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 2013的文章

加碼公幹啟示 (20 – 23/11) (26 – 30/11) (8 – 17/12)

圖片
終於喘定氣,將11及12月的工作流程整理出來。這兩個月比較少時間留在香港,

好似無腳o既雀仔咁, 嘩,自己見倒,都有點滴汗……





有興趣預約的朋友請注意以下營業時間:
1) 20 – 23/11  - 國內新店準備,11月25日照常營業,
2) 26 - 30/11 - 尼泊爾搜購頌缽,12月2日照常營業, 3) 8 - 17/12 - 美國教授頌缽,12月18日照常營業,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公幹啟示 (20/11 – 23/11)

圖片
回來,哈哈,原來是為了離開。


剛回香港,又要跟大家暫別。
小女將於20 – 23/11到國內為新店作準備,
11月25日照常營業,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節目預告:12月又會到美國教授頌缽,要預約作治療的話,真的要盡早準備,唷~~~ :)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二) – 頌缽催眠療法

圖片
Hypno-Singing Bowl Therapy,頌缽催眠療法的創作構思,是在尼泊爾跟Ram學習西藏頌缽療法時興起的。親身體驗過頌缽能引領進入催眠半夢半醒的彷彿狀態,以及完結時那種特別的內在平靜,就好似世界停頓了,所有紛擾都不再重要的沉靜喜悅時,便想:那不是給潛意識下指令的最佳時機嗎?便開始研究如何將兩者揉合運用。
最初只是將頌缽作為導入的方法(即引領受者進入潛意識的狀態),後來發現它的療效不止於此,特別是一些因精神緊張、焦慮、哀傷、壓力及情緒問題所引起的心悸、心口翳悶及胃痛,此療法往往能即時紓緩及將情況有效地改善,效果比單獨用頌缽或催眠更為顯著。
有此發現,便發揮神探伽利略的精神,搜集更多關於頌缽及聲音治療的資料,得知更多心念、音頻及振動在身體細胞調頻上的治療作用,更明白到我創作的療法背後的原理及理據。雖然到現在還有不少我不明瞭為何會做到,但確實產生的療效,但基本的概念及運作卻已成型,甚至可以作導師任教,所以Randal邀請我時便一口答應。
我不清楚會否有其他催眠治療師跟我一樣將兩者揉合來用,但謹此聲明此療法乃100%自家原創,始創於2011年,免得日後有人說我抄襲。哈哈,對不起,自從網頁被抄後對原創的知識產權較為敏感,忍不住在此作出聲明,失禮失禮。
Randal替我挑了Bruce做示範的對象,內容為放鬆及增強信心。這班的學生均是修讀臨床催眠治療師,所以有很多治療前interview的技巧我都可以略過,共同訂定好指令便直接進行治療示範。
開始的時候,Bruce很緊張,眉頭深鎖到可以夾死烏蠅,每下呼吸都很用力。這又難怪,在廿幾個同學面前作示範,畀咁多對眼望住,又真是有點壓力。至於我?嘻嘻,我又何嘗不緊張吖?講野講到甩甩咳咳咁,又要控制時間,將45分鐘的治療濃縮成20分鐘,仲要班學生圍到好埋,令我有點不自然。
但隨著頌缽悠和的聲音,我也開始進入狀態,四周的人物及環境變得模糊,眼中只看到Bruce及頌缽。Bruce也開始放鬆下來,呼吸轉為平和暢順,跟著頌缽的音韻身體也作出輕微跳動的反應,特別是到心輪部分加上引導詞引領他發出自信的光芒時,他的臉上泛著喜悅的微笑,我亦知hit中了他想要的重點。而到胃輪時,哈哈,則到我忍唔住笑,他的肚不停地做配樂咁打鼓作響,幾有喜劇效果呀!這節的示範,亦在他的微笑及同學們的掌聲中順利完成。
Bruce 分享時說他很喜歡頌缽的聲音及振動,振動由頭頂傳送…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一) -上課了

