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學神之路(1)迫上梁山


















當初學習催眠治療,一方面是為了好奇,覺得它神秘、有趣、好玩,很想知道進入了催眠狀態時會是怎樣的:會不會失去知覺?會不會受催眠師控制?會不會如書籍記載般有治療效用?

更重要的,哈哈,是因為被迫上梁山!當時的工作壓力實在太大了,時間又長,要求又高,連週日晚也要在工作間搏殺,造夢也想著未完的工作,真要命!當我發覺情緒越來越低落,思想越來越負面,總是時被莫名的不快纏繞著時,才赫然響起警號:不、不、不,我不應是這樣的!

在被工作迫得發瘋前,碰巧見到報章上有關催眠治療師證書課程的報導,便報名參加,希望能幫助自己從壓力中走出困局。

當時(2004年)在香港提供催眠治療師課程的機構只有兩間,而我報讀的,是『整全生活中心』舉辦的連續5天共50小時的密集式課程,學費要萬多元。另一間的修讀模式有點不同,同樣是200小時的課程,卻要一年才修畢。

我當時對催眠認識不深,又怎懂分辨課程質素的好壞?見該中心的賴導師薄有名氣,連報章雜誌也訪問她,加上修畢課程可以獲取『國際催眠學會』頒發的證書,又可申請美國America Board of Hypnotherapy 及IMDHA的催眠治療師證書,好像幾有認受性,於是便踏上我的催眠治療之路,向這奇妙旅程進發。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