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2的文章

窩心的客戶分享:愛過就可以

圖片
人與人既相識係一種緣份。 總覺得做人已經夠辛苦,常要面對一些非自己所想、所能控制的事情, 如果有個關心、深愛著自己的另一半, 互相扶持、分享、鼓勵、共渡人生的苦與樂, 是件多麼美好的事啊! 可惜並非每人也能珍惜,往往令身邊的人受到傷害。 是怕自己會受傷害而有所保留?或許。 是自私嗎?或許。是不懂去愛?還是不懂被愛?

A 是個用情甚深的人, 可惜,遇到不懂珍惜的另一半,甚至被對方利用。 看著他由當初的不捨,到決定放下, 那種心寬且安的自在,使他臉上發放出異樣的光彩。

替他作治療時作出新的嘗試, 將催眠治療揉合在西藏頌缽療法內,效果出奇地好。 不單使他重獲一顆安靜的內心, 更加清楚目標,汲取這次失戀的教訓, 使自己在感情路上作出轉變, 更能成熟處理及面對將來的感情。

A,好多謝你對我既信任, 哈哈,以及點都要等到我返香港替你作治療既堅持。 在此謹祝你能找到個識貨既心中所愛, 陪伴你暢遊天空之城。你值得o架! 哈哈,至於每次替你作治療後, 我都好肚餓喎,條數點計先???!!!

失戀,只是一個過渡期, 是有辦法將這痛苦的過渡期縮減的, 希望大家能從 A 的故事得到啟發啦。

愛過就可以

人的一生總會遇到很多問題,有人會為金錢煩惱,有些人會擔心健康,有些人會因為工作和家庭擔憂。我的死穴就是"情"。

一段不能光明正大的戀愛已經不容易,迷戀一個可能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愛"的人,是非常之痛苦。這段關係可能是用金錢和物質去維持。我們最開心的時候可能是在我們一起買東西的時候!當醒覺的時候,陪著你只有是"離心"、"不甘心"、"空虛"、"妒忌"、"想念"和"心碎"的感覺。

用酒精幫自己入睡的日子差不多三個月了。朋友們,一定要愛惜自己,你們還有愛你們的朋友和家人。沒有靈魂的日子,午夜突然醒來離心的感覺是多麼痛苦。人總是要在適當的時候為自己療傷。一個"緣"字在 internet 找到了 Serina 的 website,一心要把那些不良的感覺消滅,決定要找她。我以前不認識 Serina,但是對她有一種信任和堅持的信心。四月想找她,但是她在不丹工作,等到五月她回來,突然她又要到美…

不丹治療手記(十七) – 重新部署

圖片
4月16日,搬到老闆為我租住的Bhutan Suites。 這裡為老闆朋友的酒店, 設備簡約舒適,有廚房、客廳, 露台還可以遠望市區景色,感覺蠻不錯。

中午跟老闆及她的朋友到私房菜館進膳。 菜館開張個多月,提供傳統的不丹菜, 但比坊間的精緻得多。

菜色很美味,亦據我們要求煮得不太棘, 係呀,不丹人嗜棘,菜式以芝士及棘椒為主, 不過,不太喜歡吃這種政治飯,食不下咽。 他們不知為何故以為我是新加坡人, 猛問我關於新加坡既野,鬼知咩!

很辛苦先向他們澄清是我是百分百香港人, 他們另眼相看,開始問有關香港既野, 哎,又係主權回歸,民主問題,仲悶, 當然亦有問我工作上既野啦。 到飯局結束時,真的如釋重負。

我都知老闆此次是好意, 在坐人士非富則貴,(哈哈,除我之外!) 她想介紹我給他們認識,對我的事業有幫助, 而事實亦有人對我的治療有興趣, 想約時間做therapy, 但,真係唔鍾意交際應酬囉……

飯後到老闆的公司商討餘下數天節目安排。 她說聯絡過旅遊局局長, 但他很忙,暫時未有時間會面。 另外,會安排一天在當地的文化中心進行頌缽演奏, 其餘三天會聘請導遊帶我到附近地方行山遊覽。

導遊Kesang來商討行程,原來又是故人。 他曾帶其中一香港團隊到渡假村下榻, 跟我有一面之緣。 呢個世界係咪真係咁細呀,總是遇到相識的人!

