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09的文章

在死線中作樂

圖片
死線越迫越近。

終於忍受不了租務部的『特級』服務,決定提前終止租約,於四月三十日前遷出。拒離遷出的日子不遠,但還未物色到落腳點,確實有點煩人。

其實前陣子已看中灣仔的一個單位,房間的間格跟我現在的有8成相似:落地玻璃、充足的陽光,連桌子的位置也跟現時的一模一樣!可惜被別人捷足先登,要再次在茫茫大海中尋覓。

尋覓的過程也發生了不少趣事,使我能苦中作樂。有一回我打電話到某招租的公司,接電話的中年女士起初有紋有路,但當她問及我的工作性質時,便起了突變。

『請問你o既工作性質係咩呀?』她問。
『係治療o既。』我答。
『治療?係咪即係crystal healing呀?』她開始變聲,竟然顯得驚慌。
『唔係,我唔係用水晶o既.....』
『......咁係一大班人定係personal o架?』我未答完佢已經搶著問。
『多數係一對一的。』
『咁係咪要用crystal呀?』她根本沒聽我的話,自顧自搶著問。
『都話唔係用crystal!就算係crystal healing 又有咩問題呀?』我也有點光火。
『咁要用一張...一張好大o既床........要要要好大張 ar... ar...arm chair。』她緊張地說。
『我自己有張 recliner 了,但係都話我唔係做crystal healing 囉。』
『唔得o架,會會會有好多negative energy flow出o黎o架。我諗呢度唔識合你,唔好意思,拜拜。』一輪咀說罷便好似撞鬼咁速速掛了線。

我估不到她會如此激動,拿著電話呆了3秒才開始爆笑。哈哈!佢以前一定係跟crystal有過一段極之恐怖的經歷,否則點會自編自導自演,聽到『治療』一詞,就聯想到『crystal』,再聯想到『大床』,繼而是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一個特大號的水晶球,追著她發出海嘯似的『negative energy』,誓要將她浸死!雖然受到不禮貌的對待,但我沒有怪她,只覺得她好可憐......

噢!又一天了,又要努力找我的安樂窩,希望能順順利利搵倒合適的地方啦!

亦想趁此機會,向受我搬遷影響的客戶,衷心的說聲對不起。Alive催眠治療工作室安頓好後,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的。

四月份 Newsletter - 理想與夢

圖片
最近忙得要命,終於完成了四月份的Newsletter,hurray!!!


四月份的主題是理想與夢。本來不是以此作主題的,但因受到身邊的人感動,才臨時作出改動。

還記得小時上的作文課中,其中一個出鏡率甚高的題目為『我的志願』。我所寫的理想工作,也是大路如老師呀、警察呀、律師呀等。哈哈!最出位的一次,也不過是戲院帶位員吧!沒法啦,當時年紀尚輕,所得的認知只是從內容貧乏、stereotype 的教料書,以及長輩口中獲得,根本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啥職業可供挑選。

長大了,才知自己也有挑選及追尋屬於自己夢想的權利,與此同時,也知道要獨自承擔箇中風險。有些人會選擇風平浪靜、safe play 的工作,有些卻大膽求變,向自己的理想邁進。認識到當travel writer 的 Celia、由打工仔到擁有自己旅行社的Eddie,以及任色士風演奏家的朱老師,才發現只要有決心,真的可以令自己的人生變得不一樣。只要你肯努力的話,夢想真的可以成真。

詳細內容請按此:理想與夢

復活節前讓戀愛終結

圖片
人生路上,每個人都渴望被愛,在追尋愛情期間,很多時卻被所愛的人傷害,有些人較易復元,有些卻不。

戀情終結,遺下的不止是滿地心的碎片,還有舊日足跡的片段。想到某年某日跟某君在某地的往事,便有刺痛的感覺,故會有意逃避,不想再重踏舊地。

慶幸得到友人的信任,讓我伴她走過那些令她心生恐懼不安、有情意結的故地。在重溫往事之餘,能以新角度面對,進行了一趟『釋放心靈‧重新振作』之旅。 由她在第一站時的不安和緊張,到最後一站時平穩的步伐,已知她有了景物依舊,人面全非的領悟,甚至乎,有些景物已轉變,早已跟她所熟悉的不一樣了,自己,亦再沒有任何依戀的理由。

巧合的是,回到我的催眠治療工作室進行催眠治療時,電台竟碰巧播出陳奕信的『明年今日』!歌詞的一字一句,說進她的心坎中…… 是天意嗎?這不得而知,我可以肯定的,是她一定可以從往日的陰影走出,重新振作,在復活節前讓戀愛終結。

維繫家庭的黏土

圖片
古人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近代心理學家卻說,每個人的問題幾乎都可追溯到童年時期所受到的傷害,尤其是父母的錯失上,這情況在我替客人進行催眠時婁見不鮮。

有一個朋友說他小時候,母親打他打得很厲害,但他仍懷念母親,與母親感情深厚。又有一個朋友說她的父親如老頑童,氣壞家人,但她仍為父親焦急掛慮。

原來世間有一種愛,可以不計算人的惡;有一種愛,能遮掩許多的過錯。雖然為人母、子女和配偶者有很多不是的地方,我們不必美化他們,但我們仍可以愛他們。

維繫家庭的凝聚力不是我們為人有多麼完美,而是在我們之間,有沒有不計算人惡的愛存在。

人誰無過?自以為是本身就是大錯,並不能拉近雙方的距離。

維繫家庭的黏土,是彼此饒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