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七) –披星戴月夜歸人

今天是學生們最後一天上課,
我應承他們於課後四時半到達作個別治療。
截至二時為止有四個預約,
噢,總算可以幫補旅費。

就算不太肚餓,
也先到附近的餐廳來個early dinner
免得到時餓到連頌缽也捧不起。

到達課室,先跟進昨天個案們的進度。
Judy
開心地告訴我經昨天的治療,
纏擾她多年的耳鳴減輕了。
Ted
則咧嘴大笑,
報以一句”Nothing could be better!”

亦多得他倆替我落力宣傳,
使我有七個預約,
亦陸續有同學查詢。
吓,咁攪法,我咪做通頂都唔掂?
即時告訴他們要截單了,
其餘的,就算狠心也要推卻了。

今日的統籌為Kathy
她攪盡腦汁,將我的預約時間編好,
先安排那些要趕乘飛機離開的同學接受治療,
而她則為最後那位,
並安排limousine送我回旅店

Kathy
讓出她的房間作臨時治療室,
個案們則在門外排著隊,
我便是這樣渡過了奇妙的一夜,
直到12時才完成最後一節治療。

疲倦嗎?不,我的好奇心足夠我撐足一晚。
真的未試過這樣馬拉松式的治療,
況且每個個案的情況也很特別,
其中一位不到5分鐘已出現REM
雙眼反白,開始快速地轉動,
講真吖,當時經已入夜,其實都幾恐怖。

我就好像發現新大陸般處理每個獨特的case
心裡則慨嘆他們究竟有何不愉快的經歷,
導致體內積累了如此不平衡的負能量。

完成後,Kathy不捨地送我上車,
她今日對我的道謝,真的不下100次。
嘩,咁大個女都未坐過這些在電影才見的limousine
司機,仲要係戴白手套的。
軟癱在車箱內,倦意如洪水掩至,
抬起頭,閃閃繁星在天上閃耀,
映照得夜靜的金門橋更美!
就在星光相伴下完成今次的任務,
而我,嘿嘿,明天老虎蟹也要昏睡至三點才會起床,
邊個夠膽嘈住我,我真係唔會放過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