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2014的文章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九) –弊傢伙,頌缽兄弟唔見咗

圖片
離開三藩市到Phoenix,
展開我Sedona紅石及能量漩渦Vortex之旅。

到達Phoenix機場,
等了很久也未見我寄艙行李的影蹤。
看著輸送帶上的行李逐一被提走,
每轉一圈,我的背脊更加冰涼,
直到輸送帶完全停下來,CERTIFIED,
才死死地氣去行李遺失站。

一問之下,電腦並沒我的行李紀錄,
我那班頌缽兄弟尚在三藩市機場不知何處遊蕩,
或許,他們不捨得三藩市,想玩耐些吧,真頑皮!

無奈地辦好報失手續,
UA給我一個檔案號碼,
叫我上WheresMySuitcase.com留意狀況。
見到這個攪笑的網站名,
我緊繃的臉容才露出一絲笑容。
哈哈,改呢個網站名的人真有才華,
個名,應景到呢!

那位UA嬸嬸見我個樣咁愁,

Revive 優化工程暫停營業啟示

圖片
『為改善店內環境,
Revive現進行優化工程,
工程期間暫停營業,
重開日期視乎工程進度,
國內的顧客請稍候,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開張未夠三個月已被封舖,嘩卡卡,也算是一項紀錄吧! ^^
寫完以上輕描淡寫的通告我都忍唔住笑,
因為代表我可以……
嘻嘻嘻,唏嗬唏,唷~~~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八) –Next Client: Taiwanese

圖片
能否睡到三點?只是痴人造夢吧,
早上八時已被隔鄰的台灣嬸嬸吵醒。
她是來美國學習英語的,知我完成了工作,
替我到唐人街取了些旅遊的資料,
並邀我當晚跟她吃飯。

晚飯期間聽她說著在台灣的生活逸事。
六十多歲的她以前是護士,
老伴早逝,退休後子女已獨立,
決意尋回昔日夢想,
到不同地方過她以前嚮往但現實不容許的生活。

英文都唔識多個就膽粗粗自己一個到美國留學,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七) –披星戴月夜歸人

圖片
今天是學生們最後一天上課,
我應承他們於課後四時半到達作個別治療。
截至二時為止有四個預約,
噢,總算可以幫補旅費。

就算不太肚餓,
也先到附近的餐廳來個early dinner,
免得到時餓到連頌缽也捧不起。

到達課室,先跟進昨天個案們的進度。
Judy開心地告訴我經昨天的治療,
纏擾她多年的耳鳴減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