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013的文章

西藏頌缽迷你演奏會

圖片
平時參與的演奏會,大都是坐定定的, 有沒有想過演奏會是可以躺下來欣賞, 既有治療效用,亦能讓身體每粒細胞也能參與?

今次舉辦的『西藏頌缽迷你演奏會』是非一般的演奏會。 參加者均躺在場地上, 令身體能完全放鬆下來,感受音樂的『震撼』。 再透過西藏頌缽那優美而沉穩的音色, 跟身體的細胞產生共鳴共振, 平衡體內經絡的能量流動, 使身體的能量獲得調整與淨化, 令身心靈得到洗滌, 讓大家有一個愉快難忘的晚上。

今次的演奏會更是為了本工作室成立五週年慶祝之作, 只此一次,將來未必會再辨, 更只須在成立日(即2月27日)內報名,即獲八折優惠。

名額有限,還不盡快報名!







『 西藏頌缽迷你演奏會』

日期 : 2013 年 3 月 25 日 ( 星期一 )
時間 :下午七時三十分至八時三十分
地點 :上環文娛中心7樓排練廳
費用 :$250 ( 2 月 27 日本工作室五週年紀念日內報名者均享八折優惠 )
付款方式:即場現金支付
報名方法:請將個人姓名、聯絡電話及電郵號碼,電郵至 info@bealive.hk 。 成功報名者將收到確認電郵通知。

名額有限,額滿即止 。

詳情請瀏覽:按此

p.s. 想緊貼Alive消息,可上FB page按個like,便可得到最新資料,唷~~~

窩心的客戶分享:無重狀態下的享受

圖片
西藏頌缽療法一直都比較難作宣傳及講解,當中涉及個人的反應及感覺,而每個人的反應也不同,有些人會比較強烈,有些則輕描淡寫,難以將這抽象的感受準確地表達出來。

認識S是一種緣份。S是本工作室面書群組的組員,對催眠治療及頌缽療法均發問了不少問題。有關催眠治療的,還可以耐心講解,有關頌缽療法的,哈哈,則老實不客氣請她上網查詢,因為要回答的話,真是可以寫好幾篇論文,如想了解,特別是其感受,倒不如來接受一次親身體驗來得直接。

直到前陣子,終於有機會跟S會面。先了解過她的需要,決定集中處理她的腰部不適及作整體放鬆。頌缽亦不負所望,引發她身體上受傷部位的反應,漫長的震動為有關部位作治療。她的體驗及感受如何?且細聽她的分享。

無重狀態下的享受

無意中在網上看到一個名叫『頌缽』或『藏缽』的東西,在好奇心驅使下再到網上查究一番這是什麼,亦在Facebook裡得悉Serina 的寶號有頌缽治療,於是到她的治療工作室作一次親身體驗一下吧。

開始進行時,首先是俯卧着,可能對這陌生的東西感到緊張而難於放鬆。Serina在我頭的兩側都放了一個頌缽,當用一根小棒輕輕敲擊頌缽時,頌缽即時在耳邊響起沉厚、深遠和漫長的聲音,在空中迴盪良久才漸漸消失,可以用繞樑三日和杜比環迴立體聲來形容這聲音的形態。我閉上眼睛靜心感受頌缽的聲音,過了一會兒,這深遠的聲音令我有寧靜、詳和的感覺,逐漸放鬆下來。

當頌缽放在上背時才知道她有相當的重量,被敲擊後除了產生沉厚漫長的聲音外,還會產生漣漪而且具震撼的震動能量,直穿透進入體內,這是我前所未有的新奇感覺。當頌缽放到下腰脊位置時,震幅直接滲到我的傷患處而即時感到一陣陣酸痛,雖然對我的傷患暫時未有帶來正面影響,但已给我一種很奇妙的感受。

到了後半部分,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 無重狀態,我竟然完全沒有接觸着床的感覺,這感覺非常實在,而且輕鬆自在,沒有半點移動身體的念頭,可惜時間到了,Serina說了一句藏語便要結束今次的療程。

我當時的感覺非常複雜,頌缽響起的聲音深遠漫長令人神往,但又會產生漣漪而且具震撼的震波穿透進入身體,令這初次接觸頌缽的初哥感到有點兒驚慌又新奇,繼而最後又達到完全放鬆和無重感覺,It’s Magical ! 完成後,Serina問我有何感覺時,我霎時間不知如何表達,只能回答:「好震」,要把思緒整理一下才可以完全表達出來…

窩心的客戶分享:尋找影響情緒的種子

圖片
情緒起伏,每人每天總會遇上, 最重要是當感到鬱悶不快樂時, 知道自己為何會有這種感覺, 將這情緒處理,令自己可以回復平靜的心境。

遇到簡單直接的問題時, 我們會較清晰明白當下為何會有那種感覺, 但有時卻會有莫名的情緒湧現, 需要較深入理解分析, 才明白為何有那種牽動, 以及那種牽動為何會那麼深、那麼不能自控。

