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六) – 機遇處處


上完課,正式展開我那萬般帶不走,
唯有缽隨身的隨緣樂治,
去到邊,做到邊的奇妙治療之旅。
今次的旅程很特別,不知何故,
總遇到有需要治療的人在身邊,
真是想擋也擋不住。
這是頌缽的吸引力,
還是上天的奇妙安排?

第一批治療的對象是班上的學生。
學生們反應踴躍,不斷問我幾時有空,
想我替他們作個人頌缽治療。

這真諷刺!
在香港,就算我講解到牙血也滲出,
甚至親自作示範讓對方體驗,
遇到的多是冷嘲熱諷,不信任為多,
甚至以科學角度跟他們講解,
仍偏執地覺得是迷信無稽。

果幾個沙律兜,怎會有治療效用?
我不信佛教的,這對我沒有幫助。
我只相信科學化的事。
某某比我更需要,你找某某啦。
這是我常遇到的回應,
說真的,都幾心灰意冷,
信就信,唔信就算,
不要使我覺得我好似補藥黨在行騙嘛!

但一出國,無論是不丹或是美國,
根本不用解釋,識貨之士接踵而至,
對那能平衡身心靈的強大效用趨之若鶩。
不得不慨嘆,對於在養生及健康的概念,
香港人真是落後。

當晚時間所限,只可接受兩個預約。
學生Ted作統籌,
讓出他的房間給我作治療用,
完結後亦親自駕車送我回三藩市。

一上完課,Ted已神速地幫我拉喼離開,
怕我會被其他人纏住。
去到他房間,望一望房內佈置,
五分鐘內便set好場地,調校好燈光,
在這方面的反應及適應力真是越來越純熟。

Ted的治療十分有趣。
不用太多提問,快人快語的他,
已自動波地將他的現況簡述出,
然後閉上眼躺下,將整個人交給我,
他對我的那毫無保留的信任,令我受寵若驚。
更難忘記是治療後那滿足的笑容,
由心而笑,到現在仍歷歷在目。

之後到Judy
她毫無保留的將本是難以啟齒的童年問題盡吐,
然後也是閉上眼躺下,將整個人交給我,
她對我的完全信任,亦令我受寵若驚,
這跟香港人的含蓄、怕別人知悉自己的底蘊完全不同。

完結後,Judy面帶疑惑,
對自己剛才的身體反應震撼不己。
我提醒她在治療時顯示要留意的地方,
她帶點淚光,不斷點頭嘆息道謝。


之後,TedJudy送我回酒店,
沿途分享他們個別的感受,
亦不停問我有關頌缽的問題,
一個小時的車程很快便過。

他們說要請我吃晚飯,
但奔波了一整天,太累了,
況且今天經歷了太多事情,
需要空間冷靜沉澱,只好婉拒。
在越南餐廳吃了碗美味的火車頭,
大滿足,精力恢復了一半。
回到酒店房間已經九時半了,
看看電郵郵箱,收到了同學們明天的預約orders
個別的感謝信、以及查詢能否教他們頌缽,
嘩!嘩!嘩!這麼快已有粉絲?
我揉揉眼,真的以為是在造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