擬定好行程,老闆便帶我到超市購買行山的零食, 更買了幾包蘇油及香,以便到古廟時作奉獻。 嘩,揹呢幾包野上山,都幾重喎!

5時多便回到酒店,的起心肝致電郵給家人。 哈哈,劈頭第一句便是: 『唔好驚,唔好亂,當你o地睇倒呢封電郵, 我已經離開o左渡假村……』 一直以來都不敢告訴他們我劈炮離開的事, 以免他們擔心,待一切安定下來才告知近況。

朋友嘛,唔…… 只有一個知道我的最新近況。 大部分朋友總是將我此行『標籤』為『遊玩』、『去玩』, 就算跟他們說起事前的不安、擔心及壓力, 他們都不以為意,輕輕帶過話題便算, 都唔知應該係當佢地信任我,定係唔了解我。 真係好想聽一句:無論你有咩決定,我都會撐你。 可惜……

這夜沒有外出,簡單地煮了辛棘麵, 加了兩片芝士在麵上,味道蠻不錯。 飯後在露台吹著風,望著夜幕低垂的延布市, 喝著…

不丹治療手記(十六) – 一秒轉機

圖片
4月15日,跟二號仔話別。 他叮囑我路上小心, 如遇上任何問題可致電給他, 更著我回到港後要向他報平安。 他的窩心關懷,更突顯魯芬的涼薄。

我執好行李,準備離開, 一號仔面有難色的到房間找我。 原來魯芬致電說會替我結帳, 並安排車輛送我到首都的酒店。 反覆無常的魯芬,又攪甚麼花樣呀? 幹嗎好像厲鬼纏身咁纏住我?

我請一號仔轉告魯芬我不是她的扯線公仔, 況且拯救隊已為我安排好一切, 不想白費她跟二號仔的一番心意, 更希望此舉不會為她帶來不便。

一號仔聽後大表支持, 『大部分的不丹人都好nice o架, 唔係好似魯芬咁無禮貌, 希望唔會影響你對不丹人既睇法啦。』 嘻嘻,佢講既野,同二號仔咁似o既!

車來了,一看司機,正是昨日在的士站見到的其中一位, 哈哈,上天真係有所安排呀! 這位被魯芬抺黑為不可靠的司機, 成為了拯救隊的三號仔。

三號仔在的士站目睹一切,知道發生甚麼事。 他安慰我,叫我開心些。 『本來是很不愉快的,』我笑著答, 『但遇到很多守護天使, 昨日的不快已成過去,不用替我擔心。』

三號仔含蓄地笑,聚精會神地駕車, 並特意在風景優美的地方將車速減慢, 讓我飽覽風景,體貼得很, 令我覺得溫暖及幸運之神又再回到我身邊。

車子開了約15分鐘,他的手電響起, 原來是老闆致電找我。 她說收到電郵,對所發生的事深感抱歉, 希望能在首都跟我會面詳談。 我也想將事情好好交代, 便約好她在酒店大堂等。

到了酒店,三號仔留下聯絡電話, 說如我遇上麻煩可以找他幫手, 聽到後,我感動到眼泛淚光, 很感激這位小天使的窩心護送。

見到老闆,客套幾句,便入戲肉。 老闆真誠的向我道歉,直認要為安排失當負責。 錯就要認,打就企定,這才是應有的做事態度嘛! 我爽快地接受了她的道歉, 表明我是不滿魯芬這大話精的做法,跟老闆無關, 亦為我不能完成整個計劃致歉。

『我不能選擇誰當我的妹妹。』老闆解釋。 原來魯芬是她剛在歐洲完成酒店管理碩士課程的妹妹。 『我也收到很多關於她的投訴, 跟她討論過,奈何她總是太自我,全當耳邊風, 又不能把她趕離這家族生意……』 (下刪500字,全是對魯芬的不滿) 真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她不想我帶著不快離開不丹, 建議我繼續留在首都,讓她有機會作補償。 她會為我安排觀光活動, 跟對這計劃極為支持的旅遊…

不丹治療手記(十五) – 天使藍

圖片
第一位拯救隊的隊員是酒店接待員Gita。 魯芬走後,我向一號仔簡述我的故事, 請她替我安排的士於次日送我回首都, 以及介紹首都的住宿給我。 她聽後深表同情,立即替我安排的士, 可惜她沒有首都酒店的資料,故未能提供協助。
這時,剛好有一導遊經過,我便抓緊機會向他求救, 而他,Utam,亦成為拯救隊二號隊員。 聽罷我的故事,二號仔二話不說,著一號仔拿電話簿, 查出Hotel Wangchuk的聯絡號碼, 兩人合力幫我打電話預約,仲替我講價,真係超好人呀!

