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6的文章

突然... 休假啟示 (4 - 30/7/2016)

圖片
今次的假期有點突然及倉卒,點解?哈哈,畀兩個版本你哋揀啦:

A. 東主經營不善,與其拍烏蠅閒著,不如放一陣子假,去思過崖痛定思過

B. 東主有事,急需拆解

究竟係A餐定B餐定AB餐都係,嘻嘻,你哋自己判斷啦!

本工作室將於7月 4 日至30日休假,8月1 日再投入服務,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各位,8月見。

美國授課2015 (十三) - 賽後檢討 (全卷完)

圖片
對於今次自己在美國教學的表現滿唔滿意?唔…尚算可以吧。

或許經歷過第一次到美國時的表現實在太超卓,若想超越上次的表現,實在要花很多功夫及心力,對我來講是一種壓力及高難度的挑戰。慶幸今次分享的個案經歷是一項有力的證明,清楚展現了頌缽催眠的強大療效,學生們的反應亦很好,但在我來說,總覺得少了些什麼,對了,是連繫,是跟學生們的互動連繫。

上次那一班,當我進入課室的時候,感覺是溫暖,像一個大家庭,每個人也是受歡迎的。班上每張親切的笑臉,到現在也瀝瀝在目,Ted,Kathy等人由衷的感謝,亦十分難能可貴。但這班給我的感覺是冷漠、是分離的,當中雖有熱情有心的同學,卻有些是想賣弄自己技巧的個體,這是我不太喜歡的氣氛。

在Q&A環節有學生質疑聽錄製的CD便可以,不用現場作頌缽演奏,我反問她一句為何歌迷會去聽live concert,她頓時語塞。我比較欣賞那些虛心學習的學生,多過扮醒博表現的人。哈哈,如果能夠將他們跟那些熱情的學生拉勻便好了!

會唔會再到 HTI 教學?Randal應該會每兩年邀請我過去一次,而我則視乎到時的工作安排,以及有沒有mood,因為每一次出trip,都是一件極其疲累的事。

這次美國教學之旅的回憶錄終於到達尾聲,係喎,Randal 對我今次嘅評價係點?嘻嘻,自己睇睇啦!後會有期!




Serina Mak has taught Hypno-Singing Bowl Therapy in some of my classes at the Hypnotherapy Training Institute in Corte Madera, California. She has a wide range of skills with both hypnotherapy and Tibetan bowls, and has done an excellent job integrating these modalities together. Her workshops are highly experiential, emphasizing demonstrations, and she leads a beautiful mini-concert during a group hypnosis. I highly recommend Serina …

美國授課2015 (十二) - 堅﹒唔好做壞事

圖片
「剛從露台行入來那個女仔,就係昨天無返學的香港人囉。我今日同佢傾計,佢話佢識你喎。」Candice雀躍地說。

時間:我教學翌日,到我上Randal的課增值。地點,課室內。

我望望那個女生,咦,不就是我第一次來找Cheryl拿頌缽在market時見到那位走堂的村姑嗎?我真係識佢?

「佢叫咩名呀?」我問。Candice答了,嘩卡卡,有印象喎,原來係佢!胖了,身型漲了,認不出她!如果有追開我blog的,或許有印象N年前有個抄我網頁唔認帳的師妹,估不到我搖身一變,兩年前到美國任教時做了她的導師,她當時已經閃閃縮縮不敢見我,想不到今日又在課堂內見到我,嘩哈哈,原來上次並不是有心走Cheryl的課,而係避瘟神,哈哈,她見到我一定好似撞鬼咁,猛過貞子呀,有趣有趣。


作為瘟神的我,如果每兩年都來美國教書,應該會碰到每兩年要進修儲學分續ACHE會員資格的她,佢... 都幾黑仔,所以話,唔好做壞事呀,原來,真係有報應的。

朋友問,事隔咁耐,可以化解嗎?叫我就咁算了。老實說,我老早已放下,亦不想跟她有牽連,誠如她當日所說沒有抄襲我的網頁,又何用避開我?心中有鬼的,是她,要靠她本人才能解開由她親手種下的心結,否則,我只能被動的繼續充當她的瘟神,繼續她的見鬼34567集。

「原來係佢,」我回覆Candice,簡單一句:「我跟她有過節的,不用替我們引見了。」儘管Candice很好奇,我也不再多談,只笑笑便算,繼續專心上課。

這班同學很特別,其中一位視障人士攜同她的導盲犬一起來上課,那金毛靜靜地躺在地上,真的很乖巧。不過,不知何故,我跟這班學生的聯系沒上一班那麼深,就算有不少人簽了名想參加我的頌缽班,我也沒有喜悅的感覺,也許這是緣份吧。

