沒有喎,為何不預先告訴我? 況且,這不是應一早申請好的嗎? 還有什麼意外驚喜等待我呀? 我的手心,開始冒汗……

被帶到照相館拍證件相。 還未企穩,那位不丹姐姐已按下快門, 哈哈,捕捉了我『最隨意』的一面, 這亦是我在悠閒的不丹內遇上最『有效率』的服務。

取過照片,他說要去辦理批文,先把我送回酒店。 喂喂喂,我未食午膳喎。 可以叫room service,他答。 唔係o掛…… 我當然不肯就範, 硬要他帶我到市內餐廳。

到了餐廳,見那職員不情不願的樣子, 唉,算啦,放他一馬啦。 著他離開,約好時間,次天早上到酒店接我。 他聽了雙眼發光,即時回復生機,火速溜走。 原來不丹人跟香港人一樣,哈哈,都是選擇性有效率的。

沒有他在身邊,反倒自在。 上次遊不丹時,導遊總在旁照顧著, 今次終可用自己的步伐,自由地細味這國家。 漫無目的地在街上散步,在小店內跟當地人交流傾談, 感受更立體,這才是活生生的生活氣息嘛!

我在不丹的第一天,便是如此這般度過。 身體,尚在適應高海拔的環境,有點疲憊; 心,卻興奮得很, 期待次天前往工作的地方 - Punatsangchhu Cottages。

不丹治療手記(一) - 備戰不丹

圖片
來到不丹,仍有點造夢的感覺, 想不到會來此進行治療的工作。 不少人問我為何會到不丹工作? 這機遇是怎樣得來的?

這種子是在上年到不丹旅行時種下的。 當時入住位於河邊的一個渡假村,Punatsangchhu Cottages, 哈哈,真係山明水秀,喜歡得不得了。 認識了渡假村的老闆, 傾下傾下,就起了到這兒當治療師以及訓練員工的構思。

聽天由命‧隨遇而安

籌備工作不太順暢, 不丹始終是個落後的國家,效率實在是龜速, 只是辦理工作簽證,都花了很多時間。 另外,跟渡假村那邊的聯絡溝通也是一個問題, 我所作的提問,以及要求得到的支援物資, 到出發前都未有答覆確認。

最震驚的是臨出發前, 老闆的親人入了醫院做手術, 將我掟給對此計畫一頭霧水的經理跟進, 仲要話俾我知渡假村有數晚爆房, 要安排我住附近的:天字一號farm house!

哈哈哈,唔係咁大整古嘛?有點被賣豬仔的感覺….. 無辦法啦,唯有抱住蝦餃就蝦餃, 幾大就幾大的拼死心態上機, 一於馬死落地行,來到不丹才算。

奇遇‧就在身邊

到不丹有兩個轉機點,一是加德滿都,二是曼谷。 是次選了在曼谷轉機,但接駁時間是零晨四點幾, 通宵待在機場等轉機真是件痛苦的事。

上到機,按鄰座乘客的要求交換位置, 好讓他能跟友人坐在一起。 走到新位置時,赫然發現鄰座是一位貌似林家棟的喇嘛, 他在我倆相鄰的位置,整齊的放置了外衣、一尊佛像、以及一紮經文。

家棟眼仔碌碌、笑笑口咁問我從那裡來。 當知我是香港人時,他雙眼發光,問我識唔識劉青雲, 說劉青雲伉儷早前到不丹拜會他。 可惜當時我真的太倦了,只答他識呀, 劉是香港的明星,便抱著枕頭,倒頭大睡了。

到早點的時候,終於稍為清醒, 好好觀察身邊這位正朝朝陽,誠心念誦的家棟, 再看他的佛像及聖物,越察覺他應該不是普通喇嘛, 應該是大有來頭的。

他念經後,開始跟他傾談, 好直接咁問他有何特別,為何劉青雲要拜會他。 他初時支唔以對,說不清楚。 窮追猛打之下,才告訴我他的名字,Yangsed,叫我google他。 聽罷,哈哈,禁不住說我不會用冰冷的科技來認識朋友, 既然機會在身邊,為何不直接傾談?

結果,哈哈,他敵不過我, 告訴我8歲時被確定為轉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