『我對你既遭遇感到難過,』 掛斷電話後,二號仔跟我說。

『但魯芬只係個別例子,不丹人大部分都係好人, 希望呢件事唔會影響你對不丹人既印象。』

佢仲提點我要向旅遊局投訴, 一來可以討回公道,令魯芬得到應得懲罰, 二來可以保障我的聲譽,以免影響我跟其他機構合作。 聽罷真係好感動, 呢o的,先係我認識待人以誠既不丹人呀! 這兩位萍水相逢的不丹人, 終讓我在不丹十多天惶惑的生活中, 初嚐絲絲暖意,以及久違的安全感。

在渡假村工作時被不安所困。 魯芬這不可信的工作夥伴, 加上難以預測的挑戰,使我終日在作戰狀態。 雖然獲得賞識,得到滿足,但,感覺好孤獨,好辛苦, 不禁想:上天給我的磨練,實在有點過火, 為何要經歷這麼多波折才能有成果? 現在終於派出友善的小天使來協助我, 哈哈,苦難的日子,終於告一段落。

晚飯時,二號仔的日本團友請我飲清酒, 大家談天說笑,鬧作一團。 想不到一次衝突,令我鼓起勇氣決心離開, 竟爾遇到一班好人,進入新天地; 想不到碰上一個魔鬼,卻遇到更多的小天使; 哈哈,計起條數,真係有賺!

這夜,我帶笑安睡; 這夜,是旅程中睡得最安穩的一夜。

曼谷明媚的陽光,我來也!

不丹治療手記(十四) – 白日逃亡

圖片
『不如你畀個機會我, 我安排你入住附近酒店冷靜一下, 如果你兩日後回來繼續替我辦事, 我會支付這兩天食宿費用, 否則你要自己畀錢。』

『仲有,如果你要走既話, 一離開呢度,我係唔會負責, 你自己安排交通住宿啦。』 呢度山卡罅,去邊度搵車呀?

仲有,現在是peak season, 很多酒店也爆滿了, 臨時臨急,又人生路不熟, 你叫我去邊搵酒店呀? 魯芬咁做,擺到明係威脅我喎!

此時腦海中, 浮現出當年被賣豬仔到海外開礦的華工影像, 想走又走唔甩,被迫做苦工, 撞鬼,華工血淚史,同我咁鬼似既!

就係佢出到威脅呢招,令我對她徹底死心。 錢?哈哈,我自己出機票來不丹的, 這小小的住宿費,怎在我考慮之列?

蝦我一個女仔人生路不熟走唔甩? 呢樣的確難攪,但,佢太睇少我喇。 唔驚,就呃你既,不過憑我既外遊經驗, 我唔信無o左佢唔得。

況且,我最憎畀人威脅, 如果佢誠心跟我道歉,都尚有商量餘地, 但佢出到呢招,實在令我反感, 如果我肯就範,真係愧對麥家列祖列宗。

好,蝦餃就蝦餃,幾大就幾大, 一於搵車返首都,再改機票提前去曼谷池畔曬太陽, 好過在這裡提心吊膽,繼續受氣。

雖然此舉比較冒險及任性, 但計算過後,相信我承擔得起, 而且,當大家知道我未能完成工作的原因, 應該會支持我的,對我的聲譽,應不會有太大影響。

『你要返首都,好,我載你到的士站, 你自己截的士走啦, 不過,我要跟重要客人會面, 之後才能送你走。』

我飛快地執拾好行李,等魯芬送我到的士站。 離開舉行工作坊的場地時, 真係好唔捨得,幕幕難忘片段湧上心。 由零開始,過關斬將, 盡最大努力才得到現時成果, 真係花了不少心血,可惜不能有完美句號。

離愁別緒。職員們的幽幽眼光令我很難受。 這段日子,跟他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他們知道我要離開,都很不捨得, 特別是那班跟我上自我催眠課程的學員, 更有幾位流著淚叫我留下,說想繼續上我的課。 我又何嘗不想繼續任教? 但…… 現實不容許我這樣做。