在接近課堂的尾聲,Randal替我挑了一位代表當頌缽班的聯絡人,直覺已告訴我此班會... 攪唔成... 結果,那位學生並沒令我失望,他潛了水,沒有聯系有興趣報名的同學,要我主動跟同學們連繫,數個月後甚至跟其他老師學了頌缽,我的直覺,原來都幾準!反倒Candice真的很有心,一直替我搵地方開班,不停地跟我Whatsapp,傾long D,可惜最終這班也辦不成。

上完課,我那移民到美國的小學同學來接我,載我到三藩市跟他一家晚膳,然後送我到機場附近的酒店,準備翌日回港。這位小學同學亦是我的小天使,見到他那張熟悉的臉,我的心才定下來,可以轉回廣東話…

(第九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已滿)

圖片
Wakaka! 又是這種一出已經爆滿的post。係呀,你無睇錯,此班已經滿額了,不過下一班,則有名額一個,有興趣者請盡快聯絡我,唷!

三月去尼泊爾被老師責備,問我為何不舉辦多些頒缽班教多些人。請恕我帶點藝術家脾氣,我嘛,不是不想教,而是想教有質素、真的有興趣、有潛質及追尋正統手法的學生,那些跟過別的老師學習,又或者古古怪怪、神神化化、未學已經問我佢要學幾耐就可成功治療到客戶的功利主義者,對不起,真的沒興趣教。

今次尼泊爾之旅,參觀過手造頌缽工場,了解到騙人的技倆,那些拆下包裝只是花拳繡腿甚至會令受者有不良反應的流派,令我更明白及珍惜我所學習的傳統西藏頌缽療法的威力及可貴,西藏寧波車的手法,簡樸實用,易學難精,確實非同小可。如前屆學生所說,只要你帶正念,有心學,我便用心教,希望可以將這技藝傳承下去,哈哈,亦希望可以栽培到可以讓我放心請他幫我敲頌缽的學生,噹~

西藏頌缽療法(Tibetan Singing Bowl Therapy ) ,是古老的西藏保健、養生及治療疾病的方法。西藏人相信透過頌缽的共鳴共振,可以和大自然的頻率合而為一,達到療癒的效用。演變至今,經西方醫學證實,它的共鳴和共振可直達人體細胞深處,將磁場轉化並微調身體各器官的頻率,不單可促進血液循環,亦可激發人體的自癒能力,使身體獲得調整與淨化。

治療時會根據人體的七個能量中心 (Chakra 脈輪) ,將對應頌缽放在受者身旁或直接放在身上。當頌缽運作時,體內分子會隨著頌缽的音波共振,對身體產生調頻的作用,活化能量的流動,打開因長時間糾結、阻塞的脈輪,化解疼痛不適的部位,令身體的器官能和諧運作。

西藏頌缽療法的優點是不用依靠藥物,利用自然的方法加速人體療癒能力,令身體的器官能和諧運作,既能達致療效,亦可作保健養生。聆聽頌缽那優美而沉穩的音色,亦是一大享受,更適合都市人作鬆馳減壓靜心之用。

在此初階工作坊內,你會學習到西藏頌缽療法的運作及基本治療技巧,用作個人靜心或進行簡單治療,亦會在課堂中為你的伙伴進行治療。課堂為兩節,兩人為一班,著重實踐及練習。上課時提供優質頌缽以供練習,親身體驗後有興趣時才代為郵購,挑選真正合用的頌缽。 有興趣的朋友,亦歡迎自組小組,自訂日期,致電 Alive 商討課程安排及細節。

『 (第九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日期 : 18 及 26/6/2016

美國授課2015 (十一) - Show Time

圖片
整晚睡得不太安穩,發著古怪的夢,大清早未夠8點便起床。

收拾好行裝,便在花園踱步,慢慢做腹式呼吸,想把心情平復,但一顆心總是忐忑的未能安住,真沒用!兩年前頭一趟在美國授課,大家對我沒有期望,較能輕鬆面對,但今次是載譽歸來,絕對不能比上次表現差,壓力便由此而來。

終於捱到夠鐘出門。Mary 把我送到學校門口,我行刑咁硬著頭皮,拖著沉重的腳鏈走到課室旁聽Cheryl的課,參與了她的一節以光為主題的集體催眠,心,總算較為定下來。

到我出場了,匆匆換過演奏時穿的衣服,忙碌地在課室前排好頌缽。學生們抱著好奇的眼光前來看看我幹什麼,有些友善地上前跟我打招呼,有些卻無禮地用手敲我的頌缽,"Hey, don't touch!" 我大聲地喝止,那一刻,真的有點反感 。

最奇妙的 ,是有一位古怪的印度女學生走上來問我係唔係嚟教書。她很年輕,應該未夠20歲。我呆一呆,Randal 已經介紹了我會教授這節的課堂,況且如果唔係教書,我怎會在教壇上舖都一地都係頌缽?我忍住笑,冷靜咁答佢係。她問我識唔識講英文,我即時用英語答我唔識講英文,之後佢竟然好滿意咁行開左。我忍唔住放聲大笑 ,今期的學生真係奇人奇事乜都有,而呢位無厘頭少女,亦在稍後的課堂中為我製造不少麻煩 !

