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九) –弊傢伙,頌缽兄弟唔見咗

圖片
離開三藩市到 Phoenix , 展開我 Sedona 紅石及能量漩渦 Vortex 之旅。 到達 Phoenix 機場, 等了很久也未見我寄艙行李的影蹤。 看著輸送帶上的行李逐一被提走, 每轉一圈,我的背脊更加冰涼, 直到輸送帶完全停下來, CERTIFIED , 才死死地氣去行李遺失站。 一問之下,電腦並沒我的行李紀錄, 我那班頌缽兄弟尚在三藩市機場不知何處遊蕩, 或許,他們不捨得三藩市,想玩耐些吧,真頑皮! 無奈地辦好報失手續, UA 給我一個檔案號碼, 叫我上 WheresMySuitcase.com 留意狀況。 見到這個攪笑的網站名, 我緊繃的臉容才露出一絲笑容。 哈哈,改呢個網站名的人真有才華, 個名,應景到呢! 那位 UA 嬸嬸見我個樣咁愁, 贈我一套應急日用品, 都是牙刷啦、淋浴露等洗濯用品, 嘩,連滋唇膏都有。 不過,可以選擇的話, 我寧願要番我個喼, 而唔係呢套有錢都買唔倒的 UA 救急之寶。 離開大堂,見四野無人, 唉,乘客們都攞行李走哂,水靜河飛呀, 我便撒亞人變身咁對住個天握拳大叫三聲, 嘩,爽呀,烏氣盡吐, 再若無其事走去機場巴士站等車。 站長吞吞吐吐咁問我咩事大叫, 佢,哈哈,或者怕我係傻婆都未定。 聽過我的簡述, 他安慰我說 UA 經常出錯, 但最後都會將行李送到,叫我耐心等待。 旁邊一同等車的乘客亦加把咀, 說他搭 UA 時會用手提行李,不會寄艙。 說實話,我有小小想 ” 中 ” 呢位馬後炮兄, 我夠想全部都跟身啦, 可惜只夠位拎 5 隻頌缽吧, 別在我傷口上洒鹽了,拜託! 到達旅舍,心掛掛咁,根本無心遊覽, 亦奇怪自己的反應如斯 …… 點講呢 …… 唔係冷靜,而係無所謂, 只覺萬段帶不走,唯有缽隨身, 就算無哂身外物也不要緊, 食幾多、著幾多、有幾多,整定的, 甚至,我所需要的,根本不用那麼多。 我緊盯著網站顯示的行李狀況: 好了,找到行李了; 好了,上機運送途中了; 好了,到 Phoenix 了; 好了,到我手中了,唷! 整個流程,竟經歷了 7 小時! 打開行李檢查物品是否齊全, 託賴,野就無唔見,仲多了添。 行李被海關搜過, 留下一張女黑俠木蘭花到此一遊的通知字條,

Revive 優化工程暫停營業啟示

圖片
『為改善店內環境, Revive 現進行優化工程, 工程期間暫停營業, 重開日期視乎工程進度, 國內的顧客請稍候,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開張未夠三個月已被封舖, 嘩卡卡,也算是一項紀錄吧! ^^ 寫完以上輕描淡寫的通告我都忍唔住笑, 因為代表我可以 …… 嘻嘻嘻,唏嗬唏,唷 ~~~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八) –Next Client: Taiwanese

圖片
能否睡到三點?只是痴人造夢吧, 早上八時已被隔鄰的台灣嬸嬸吵醒。 她是來美國學習英語的,知我完成了工作, 替我到唐人街取了些旅遊的資料, 並邀我當晚跟她吃飯。 晚飯期間聽她說著在台灣的生活逸事。 六十多歲的她以前是護士, 老伴早逝,退休後子女已獨立, 決意尋回昔日夢想, 到不同地方過她以前嚮往但現實不容許的生活。 英文都唔識多個就膽粗粗自己一個到美國留學, 這點蠻勁及勇氣真令我佩服, 比起那些只得空談而不採取行動的人有意思得多。 各位,有夢就要趁年輕時去追, 年紀大了,體力差了,記憶力弱了, 到時追夢會變得吃力。 她拿出筆記問我不明白之處, 告訴我她即將測驗,壓力大了, 睡眠質素差了,經常頭痛。 OK ,收到,又是老天給我的一項任務。 我講解完,問她有否興趣做頌缽減壓及紓緩頭痛, 她爽快地說好,然後乖乖躺下,將自己交給我。 三十分鐘過後, 我捧著她硬要送我的台灣糕點離開她的房間, 而她,則像小寶寶般關燈安睡。 歲晚尚未收爐,同志仍需努力, 下一個對象又會是甚麼人呢?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七) –披星戴月夜歸人

圖片
今天是學生們最後一天上課, 我應承他們於課後四時半到達作個別治療。 截至二時為止有四個預約, 噢,總算可以幫補旅費。 就算不太肚餓, 也先到附近的餐廳來個 early dinner , 免得到時餓到連頌缽也捧不起。 到達課室,先跟進昨天個案們的進度。 Judy 開心地告訴我經昨天的治療, 纏擾她多年的耳鳴減輕了。 Ted 則咧嘴大笑, 報以一句 ”Nothing could be better!” 亦多得他倆替我落力宣傳, 使我有七個預約, 亦陸續有同學查詢。 吓,咁攪法,我咪做通頂都唔掂? 即時告訴他們要截單了, 其餘的,就算狠心也要推卻了。 今日的統籌為 Kathy 。 她攪盡腦汁,將我的預約時間編好, 先安排那些要趕乘飛機離開的同學接受治療, 而她則為最後那位, 並安排 limousine 送我回旅店 。 Kathy 讓出她的房間作臨時治療室, 個案們則在門外排著隊, 我便是這樣渡過了奇妙的一夜, 直到 12 時才完成最後一節治療。 疲倦嗎?不,我的好奇心足夠我撐足一晚。 真的未試過這樣馬拉松式的治療, 況且每個個案的情況也很特別, 其中一位不到 5 分鐘已出現 REM , 雙眼反白,開始快速地轉動, 講真吖,當時經已入夜,其實都幾恐怖。 我就好像發現新大陸般處理每個獨特的 case , 心裡則慨嘆他們究竟有何不愉快的經歷, 導致體內積累了如此不平衡的負能量。 完成後, Kathy 不捨地送我上車, 她今日對我的道謝,真的不下 100 次。 嘩,咁大個女都未坐過這些在電影才見的 limousine , 司機,仲要係戴白手套的。 軟癱在車箱內,倦意如洪水掩至, 抬起頭,閃閃繁星在天上閃耀, 映照得夜靜的金門橋更美! 就在星光相伴下完成今次的任務, 而我,嘿嘿,明天老虎蟹也要昏睡至三點才會起床, 邊個夠膽嘈住我,我真係唔會放過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