『唔好喊喇,攪到我好似就死咁, 可以再在facebook聯絡嘛。 不如大家開開心心拍照留念啦!』 大家擦乾淚水,在鏡頭前留下最美的笑臉。 合照完畢,發了一封電郵給老闆, 簡單交代事件始末,算是盡我最後責任, 再等魯芬送我到的士站, 這一等,便是兩小時了。

的士站…

不丹治療手記(十三) – 巨變

圖片
4月14日,坐過山車似的一天。 早上11時許,在場地打點, 找出昨夜那扇嘭嘭聲作響的門。

這只門在第一天時已託魯芬命人把它修理, 但她遲遲沒有行動,終於按捺不住要親手處理。 我原始地用紙條塞住門縫, 想不到能成功令它不再動搖。

枉我忍耐它發出的噪音這麼久, 原來這麼簡單便把它擺平, 原來問題並不難解決,只要花點時間不怕麻煩去面對, 會發現只是小事一樁, 原來有些事情是不用忍耐的, 我不禁失笑。

享受成果時,房務部的職員走來問我執好行李未, 說會替我把行李搬到天字一號柴房。 『攪咩呀?咩野搬房呀? 點解要搬房呀?無人通知我喎!』 那職員被我一連串的問題及怒火嚇得發呆, 說她也不知道,只是執行魯芬的指令。 我便告訴她我會直接搵魯芬。

琉璃諾言

魯芬解釋有一團隊突然要多兩間房, 如果不能如願,會連同先前訂下的十多間房取消, 搬到另一間酒店,所以要我遷出。

嘩!我真係火滾到血脈沸騰, 為了金錢利益,竟可連對我所作的承諾也置之不理, 點可以咁無誠信o架?況且,連基本的尊重都無, 無問我意見,話搬就搬,當我咩野呀? 就算更好脾氣,我也禁不住發火。

『我無應承過會留房畀你, 第一日你來到時我已經清楚告訴你啦!』 她竟然撒賴說沒應承過我, 佢係咪真係思覺失調呀?!

『J 可以做人證喎。』

『係咩?係負責職員將你間房賣出去, 如果我一早知道,我一定唔會畀佢咁做。』 我最憎人將責任推卸畀下屬, 呢樣我真係唔可以接受囉!

『如果你唔住柴房,我可以幫你訂附近酒店, 約定時間派職員接你回來帶領工作坊。』

哈哈,仲要我自己畀錢租酒店, 好似送外賣咁再返o黎幫佢做野, 呢o的係咪人講既說話呀? 佢已經遠遠超越我既底線!

To Be or Not To Be 我飛快地想:我應該點做! 如果佢要我執野搬到另一間酒店, 我出得呢個門口,係唔會再返去的; 但如果走o左,令咁難得既計畫爛尾, 亦怕因未能完成責任被她抺黑,有損聲譽, 半途而廢確非我的風格。

但我真係唔可以再同呢個無誠信既大話精合作喎, 而且走,又走得去邊? 呢度山卡啦,搵架車都無,點走呀? 不如留o係度,忍埋佢啦。

我既內心,不斷地在交戰, 一時間不知點算。 就在此刻,魯芬講o左一句說話,…

不丹治療手記(十二) – 黑色星期五

圖片
4月13日,情緒低落的一天。
收到香港傳來的壞消息,
噢,朋友的官司輸了,
最不想見到的情況終於發生,
真係好想返去間古廟拆佢招牌……

整天也提不起勁,心,隱隱作痛。
在頌缽演奏時,參加者依然熟睡,
但頌缽的聲音比較rock,
以及帶有點點家駒那種蒼勁沉厚的憤怒,
跟窗外那呼呼狂風互相呼應,
我的內在情緒,如實反映在頌缽聲中。
相信永遠也忘不了這黑色星期五。

不丹治療手記(十一) – 長夜怨曲

圖片
4月12日,煙花過後的寂寞。 每天期待跟新朋友會面, 在一期一會的工作坊中共享獨有難忘的一刻, 翌日再戀戀不捨的送他們走。

看似很精彩,看似結識了很多人, 但每人都好像是生命中的過客, 留下足跡,精彩過後,帶笑離去, 能否再遇,也是未知之數。 燦爛過後,遺留的,竟是點點寂寥。

不日成名

魯芬都唔知係咪轉性, 竟蓮子蓉咁,對我讚不絕口, 說好多謝我的努力付出, 又話十分欣賞我的應變力、忍耐力, 靈活地利用有限資源, 更能跟住客友善相處,得到很佳口碑。 唔知邊個在她面前大力盛讚我呢?

