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08的文章

Alive - 善款數字

圖片
很多謝各方好友响應呼籲,在Alive新張期間捐出善款予奧比斯。

除自作捐款安排的友人外,本人收到的禮金經點算後,善款數字為$3,200,已悉數存入奧比斯的戶口中,現謹代表各受助的失明人士多謝大家!

催眠學神之路(6)嗚嗚‧被騙了

圖片
收到畢業證書的一刻,確實有點無奈……

訓練進入尾聲,大家都緊張能否順利畢業。畢業試分實習及筆試兩部分,要兩者合格才可獲發證書。在實習環節,我們抽籤挑選實習的對象,題目則由受者挑選,為時十分鐘,每人均有一次施行及被催眠的機會,而導師就在旁評分。

都不知是幸還是不幸,第一個被導師抽出來進行考試的,就是在下。哎,又不見六合彩會抽中我,真黑仔!雖然有點緊張,但仍強裝鎮靜,而被我催眠的同學亦好合作,無驚無險過了關,導師還盛讚我那引導詞背得很熟,當然啦,我背了成晚,還死拉著家人練習,不熟練才怪。緊張過後,就坐定定安心地看同學們表演。

平時練習時不是催眠別人,就是被別人催眠,難得可以做旁觀者觀察同學們的表現,看看各自的長處及短處,想不到亦大有得著。全日的精華是Lian被催眠的一幕。負責催眠Lian的女同學比較騎呢,竟繞著Lian團團轉,驟眼看似是女巫落咒多過催眠。

最攪笑的是Lian今次難得的合作,乖乖的坐著粒聲都唔出,就算連同學叫未婚的他拋開老婆及仔女時,他都可紋風不動,毫無反應,真犀利!我和其他同學見狀都笑到捧著肚彎哂腰,可惜不能笑出聲,忍笑忍得極度辛苦,到整個過程完畢才放聲大笑。最可笑的,是竟然連這位同學都合格,係呀,你無睇錯,連佢都合格呀,真有點不忿!

筆試方面,老師派了一份題目給我們,說答案可在READING LIST中的書找到。她批改後便會把證書寄給合格的同學,合格的同學便可透過學校或自行申請American Board of Hypnotherapy(ABH)及International Medical and Dental Hypnotherapy Association (IMDHA)的會籍。我一向只打算加入ABH,我又唔係牙醫,加入後者,總有點怪怪的。

那些題目都幾深,老師大部分提都無提過的,我又因工作太忙,一直未能完成。奇怪的是約一個月後,當我打開信箱時竟然見到我的畢業證書!原來所謂考試呀、筆試呀,通通都是騙人的技倆!只要有錢交學費,無論考試的表現多不濟,筆試連答案都未交,都可以順利畢業!死未!最要命的,是獲悉該課程已不再被ABH承認,我拿著這張爛鬼證書,真是哭笑不得,哎,唔通真係要我加入牙醫協會咩?!

受了這次教訓,我對香港的催眠學院失去信心,便燃起到美國進修的念頭;不過,又正因這次教訓,才造就了我遇上好老師的機緣,展開人生的另…

慢工出細貨

圖片
開張了大半個月,終於印好咭片了,我亦很滿意出來的效果。

這張咭片誠邀友人Bertha操刀設計。和Bertha的認識是一種緣份,而她更可以說是我的小天使,在上次出書時已救過我一命。Bertha的效率奇高,本來可以很快完成,但三心兩意的我遲遲未落實咭片上的內容,所以才花這麼久。第一張咭片喎,當然要想清想楚啦!

我草擬了內容,設計方面則交由Bertha自由發揮。第一個出來的版本比較典雅,哈哈,有點不設合我的性格;第二個的玩味性質較濃,正面是白底、綠色logo加黑色slogan,背面是綠底反白字,size是窄長形的,比傳統咭片小巧,像一張小小的書籤,我一見便喜歡得不得了。

最喜歡的,是Bertha設計的那一條流動的曲線。Bertha在概念的創作真是十分了得,只是一條簡單的曲線,由不同人看會有不同的感覺。Bertha的構思是用線條代表源源不絕的energy flow,朋友看後則說似是在催眠時腦電波的活動情況,我則覺得似由呆滯到有活力跳動的心電圖,十分設合Alive那充滿生命力的概念。

印刷方面,上網搜集資料後,決定交由保諾時網上印刷有限公司去印製(www.e-print.com.hk)。它的落單程序簡單,只要填好表格,將設計電郵給它及在銀行過數便可。由於用紙方面有不同的選擇,單看紙質的名稱未能完全了解該紙的特性。我親自到門市看sample,最後選了較硬身的260gm膠咭,出來的手感會較好。一切程序辦妥,再等兩個工作天便可收貨,效率都幾高,如果大家想印製咭片,不妨可考慮選用這間公司。

