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014的文章

簡約生活

圖片
將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似乎是人類的強項, 將想法收收埋埋,製造不少誤會。 不如直接表達,減少誤解, 努力試過也不得要領,便要放下, 讓生命過得更簡單!唷~~^3^

年齡最小的頌缽聽眾

圖片
你好嗎?年齡最小的頌缽聽眾,終於跟妳見面了! 以前都是隔著你媽媽的肚皮敲頌缽給你聽,你就會跟著音韻踢著腿打拍子。 今天終於能夠見到滿月的你,甜美的笑容,握著你柔軟如綿的小手,感覺甜蜜極了! 希望你能健健康康,活潑成長!唷~~ ^^

休假啟示 (14-20/6)

圖片
聽到嗎? 我聽到陽光海灘在呼喚我呀...... 小女子由 6 月14日20日將投入大海的懷抱, 6月21日照常營業, 不便之處,敬請原諒。 好野,準備搽防曬了,唷!^^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十二) (完)– 迷失東京

圖片
離開前一夜跟 Steve 進行了一節催眠治療。 貌似 Richard Gere 的他是個有趣的人, 幽默地將他失眠的主因娓娓道來: 意外、人命傷亡、出動真槍, 情節曲折離奇,真係好似拍戲咁, 亦只有在美國才會發生這類複雜的狀況, 大大豐富了我的治療經驗, 而他,亦是此程我遇到的最後個案,好野,收工! 由 Portland 乘飛機到 San Francisco 再到東京的過程, 覺得自己像恐怖份子、又或是在偷運國寶, 無論是大行李或是隨身行李均不停被截停搜查, 查到我也開始麻木。 去到日本,當關員拎起我的頌缽問我是甚麼, 我好理所當然咁答: Salad Bowls, Souvenir 。 免得再解釋何謂頌缽。 他望一望頌缽,竟跟我說對不起, 『 No problem, 』我笑著說, 『 This is the forth time my luggage have been checked today! 』    本擬在日本好好放假,遊紅葉片片的富士山、到伊豆浸溫泉,多麼的寫意呀!可惜事與願違,整個行程不停收到急需處理的電郵及訊息: 國內分店的裝修出事要我揸主意解決,哈哈,安裝時鑽穿了我張枱?傻的嗎? 送來的文件柜顏色及 size 也不對,可接受嗎?大大小小的問題,仲有估唔倒咁簡單都會出事的問題,煩到 …… 美國的學生成立了一個小組,不停發電郵遊說我於 12 月到美國教他們西藏頌缽療法,盛情難卻,意味著我要在 11 月到尼泊爾走一轉替他們搜羅頌缽。 最訝異的是在伊豆時收到恩師 Randal 的邀請,他推薦我提交計畫書參加來年的 AC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嘩,咁睇得起我呀? Randal 是前會長,有他推薦,成功率確很高。一睇 deadline ,嘩,仲有 5 日,如果真的交計畫書便要快快趕工。 被賞識應是件美事,但那夜我竟失眠了。零晨三時,躺在房內的露天風呂,眼仔碌碌咁望住廣闊的太平洋,心,一點也不太平。 種種機遇好像將我推往美國發展,問心,真的不太想。並不是不想到美國,而是,怎說呢,不想總是跟著命運的安排走,佢好似安排了太多野畀我做喇,一個又一個任務,見我可以應付便將難度提升,很倦,是的,真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十一) – 治療要在晚餐後