她說會在撰寫給旅遊局的報告中把我的優點如實列出, 更會將報告的副本送到各大渡假村及酒店, 到時會有更多人認識我, 亦會有更多人找我合作。

『到時你便會出名了!』 魯芬興奮的說,哈哈,好似係我經理人咁。 出名?我無諗過,唔好玩啦, 我只係想開開心心做我鍾意既野。 不過,得到她的讚賞,總令我高興, 事實證明我既努力付出沒有白費。 但同時,心底卻響起一把小小的聲音: ”What’s next?”

今次的經歷,是一次很好的試煉, 令我知道我的實力去到咩野水平, 得到的好評,正是最佳見證。 但,往後日子,我又要怎樣做才能有突破呢? 這小小的問號,在我心內撒下疑惑的種子。

欲罷不能

是日的工作坊依然精彩, 還用我那可比美古天樂的普通話跟來自北京的伊人詳談, 哈哈,鬧出不少笑話。 晚上則開夜班,替來自瑞士的Rebecca進行頌缽療法。 Rebecca是隨管弦樂團來不丹演出的女高音。 在音樂家前做頌缽療法,多多少少也會有壓力, 怕她會不喜歡頌缽的音色。

完結後,她面露笑容,說很享受, 但雙眼,卻湧出淚水。 一問之下,開始細訴她的故事。

結果,這一訴便是兩個多鐘, 接近12時才結束那長夜怨曲, 亦證明我班頌缽兄弟, 真係有牽動人心,撫慰心靈的作用。

不丹治療手記(十) – 徹夜難眠

圖片
4月11日,帶著黑眼圈吃早點。 在天字一號柴房的一夜, 只可用『恐怖』兩字來形容。

雞,4點啼;雀仔,5點叫; 狗,間歇性大合奏; 蚊,整夜在耳邊低飛空襲, 又吵又痕又癢,點瞓呀?

魯芬問我睡得可好。 呢個問題真係多餘, 答案不是已清楚地寫在我臉上嗎?




安全抵壘

我打個大呵欠,把實況告訴她, 忍不住追問還有哪天要在柴房中渡過。

『你安全了,餘下的日子均有空房, 你可以在同一間客房屋住。』 她著職員查閱預約後通知我這喜訊。

『真的?實在太好了,不用再搬了麼?』

『是呀,放心啦,我們不會把你的房租出去, 一定會留給你的。』

…… 倦了

聽罷這喜訊,搬回慣住的房間, 洗個澡讓自己清醒一下。 終於有少許安全感, 終於不用再受流離浪蕩的威脅。

說真的,過了這麼久,開始有點厭倦, 每日都在憂慮中渡過: 不知工作坊會否拍烏蠅, 不知魯芬又有甚麼新鮮陷阱讓我嘆, 終日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在陌生環境中孤軍作戰, 毫無支援,毫無把握,真的真的很倦……

另外,又擔心香港朋友的狀況, 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時候, 遠方的我只能乾著急, 只能送上誠心祝福。

最諷刺的是獲邀來工作, 竟連固定居所也沒有,擔驚受怕會被逼遷, 真的開始懷疑此行是否錯誤的決定。

歡笑教室

午後跟職員們進行第一節自我催眠訓練。 此訓練是培訓有潛質的員工, 讓他們可接力繼續帶領集體催眠工作坊, 將活動延續下去。

參與的職員共6人,英語水平已是較高的了, 但教授的內容對他們來說仍是略深, 需要魯芬在旁作翻譯。

他們都很留心,對潛意識的運作及催眠很好奇, 反應比預期好,特別是實習時,鬧了不少笑話, 整個禮堂都洋溢著笑聲, 大家超時還捨不得離開。

臨走時提他們要多加練習及備課, 『我會的了。我會立即找luggage boy來試。』 Dawa 帶著蠢蠢欲動的表情走到員工休息室, 哈哈,不知他當日搵了幾多隻白老鼠呢?

