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九) –弊傢伙,頌缽兄弟唔見咗


離開三藩市到Phoenix
展開我Sedona紅石及能量漩渦Vortex之旅。

到達Phoenix機場,
等了很久也未見我寄艙行李的影蹤。
看著輸送帶上的行李逐一被提走,
每轉一圈,我的背脊更加冰涼,
直到輸送帶完全停下來,CERTIFIED
才死死地氣去行李遺失站。

一問之下,電腦並沒我的行李紀錄,
我那班頌缽兄弟尚在三藩市機場不知何處遊蕩,
或許,他們不捨得三藩市,想玩耐些吧,真頑皮!

無奈地辦好報失手續,
UA
給我一個檔案號碼,
叫我上WheresMySuitcase.com留意狀況。
見到這個攪笑的網站名,
我緊繃的臉容才露出一絲笑容。
哈哈,改呢個網站名的人真有才華,
個名,應景到呢!

那位UA嬸嬸見我個樣咁愁,
贈我一套應急日用品,
都是牙刷啦、淋浴露等洗濯用品,
嘩,連滋唇膏都有。
不過,可以選擇的話,
我寧願要番我個喼,
而唔係呢套有錢都買唔倒的UA救急之寶。
離開大堂,見四野無人,
唉,乘客們都攞行李走哂,水靜河飛呀,
我便撒亞人變身咁對住個天握拳大叫三聲,
嘩,爽呀,烏氣盡吐,
再若無其事走去機場巴士站等車。

站長吞吞吐吐咁問我咩事大叫,
佢,哈哈,或者怕我係傻婆都未定。

聽過我的簡述,
他安慰我說UA經常出錯,
但最後都會將行李送到,叫我耐心等待。

旁邊一同等車的乘客亦加把咀,
說他搭UA時會用手提行李,不會寄艙。
說實話,我有小小想呢位馬後炮兄,
我夠想全部都跟身啦,
可惜只夠位拎5隻頌缽吧,
別在我傷口上洒鹽了,拜託!

到達旅舍,心掛掛咁,根本無心遊覽,
亦奇怪自己的反應如斯……
點講呢…… 唔係冷靜,而係無所謂,
只覺萬段帶不走,唯有缽隨身,
就算無哂身外物也不要緊,
食幾多、著幾多、有幾多,整定的,
甚至,我所需要的,根本不用那麼多。

我緊盯著網站顯示的行李狀況:
好了,找到行李了;
好了,上機運送途中了;
好了,到Phoenix了;
好了,到我手中了,唷!
整個流程,竟經歷了7小時!

打開行李檢查物品是否齊全,
託賴,野就無唔見,仲多了添。
行李被海關搜過,
留下一張女黑俠木蘭花到此一遊的通知字條,
準是照X光時見到層層疊的頌缽,
懷疑是不明物體而要檢查我的行李。
(
嘻嘻,我那手提行李甚至被抽出作爆炸品測試呀@@)

兄弟們終於歸位,
我亦收拾細軟,
準備明天的Sedona靈氣之旅,
你無睇錯,真係靈氣之旅呀!
想知發生咩野靈異事件,請待下回分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