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學神之路(2)催眠初體驗



















上課的第一天在疲累中渡過。

前一天由早上8時30分工作至清晨4時才回家,軀殼及靈魂早已分家,卻竟可於8時復合,9時半準時踏入課室,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到達時,課室的三十多個座位已差不滿座。我挑了近窗的後排位置,靜靜的觀看同班同學,因為都幾好奇誰人會跟我一樣對催眠有興趣。三十人中女生的數目佔約7成,年齡介乎20至60歲,大都斯斯文文、正正經經的。令我安心的,是坐在旁邊的男生樣子比我還要殘得多,好像十日沒有睡眠似的,哈哈,如果課堂沉悶的話,肯定他會比我更快釣魚!

正式上課了,賴雪鈴老師以悅耳的聲線向我們娓娓道出催眠的歷史、定義及作用(有關資料將另闢網誌介紹,就此略過),同學們大都用心上課,遇有問題時舉手發問,學習氣氛良好。唯一麻煩的,是課程手冊的設計。老師講課時不依手冊的次序,使我要翻來覆去尋找正確的課頁,我到現在也懷疑她是為了避免我釣魚而刻意作此安排。

練習的時間到了,我順理成章和隔鄰沒有睡的男孩一組,作催眠能力測試(suggestibility test) ─ 『台鉗』的練習。這個測試很簡單,要引導當時人將雙手緊扣,只伸出雙手的食指,再引導他想像有把鉗子慢慢地將他的食指鎖上,可以測試他接受催眠的能力。願意服從指令的人會較易受催眠,集中力或想像力較弱者則較難。驟耳聽好像很容易,怎知,這竟會是一次悲慘的經歷……

練習時,我很快便將伸出的兩根食指合上,至於沒有睡的男孩嘛,無論我怎樣下指令,兩根手指都比間尺還要直。結果,全班只有我一人失敗,氣餒得想收拾書本回家去。他則安慰我說他是很難被催眠的,叫我不用介意。傾談下才知他的名字叫Lian,是特意從New York飛來香港學催眠的,原來他長時間受失眠困擾,加上Jet lag整夜沒睡,怪不得倦容滿臉。

到第二個『字典與氫汽球』的催眠能力測試練習,還是跟Lian一組。他嘛,繼續他的僵屍本色,整個人直直的,一點反應也沒有,我不得不又扯一次白旗大叫投降。

到了『身體傾斜』的練習時,因要承扥一人的體重,為安全計,故要四人一組。我倆便和附近的二人女子組合併,而我亦換了替其中一名女生作練習。哈!想不到,竟容易得很!對方很快的向後倒在我的雙手上,而替Lian作練習的,則接過我那失敗的接力捧,對著那殭屍哭笑不得。

這事件給我重大的啟發,就是以後要小心挑選練習對象!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