越夜越美麗

今日的集體催眠工作坊終於食白果。 當晚主要住客為來自韓國的朝聖僧團, 領隊正是去年旅遊時認識的朋友Sonam。 他們要念經禱告,所以沒人報名參與。

晚上的頌缽演奏則有一個美國家庭參與。 爸爸很快便扯鼻鼾, 媽媽、10歲大的囡囡及8歲大的仔仔…

不丹治療手記(九) – 地獄與天堂

圖片
4月10日,到天字一號柴房居住的日子終於來臨。 早上獲告知當日渡假村客滿, 要將我所住的客房充公。 我好可憐咁收拾細軟, 搬進天字一號柴房。

我一點也不介意房間簡陋, 只要乾淨便可以了,唯一不習慣的, 是工作完身水身汗無得洗頭沖涼, 以及地點跟渡假村有一段距離, 要走一段較暗的斜路, 晚上回去更衣準備頌缽演奏會比較麻煩。

群聲拱照土耳其之夜

這夜的頌缽演奏會很精彩, 全院滿座,有的參與者更沒位置躺下,要坐在椅子上, 哼,等魯芬初時仲預我最多得5-6個人, 事實證明我攪既節目係受歡迎o架! 不過佢真係好過份,收多了人也不事先通知, 等我要執生即時安排位置給這些參與者。

因人多的關係,較多的鼻鼾聲此起彼落, 哈哈,其中有些鼻鼾聲甚至比我的頌缽聲更響亮, 令在場的參與者禁不住爆出笑聲, 我要停一停,等一眾聲音完了再奏樂, 真係好互動,好好玩。

奏樂完畢,大家都很雀躍, 特別是那班十幾人的土耳其朋友, 興奮的四處張望,聲言要找出剛才鼻鼾聲最響的人出來, 笑到我彎下腰來,今晚的氣氛真係好好呀!

我帶著笑,摸黑走回天字一號客房, 腦海中盡是參與者的愉快的笑臉, 令我忘卻了眼前的簡陋, 在滿足的心情下徐徐進入夢鄉。

不丹治療手記(八) – 半天假

圖片
4月9日。吊頸都要透氣, 哈哈,每逢週一都是我的法定假期, 魯芬亦應允安排我到附近地方遊覽。 工作了這麼多天,終於有假放喇。

不過應承了那對專誠更改行程來接受頌缽治療的波蘭夫婦, 所以要先工作,到下午才可以享受那難得的半天假。

聲聲入耳

跟那對夫婦的治療很特別。 不知是場地還是地域關係, 班頌缽回到原產地喜瑪拉雅山的懷抱, 就好似返到鄉下咁,聲音跟平時很不同, 悠長很多,振動亦悠久很多,真係好好聽呀!

另一樣特別的事,是在香港做頌缽時, 會偶爾傳來車聲、人聲及冷氣機聲等噪音, 而在這兒,哈哈,傳來的, 是牛聲、雀仔聲、雞啼、狗吠,昆蟲聲, 跟頌缽的聲音及兩夫婦的鼻鼾聲融為一體, 真係有回歸大自然的和諧感覺!

他倆問了我很多有關頌缽治療的問題, 如難唔難學,療效可持續幾耐等, 仲好認真咁問我有無興趣到波蘭攪工作坊, 唔…… 唔通繼不丹之後,哈哈,下一站會係波蘭?

誠心禮佛

下午,魯芬帶我到了附近的Wangdue新舊鎮。 由於有山泥傾瀉的危機, 政府將Wangdue舊城搬遷到新鎮。

新鎮還在興建中,塵土飛揚, 而且建築物起得很密,不太討好, 還是喜歡古樸的舊城多些。 到舊城的主要目的, 是替我的香港朋友點穌油燈祈福。 這是我出發前對他的承諾, 亦是唯一我可以為他做的事。

我們先到商店購買包裝穌油及香薰, 再到廟宇請廟祝替朋友們祈福。 廟祝對我好好,畀o左一盞好大既穌油燈我點, 還悄悄退下,讓我獨坐在只供僧侶靜坐的蒲團上靜心禱告。

雖然不是佛教徒,但對著那些佛伕, 以及點點搖曳的燭光,心裡平靜得很。 想著朋友們的處境,眼淚不禁流下, 我誠心禱告,希望他們會吉人天相,大步檻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