催眠學神之路(5)暗生疑竇

圖片
上課越久,越發現這課程有不妥之處。

潛意識掌管了我們身體的不隨意機能,如免疫、消化系統等,所以可以利用催眠來增加自癒能力,治療我們所患的病痛,在美國亦有治療癌症的案例。

賴老師在示範治療病痛時,挑了前一天在身體僵硬練習中跌落地而背痛的男同學。老師將同學導入催眠狀態,再引領他回溯到腰痛的起源。他開始冒汗,面色發青,狀甚辛苦。老師問他見到甚麼,他竟說是在一間茅屋中,旁邊有一位穿民初服裝的女子。說到這裡,課室好像陰風陣陣,氣氛變得詭異。

在老師的引導下,他回到前世,說出在民初時發生的故事。他和女伴在茅屋中用膳時,被數名闖入的大漢拳打腳踢,命他離開村莊。他傷得最重的部位,便是腰部。老師便下指令替他治療患處,當他醒來,說他的腰真的不再痛了,真奇妙!

我認真分析過此事,發現當中有個重大的疑點。有時我們會用前世回溯治療不明的長期痛症,但這位同學的腰痛,是在昨天意外後才出現,難以和前世被襲扯上關連。不過,當同學憶述被襲經歷時,身體真是出現冒汗、面青、氣促、呼吸困難等反應,真是難以解釋。

見老師咁厲害,同學都踴躍發問,但老師卻答得蜻蜓點水,又或模稜兩可,不肯作深入回應。她這樣做,無疑是有所保留,不肯傾囊相授,使我失望極了。和相熟的同學說起,大家都有同感,更笑說或許其實她很想回答的,只是連她也不知答案是甚麼,所以想答也答不到。

閒談中,我們也發現另一tricky的現象。她常選某幾位同學作示範,這些同學都是較投入、情緒較易波動的一群。我們便叫Lian舉手應徵作示範的白老鼠,看看老師的反應。但老師都當他透明,最離譜的一次,是碰巧只得他一人舉手,我們亦起鬨叫老師選他。哈哈,老師竟然當聽唔倒、睇唔倒,問有無其他同學想試,真被她氣壞了!或許,她比我們所有人更明瞭Lian的難攪之處,所以不肯冒險,免得在眾人面前出洋相。

這件事件,動搖了我對老師的信心,亦開始懷疑自己上錯賊船‧‧‧

催眠學神之路(4)漸入佳境

圖片
所謂熟能生巧,經過多番練習,及對催眠的運作了解加深,大部分同學都開始有版有眼,蝦碌事件相繼減少。我首次嘗試便能成功利用催眠替同學解夢時,那滿足感更加難以言諭。熟習後,我們亦開始進行難度較高的練習。其中一個,便是『全身僵硬』的練習。 進行催眠治療時,治療師會因應受者的需要,將他們導入深淺程度不同的催眠狀態。如只是單純的relaxation,較淺的狀態便可以了,受者好像進入如發白日夢一樣的恍惚淺睡中,但如需作回溯找出影響個人情緒或行為的問題根源時,便要進入較深的催眠狀態。當進入深度的催眠狀態,受者甚至會失去知覺,進入昏睡,怪不得在未發明麻醉藥前,牙醫會用催眠作麻醉之用,使病人在脫牙時也不覺痛。
『全身僵硬』有點似魔術表演。它將受者導入深層的催眠狀態,令他全身的肌肉變得如鐵一般僵硬。我看著老師示範將同學的身體變硬,然後將她的身軀橫放,只用兩張桌子承托其頸膊及腳跟,中間則完全沒有支撐點。

其他同學看後均發出讚嘆聲,但,我隱約中有點不安。我們又不是街頭賣藝,無端端將一個人變硬有啥用?倒不如教一些有治療作用的點子好過。況且,我在外展訓練玩繩網陣時,曾被隊員抬至半空穿過那狹小的網子,當時也只是膊頭及腳踝受承托。我那時只是本能地將腰及全身挺直,便可以做到此效果,跟催眠又有何關係呢?

分組時,為了命仔著想,拿拿臨跟另外兩名女生一組,逃離Lian的魔掌。我先被Rachel催眠,亦很快跟從她的指令使全身僵硬。我當時閉著眼,站得直直的,耳伴卻傳來Rachel倒瀉籮蟹似的替我安排桌子的聲音。係喎,我們開始時並沒有想到要先準備好工具,到要用時才來發慌。

準備好後,Rachel下指令要我向後躺,我開始聽到不同同學的聲音在身邊傳出「接住佢個頭」「小心佢條腰」「係係係,抬起佢對腳」,跟住,我就被人凌空抬起了。之後,就開始聽到「好o野,得o左」「快o的影相」「123,笑」「等埋」「再影」喂喂喂,攪咩呀?當我活動佈板嗎?還是被捕的獵物呀?有無顧及我感受呀!幾想彈起身向佢地收錢呀!