圖片
離開 36 度的 Phoenix 到只得 8 度的 Portland 並非為了旅遊, 而是家事驅使, 整件事件好像有生命一樣, 我只能一步一步的配合發展。 原本報讀一個催眠 Health Coach 課程, 時間正緊接著我教的 Master Class , 但開課前拿著剛獲派的密碼也不能在網上登記, 查證下才知因我不是美國國民, 不能獲取課後頒發的大學 Degree 課程證書, 最大鑊的,是不能得到有關機構的專業健康顧問支援, 貨不對版,咄,那我讀來幹麼? 加上那導師 Michael 是個自大的典型美式渾球, 卸責之餘,夠膽埋怨我製造了很多問題給他, 唔駛問阿貴,佢,絕對唔會係個好的治療師! 要我跟呢個沒有同理心且沒禮貌的人學習治療? 哈哈,好難喇,唔退學我都對唔住自己啦。 出發到美國前兩天收到姐姐的消息, 說我在 Portland 讀書的姨甥仔在彼岸無心上課, 被 host family 及學校投訴,甚至可能被革走, 那退學騰出的空檔,好像為了此事而設 …… 我拿著他在 Portland 居住的小鎮地址發愁, 上 google map 一看, 噢,沒有公車可到,附近亦沒有酒店, 唉,山卡啦到呢,都唔知點去,去到亦唔知住邊, 更加唔知我姨甥仔會有何反應,苦差是也。 硬著頭皮打電話到 host family 問路, 爸爸 Steve 接電話, 聽我訴說後竟邀請我到他家暫住, 亦安排他的太太 Nona 到最近車站接我, 一切順利得像是早已安排妥當。 見到姨甥仔,他腼腆的笑容中帶著幾分愉快, 還好,他歡迎我的探訪, 多怕他會當我不速之客,拒絕跟我對話呀。 了解過後,情況不如他母親所說的差, 澄清了不少由他典型港式渾球父親所惹的誤會。 如果你們也有渾球姐夫或妹夫之類的話, 哈哈,你們便會明白我的感受, 真想把那渾球葬送到沒有痛苦的地方 …… Nona 比姨甥仔更歡迎我。 有食物敏感的她對自然療法甚感興趣, 問了我很多關於頌缽及催眠的事, 說 Steve 受失眠困擾,問我能否幫助他。 哈哈,原來在這裡並非白食白住, 而是上天安排的另一任務 …… 就在火爐旁為他兩夫婦做頌缽治療, 頌缽們在明滅跳躍的火光下很美,很美; 他兩夫婦的放鬆平和臉容亦很美,很美。 他們說任何時候也歡迎我再次到訪, 我亦不禁想:得喎,不如拿著頌缽到各國流浪,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十) – 捲進能量漩渦

圖片
Sedona 的名勝除了是其漂亮的紅石, 還有引人入勝的 Vortex 能量旋渦。 我的主菜當然是奇山異石, 但也想親身試試 vortex 有幾靈氣迫人。 人類身體的能量中心是脈輪 chakra , 而地球的能量集中點則是 vortex 。 澳洲的 Ayres Rock 是較多人認識的 vortex , 據說當融入那律動之中, 可以使身心獲得適當的調整, 甚至能跟宇宙的能量接通, 故不少靈修人士會到 vortex 作靜修或修行。 當然不是每個人也能感受到 vortex , 只是一些靈性及敏感度較高的人才會有感應, 通常是頸項、背部、皮膚表層感微癢震動, 大部分到訪的遊客也沒有太大反應, 當是湊湊熱鬧,到此一遊吧。 我的導遊為 K ,一位蓄短髮的爽朗女子, 她爽朗的笑容背後,卻帶著一抹憂傷。 甫上車不久,她說她前天跟朋友提及催眠治療, 而今天則巧合地碰上催眠治療師, 之後就自動波咁向我訴說她的故事 …… 唉,收到,又是上天派給我的另一功課, 嗚嗚,究竟我幾時先可以真正休假呀? 揸了好耐車, K 帶我到一間很特別的教堂。 那教堂依著紅石而建, 部份紅石成為教堂建築之一, 做到景物交融,合二為一,型到爆呀! 我在教堂內找個位置坐下, 聽著 calming 的聖詩, 欣賞著那匠心獨運的建築。 K 走到聖壇前燃點 candle , 低著頭祈禱的她面露溫柔的微笑, 這時,我的腦海中奇妙地出現了三個名字: A 君、 B 君及 K ! A 君及 B 君均是我在香港的朋友, 唔通佢地兩個又出事? 走出教堂, K 溫柔地跟我說她已經很久沒有祈禱了。 她父母所信奉的是邪教, 令她有極度痛苦的童年, 她費了不少力才能逃離這教會, 從此對教會抱有負面的想法。 剛才她卻向主祈禱,感謝讓她遇上我, 知道我會為她帶來良好的轉變。 我但笑不語,輕輕地摟著她, 一個溫暖的擁抱,確實勝過千言萬語。 之後,我倆去了 trekking , 目的地是 Devil’s Bridge 。 山路不算太難行, 只是在沙漠地帶行山比較熱, 汗流不斷,不停撥著扇降溫以防中暑。 在壯麗的紅石峽谷中走著, 看著石頭的顏色隨著陽光變化萬千, 每座山每塊石各有美態, 真是藍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