排好頌缽,試一試現場的dvd機,弊,大鑊,部機只有畫面沒有聲音,沒有遙控,亦沒有暫停掣將畫面停下作解說,吓,咁我的presentation點算? 唯有見步行步,到時執生。

行刑正式開始。起初有些怯場,食了幾次螺絲便豁出去,死就死啦,說話漸趨流暢,亦能重掌自己的節奏。同學們興致勃勃積極參與,發問了很多問題,我亦耐心解答。每次示範後,他們都流露出amazing的表情,不是我誇口,我都幾擅長於互動及引起學生興趣,我的課堂很少有冷場的呢。

時間過得很快,講解完Chakra及頌缽的運作,完成了單隻、兩隻、三隻頌缽治療及催眠頌缽療法的示範 ,第一節終於完結。由於情況跟上一次到美國上課時類似,所以就此略過。唯一不同,是今次的課堂增添了時間,要在午膳後才開始第二節講課。其實不太喜歡這樣的安排,將課堂斷開成兩部分,未能一氣呵成 ,亦較難掌握時間,不過既然Randal有這樣的安排,只能順著他意。

忙於收拾之際,不少學生上前向我查詢能否再到美國舉辦西藏頌缽療法的課程,以及能否託我購買頌缽,我都唔知答得邊個 。Rand…

美國授課2015 (十) - 彩排﹒Tibetan Singing Bowl Mini Concert

圖片
休息了一天,好得七七八八,乘車到三藩市散心閒逛,重溫過往留下的足跡。

每次到三藩市都有一番感慨。十年前裸辭,放下一切到此學習催眠治療,前路茫茫,財政緊拙(哈哈,雖然到現在也不見得比以前好得多! ^^),課餘最佳免費娛樂便是在三藩市徒步溜撻,當步兵四處看看,不經不覺,這段催眠治療之路已走了十年。

十年以來,雖沒名沒利,但已有專業資格在HTI這殿堂級催眠治療學院任教,在仙境般的不丹開過我的Tibetan Singing Bowl Mini Concert,在大陸有我的分店(哈哈,雖然現在封塵),一路走來,確實不易,成積已算不錯,好啦,為了慶祝入行十週年,就算身體未完全好番,一於去Ghirardelli Chocolate Marketplace食番杯雪糕熱烈地慶祝下啦!

叫了一杯新地,大杯到無可能一個人可以食得晒,望望隔離枱,左邊枱的情侶,兩個人share一杯;右邊枱的年輕人,四個人share 三杯,全場只得我一個是單挑。我好努力咁試圖將它擺平,但最後都吃不完,唯有放棄。

在B&B晚膳後,邀請Jonathan 及 Mary參與我的Tibetan Singing Bowl Mini Concert Rehearsal。準備充足是我一向以來的作風,在正式演出前,真的需要好好跟這班頌缽連繫下、夾下,以便有較佳表現。J&M 和我一起在廳中set好場,便靜靜地躺下,好好享受這廿分鐘的演奏彩排。

開始時有點不協調,始終是頭一次用Cheryl的頌缽,真的需要時間去了解他們的個性。五分鐘後開始流暢,亦開始有feel,好似朋友咁有傾有講有交流,自已也享受在這時空跟這批頌缽的相聚。再過五分鐘,開始跟J&M的能量融和,哈哈,J的鼻鼾聲亦成為演奏的一部分。

最後的tingsha聲響起,J&M 帶著難以置信的目光起來,齊齊望著我的頌缽,說從未聽過如此美妙的聲音,亦從未試過身體有如此奇妙的感覺及反應。從他們那燦爛的笑容以及容光煥發充滿精力的神釆,就知道這次演出是成功的。Mary愉快地告訴我明早可以在上班前順道驅車送我回學校,好野,那我便不用自已推著重甸甸的頌缽回校了,原來好心真係有好報的,亦感激沿路一直協助我的小天使們,這旅程才能如此暢順,除了感激,還是感激,yea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