J 所遇到的,便是這莫名傷痛情緒的困擾。 一直滿有自信、甚至常為別人解決問題的她, 開始被莫名的不安困擾, 怕被人離棄,怕身邊的人和事會突然失去, 離棄、喪失、不安、不知所措, 令她感到極度傷痛,更會不能自控地狂哭。

跟她作了一節催眠治療, 發現這影響情緒的不安恐懼種子是在她童年時種下, 怪不得會那麼深、那麼痛。

看著她暢快地痛哭, 只覺很可憐:為何要一直壓抑自己、扭曲自己的感覺? 但人便是這樣,受到社會或教育的影響, 以為哭是懦弱的行為,只有弱者才會哭泣。 快樂時笑,傷心時哭,是自然不過的事嘛, 當然要顧及時間場地,要適可而止, 但這絕不是罪過。

因要遠遊的關係,只能跟她作一次催眠治療。 J 繼而到心理醫生處接受治療, 希望她的情況會有好轉, 將這些影響情緒的壞種子拔掉, 再撒下正面、快樂的種子, 得到持久長遠的改善。 J,如你所願,加埋『專業人士』畀你,唷~~

尋找影響情緒的種子

我一向予人很果斷、堅強及不會哭的感覺。哭或吐心事便是脆弱及給人看穿了自己,令我覺得有危機感。但其實一直不察覺恐懼及不安感一直存在體內,自以為對朋友的說話傷害便是據理力爭,甚至自小到大很多生活習慣都反映著不安全及uncertainty連自己也不知。

在這一年,內心不安全、uncertainty、充滿危機的感覺越來越強烈,並發展成一種喪失、離棄、突然消失、失去的第六感。就算在快樂的時刻,我常覺人總會離去及總會受傷害,繼而展開無關痛癢的內在對話,令我突然喪哭,滿溢抽離及傷心的感覺,最甚是會用說話傷害別人來保護自己的喪失創傷。我最不明白,毎當我在最安全的被窩內喪哭,就算是失戀時,腦裡總是浮現著我離世爸爸及哥哥的影像。

我的情緒越來越不穩定,必要正視問題。在我未爆發前已讀了Serina的blog好一段日子,發現這位臨床催眠治療師的特徵是很有heart & passion。這促使…

打開『他人暗示』的枷鎖

圖片
他人暗示,是指來自另一人的暗示,在人類的生活、思維中,扮演了支配性的角色,如宗教信仰、文化風俗、社會潮流等,都是由他人暗示的力量建構而成。暗示可以作為一種規範、克制自己的工具,但也可以用來控制、指揮那些不知道、不了解心智法則的人。有建設性的暗示既神奇又美妙,但若換成負面角度的暗示,就是破壞性最強的心智回應模式,有可能成為沒完沒了的不幸、失敗、受苦、病痛、被他人利用控制……


你是否受到負面暗示的影響

自孩提時,我們就受到負面暗示的疲勞轟炸。在不知道如何對抗的情況下,特別是在童年對社會周遭的認知仍是一張白紙時,我們無意識地接受這些負面暗示,並讓它們成為我們的真實經驗。

以下是一些負面暗示的範例:

*你不行
*你永遠成不了大事
*你有今日的成就全靠我
*你會失敗的
*你太老了
*你不會富有
*錢不夠用
*有錢人所賺的都是不義之財
*錢是萬惡之首
*你根本不會有機會
*你全都錯了
*這世界真是不會有公平的
*有什麼用,反正沒人在乎
*沒人會愛你
*何必這樣認真呢
*情況真是越來越糟糕
*生命是無止盡的折磨
*你沒有用
*你怎樣都比不上人家
*沒有一個人是信得過的

以上咁多他人暗示,你中o左幾多呀?一旦接受了上述這些『他人暗示』,你就成了導致這些情況出現的『共犯』,造就了這些暗示成真。可恨的,畀得最多負面的他人暗示我們的,卻是我們至親至愛的人 ─ 父母、長輩、老師或成長時的照顧者。

小時候,面對來自至親至愛的人的暗示,你未必懂得分析,也不會反抗,甚至以為這就是真理。以我為例,哈哈,家母麥師奶就是他人負面暗示的一代宗師。自出娘胎,麥師奶都灌輸一種我係次貨,做咩野都唔會成功,養我簡直係浪費米飯既強烈觀念。無論我學o的咩野做o的咩野,麥師奶都會話:『學咩野吖?獎支標畀你咩?』。童年既我,真係信到十足十,覺得身邊所有既人都比我優勝。直至中學時取得第一面游泳比賽既獎牌,這信念才開始動搖,仲返屋企同麥師奶講:『阿媽,真係獎o左支標畀我呀!』麥師奶真係激到想擰甩我個頭…… 我亦花了很多時間,才將這由親人親自冠上的『次一等』標籤拆掉。

然而,成年後,人成熟了,眼界開闊了,你能夠有所選擇,可以利用建設性的自我暗示,來改變過去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這就是一種復原治療。

第一步就是要找出在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