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學神之路(4)漸入佳境

所謂熟能生巧,經過多番練習,及對催眠的運作了解加深,大部分同學都開始有版有眼,蝦碌事件相繼減少。我首次嘗試便能成功利用催眠替同學解夢時,那滿足感更加難以言諭。熟習後,我們亦開始進行難度較高的練習。其中一個,便是『全身僵硬』的練習。 進行催眠治療時,治療師會因應受者的需要,將他們導入深淺程度不同的催眠狀態。如只是單純的relaxation,較淺的狀態便可以了,受者好像進入如發白日夢一樣的恍惚淺睡中,但如需作回溯找出影響個人情緒或行為的問題根源時,便要進入較深的催眠狀態。當進入深度的催眠狀態,受者甚至會失去知覺,進入昏睡,怪不得在未發明麻醉藥前,牙醫會用催眠作麻醉之用,使病人在脫牙時也不覺痛。

『全身僵硬』有點似魔術表演。它將受者導入深層的催眠狀態,令他全身的肌肉變得如鐵一般僵硬。我看著老師示範將同學的身體變硬,然後將她的身軀橫放,只用兩張桌子承托其頸膊及腳跟,中間則完全沒有支撐點。

其他同學看後均發出讚嘆聲,但,我隱約中有點不安。我們又不是街頭賣藝,無端端將一個人變硬有啥用?倒不如教一些有治療作用的點子好過。況且,我在外展訓練玩繩網陣時,曾被隊員抬至半空穿過那狹小的網子,當時也只是膊頭及腳踝受承托。我那時只是本能地將腰及全身挺直,便可以做到此效果,跟催眠又有何關係呢?

分組時,為了命仔著想,拿拿臨跟另外兩名女生一組,逃離Lian的魔掌。我先被Rachel催眠,亦很快跟從她的指令使全身僵硬。我當時閉著眼,站得直直的,耳伴卻傳來Rachel倒瀉籮蟹似的替我安排桌子的聲音。係喎,我們開始時並沒有想到要先準備好工具,到要用時才來發慌。

準備好後,Rachel下指令要我向後躺,我開始聽到不同同學的聲音在身邊傳出「接住佢個頭」「小心佢條腰」「係係係,抬起佢對腳」,跟住,我就被人凌空抬起了。之後,就開始聽到「好o野,得o左」「快o的影相」「123,笑」「等埋」「再影」喂喂喂,攪咩呀?當我活動佈板嗎?還是被捕的獵物呀?有無顧及我感受呀!幾想彈起身向佢地收錢呀!

我那組的成員都能順利完成,但課室內卻發生了小意外。有組員在過程中跌在地上,最恐怖的是有組員出現情緒問題,雙手的手指抽筋,要老師出馬替他處理。我看了也有點害怕,更加覺得催眠是一個專業的課題,絕對不能掉以輕心。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