我那組的成員都能順利完成,但課室內卻發生了小意外。有組員在過程中跌在地上,最恐怖的是有組員出現情緒問題,雙手的手指抽筋,要老師出馬替他處理。我看了也有點害怕,更加覺得催眠是一個專業的課題,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催眠學神之路(3)我們都是白老鼠

圖片
學習期間,我們經常要進行練習,老師會先示範一次,然後再分組練習,同學們就順理成章成為對方的白老鼠了。老實說,只看一次,又點會識呀?加上老師教授的時候,有些地方交代得不太清楚,所以練習時,發生不少蝦碌趣事。

發生最多趣事是練習導入的時候。導入就是將受者帶入催眠狀態,可以有不同的變化組合。『交響情人夢』中野田妹用一只鉈錶在千秋王子眼前搖晃,便是使用了『凝視法』(Eye Fixation)。除了鉈錶,還可以用筆尖、玻璃珠子、手指尖,甚至叫受者將視線集中在牆上某點也可以,所以並不一定要使用道具。

『漸進式導入法』(Progressive Relaxation)會利用言語,引領受者集中於呼吸,再將身體各部位及精神逐步放鬆,是一個有效而舒適的導入方法。

『Elmond導入法』是由Dave Elman所創。Elman一名出色的醫生,擅用權威的方式使病人快速進入催眠狀態,然後進行手術。老師講到這個方法好厲害,更強調我們要依足步驟及稿子內的字詞才有效。我當時信以為真,考試前將兩頁多又長、又難記、又有點前後矛盾的稿子填鴨似的背得滾瓜爛熟,現在想起也覺得傻。

最常見的是同學太緊張了,把稿子讀錯,又或把步驟攪亂。例如用凝視法時將珠子的位置放得太高太近,把同學弄成鬥雞眼啦;有位同學常把「將鬆弛的感覺由眼睛移到鼻尖」,錯讀成「將眼睛移到鼻尖」,所以當大家突然聽到課室出現爆笑聲,都知道又是她的傑作!

不過最難纏的仍是Lian。跟他練習Elman導入法時,竟可突然張開眼睛,猛說稿子有不合邏輯、不合理之處,最後演變成和他鬥咀。我和Gloria練習時他做旁觀,本來都進行得十分暢順,怎知他又有新攪作,突然笑了出來,說我好認真的跟一個合上眼像睡著了的人說話很奇怪,真被他激死!

現在回想這些蝦碌,都覺得有趣,一眾白老鼠便是在這蝦碌中成長了。

催眠學神之路(2)催眠初體驗

圖片
上課的第一天在疲累中渡過。

前一天由早上8時30分工作至清晨4時才回家,軀殼及靈魂早已分家,卻竟可於8時復合,9時半準時踏入課室,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到達時,課室的三十多個座位已差不滿座。我挑了近窗的後排位置,靜靜的觀看同班同學,因為都幾好奇誰人會跟我一樣對催眠有興趣。三十人中女生的數目佔約7成,年齡介乎20至60歲,大都斯斯文文、正正經經的。令我安心的,是坐在旁邊的男生樣子比我還要殘得多,好像十日沒有睡眠似的,哈哈,如果課堂沉悶的話,肯定他會比我更快釣魚!

正式上課了,賴雪鈴老師以悅耳的聲線向我們娓娓道出催眠的歷史、定義及作用(有關資料將另闢網誌介紹,就此略過),同學們大都用心上課,遇有問題時舉手發問,學習氣氛良好。唯一麻煩的,是課程手冊的設計。老師講課時不依手冊的次序,使我要翻來覆去尋找正確的課頁,我到現在也懷疑她是為了避免我釣魚而刻意作此安排。

練習的時間到了,我順理成章和隔鄰沒有睡的男孩一組,作催眠能力測試(suggestibility test) ─ 『台鉗』的練習。這個測試很簡單,要引導當時人將雙手緊扣,只伸出雙手的食指,再引導他想像有把鉗子慢慢地將他的食指鎖上,可以測試他接受催眠的能力。願意服從指令的人會較易受催眠,集中力或想像力較弱者則較難。驟耳聽好像很容易,怎知,這竟會是一次悲慘的經歷……

練習時,我很快便將伸出的兩根食指合上,至於沒有睡的男孩嘛,無論我怎樣下指令,兩根手指都比間尺還要直。結果,全班只有我一人失敗,氣餒得想收拾書本回家去。他則安慰我說他是很難被催眠的,叫我不用介意。傾談下才知他的名字叫Lian,是特意從New York飛來香港學催眠的,原來他長時間受失眠困擾,加上Jet lag整夜沒睡,怪不得倦容滿臉。