圖片
今次到美國任教,沒有上次到不丹時那麼緊張。上年到不丹前一個月已經坐立不安,怕自己manage唔倒或做得唔夠好。或許是經過魯芬的特訓,令我覺得無論我準備有多好,計劃有幾週詳,也會出現很多未知之素,還是冷靜沉著期待面對,化身成輕輕鬆鬆鄧梓峰才是上策。
況且,嘻嘻,三藩市是大城市,要逃亡也比在不丹時眼前只得一條河,後面是喜瑪拉雅山,然後乜都無,要走都唔知走去邊,同唔知點走的不毛之境容易! (詳情請瀏覽我的不丹治療之旅2012)。

比預定時間早兩小時到學校等候。本來可以入課室旁聽,Cheryl 教的課,沒大興趣,還想讓自己沈澱一下,便坐在大堂一角靜靜地看書,直到夠鐘上課前上youtube看了草蜢的『華麗舞台』,令血脈沸騰一下,畀個energy boost 自己,high一下才進入課室。
不出所料,又有變更。校長Randal想我先上lecture,將mini-concert延遲到lunch後進行。當然唔好啦,飯前是較佳時機,而且可以一氣呵成嘛。經爭取後如我所想進行,大家延遲午飯,午飯後再作課後分享。傾好後便拿拿臨unpack我的頌缽開始set野。
當時真係倒瀉籮蟹咁!忙著跟朋友打招呼,忙著應付上前好奇八卦發問的學生,最麻煩係有一位學院的講師特意來上我的課,仲拎埋佢十幾年前在尼泊爾旅行時買的三個頌缽話要畀我鑑賞,仲夾硬話要借畀我用,呀,救命!
我拎起佢果幾隻頌缽真係得啖笑,唔……,聰明的你都應該知道質素會係點啦!見佢興致勃勃,雙目充滿熱誠的樣子,也不好意思掃他興,只係話佢o的頌缽聲音好聽,但我已經夾好一套頌缽,不用外援了。他堅持把頌缽放在我旁邊,叫我有需要時用,直到他看到我把那大大小小共14隻頌缽set好哂的陣容時,才跟我說看樣子也不用他幫忙了,乖乖退回座位。
換好衫,開始上課,只係講

寫在當上催眠治療師的第八個年頭

圖片
八年了,由學習催眠治療到執業至今,不知不覺已經踏入第八個年頭。
今年對我來說比較特別,得到老師Randal Churchill的邀請,到我畢業的學院Hypnotherapy Training Institute任教由我自家研發的Hypno-Singing Bowl Therapy,以及舉行一場迷你西藏頌缽演奏會,成為首位在該美國首屈一指的催眠治療學院任教的香港人,算是專業上的一個肯定。
當天回校時,踏著熟悉的道路,首次來美國上課的片段一一湧現。當年毅然辭職,放下一切到美國重新開始。驚?當然啦,唔驚有假,現在回想,都不知是那裡來的勇氣,只覺得勇敢向前走,生命自會有安排。
生命亦安排了很多天使陪我走這段治療之路。第一位是Jinny,一位已移民美國的香港女生,由我踏入課室那一刻已眼仔碌碌含笑地望著我,到現在印象還很深刻。巧合的是我們住得很近,每天她也會駕車接送我返學,遇上悶蛋的課會一齊早退,假日也相約一起遊玩,一起橫越了不知多少遍金門橋。Jinny,遇上你,真的令我的學習暢順及生色不少,Jinny,多謝你!
接著,便是HTI的三位主力老師:Randal,Marleen及Ormond。不知何故,他們都很喜歡拉著我傾談,Marleen更喜歡在我上upper level時無啦啦拉我出來示範,心血少o的都畀佢嚇親;而Ormond,更記得在頒發證書時你緊握著我手不放,跟我的那段特別的叮囑,我倆的合照,亦成為經典照片…… 現在的你在天國好嗎?可惜幾年前Marleen退下沒再任教,現在HTI只得Randal較有份量,比起以前,真的失色了……
另外一些天使,便是奇妙地給過我不少鼓勵及inspiration的人,令我可以撐到今時今日及繼續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