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紙證書


剛完成的西藏頌缽療法初階班,已經是第四十一屆了,不知不覺間,已經教導過不少學生。 

教授這麼多年常遇到的問題是:「老師!你會否發出證書?」我的標準答案均是:「唔會!一張證書並不代表什麼;如果你想要證書,哈哈,你列印一張給我,我幫你簽名又點話吖!」 

說真的,到現時為止,真係有兩屆學生列印證書給我,我也如實替他們簽了名!其中一屆是紀念性質,另一屆則是在美國舉行的頌缽班。對不起!這便是我!跟我學習藏傳手法的頌缽是以經驗及實力行先,經驗及實力,是沒有證書可言!

在我來說,一張頌缽證書並不代表什麼。如果是attendency,上足課代表了什麼;如果是治療師資格証書,老老實實,當治療師是要用時間「浸」的,要有足夠練習、累積經驗、持續深化學習才有資格,是以「年」作單位計的,上那些速食課堂便可獲發治療師證書,持證書便覺得可以替人作治療,其質素…哎…可想而之。

不過,更可悲的是,懂得分辨的又有幾個?會注重質素的又有幾多?被包裝瞞騙的又有幾多?追求包裝的又有幾多? 與其一紙證書,我寧願我班學生樂意講係跟邊位老師學習,這才是質素嘅保證!噹~😄😄😄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學員分享:西藏頌缽療法初階- 貨不對辦的第41屆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

學員分享:西藏頌缽療法中階 — 溫柔地將雪藏牌解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