到第二個『字典與氫汽球』的催眠能力測試練習,還是跟Lian一組。他嘛,繼續他的僵屍本色,整個人直直的,一點反應也沒有,我不得不又扯一次白旗大叫投降。

到了『身體傾斜』的練習時,因要承扥一人的體重,為安全計,故要四人一組。我倆便和附近的二人女子組合併,而我亦換了替其中一名女生作練習。哈!想不到,竟容易得很!對方很快的向後倒在我的雙手上,而替Lian作練習的,則接過我那失敗的接力捧,對著那殭屍哭笑不得。

這事件給我重大的啟發,就是以後要小心挑選練習對象!

催眠學神之路(1)迫上梁山

圖片
當初學習催眠治療,一方面是為了好奇,覺得它神秘、有趣、好玩,很想知道進入了催眠狀態時會是怎樣的:會不會失去知覺?會不會受催眠師控制?會不會如書籍記載般有治療效用?

更重要的,哈哈,是因為被迫上梁山!當時的工作壓力實在太大了,時間又長,要求又高,連週日晚也要在工作間搏殺,造夢也想著未完的工作,真要命!當我發覺情緒越來越低落,思想越來越負面,總是時被莫名的不快纏繞著時,才赫然響起警號:不、不、不,我不應是這樣的!

在被工作迫得發瘋前,碰巧見到報章上有關催眠治療師證書課程的報導,便報名參加,希望能幫助自己從壓力中走出困局。

當時(2004年)在香港提供催眠治療師課程的機構只有兩間,而我報讀的,是『整全生活中心』舉辦的連續5天共50小時的密集式課程,學費要萬多元。另一間的修讀模式有點不同,同樣是200小時的課程,卻要一年才修畢。

我當時對催眠認識不深,又怎懂分辨課程質素的好壞?見該中心的賴導師薄有名氣,連報章雜誌也訪問她,加上修畢課程可以獲取『國際催眠學會』頒發的證書,又可申請美國America Board of Hypnotherapy 及IMDHA的催眠治療師證書,好像幾有認受性,於是便踏上我的催眠治療之路,向這奇妙旅程進發。

Alive - 開張大吉

圖片
籌備多時的Alive催眠治療工作室終於2008年2月27日正式開張。

做人應該是開開心心的!笑是一世,哭也是一世,還是笑比較化算些!Alive是活力及朝氣,代表人生應該是充滿熱情、朝氣及生機。希望透過催眠治療,喚醒都市人對心靈健康的關注,更能激發潛意識的力量,解開心鎖、放開懷抱,塑造樂觀積極、充滿活力、快樂的人生。

開張日子的挑選,哈哈,其實隨意得很!話說拜年時在友人家中看了 Master So 的鼠年通勝,當中指出27號是好日,於是便挑了當天作開張的日子,怱忙製作及發出邀請函。為免朋友們為賀禮而煩惱,索性在邀請函中寫明不想收取任何『催眠聖手』的鏡架及花牌,有心者可備現金利事一封,款項會全數捐給奧比斯作慈善用途,這樣做既可替我祝賀,又可做善事,實在是一舉兩得。

反倒是親人比我更著急,各出友情牌替我找相熟的風水命理師傅打聽打聽,得出的結論都是當天宜作開張,還教我要進行切燒豬、煲水等儀式。煲水還算簡單,借來電熱水煲,注滿水,放在房中央按個掣便可以了,事後還可用來泡茶嘆番下。至於切燒豬嘛,油淋淋的,想到要我清潔就麻煩了,加上娘親苦口婆心地說近來豬肉貴,所以一於聽從她的意見,將這環節改為較方便的切蛋糕。

當天出現的友人比預期的多,由下午一時半開始已經陸續到訪,直到八時半才散去,使這被『迫爆』的小小工作室整天也洋溢著暖暖的溫情。看著這一張張我在不同時期認識的臉孔,跳線似的在同一天內聚首一堂,就好像替我的前半身作一回顧,感覺有點怪怪的,但,也讓 我清楚的知道:我是幸福的!

星爺講過:人如果沒有理想,和一條咸魚沒有分別。理想?我有。更重要的,是有實踐理想的勇氣,肯為理想作多方面的嘗試。令我窩心的,是當我作出投身催眠治療這冷門、不知能否賺錢維生、純為理想邁進的冒險決定時,也得到親友的真心支持,係呀,真係真心那種,連懷著六個月身孕的友人也挺著大肚來支持,真是夫復何求!

為了你們,為了對Ormond作出的承諾,我會好好努力,俾心機去實踐推動催眠治療的理想的!亦希望承大家貴言,生意興隆,大吉大利,開張大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