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授課2015 (十二) - 堅﹒唔好做壞事


「剛從露台行入來那個女仔,就係昨天無返學的香港人囉。我今日同佢傾計,佢話佢識你喎。」Candice雀躍地說。

時間:我教學翌日,到我上Randal的課增值。地點,課室內。

我望望那個女生,咦,不就是我第一次來找Cheryl拿頌缽在market時見到那位走堂的村姑嗎?我真係識佢?

「佢叫咩名呀?」我問。Candice答了,嘩卡卡,有印象喎,原來係佢!胖了,身型漲了,認不出她!如果有追開我blog的,或許有印象N年前有個抄我網頁唔認帳的師妹,估不到我搖身一變,兩年前到美國任教時做了她的導師,她當時已經閃閃縮縮不敢見我,想不到今日又在課堂內見到我,嘩哈哈,原來上次並不是有心走Cheryl的課,而係避瘟神,哈哈,她見到我一定好似撞鬼咁,猛過貞子呀,有趣有趣。


作為瘟神的我,如果每兩年都來美國教書,應該會碰到每兩年要進修儲學分續ACHE會員資格的她,佢... 都幾黑仔,所以話,唔好做壞事呀,原來,真係有報應的。

朋友問,事隔咁耐,可以化解嗎?叫我就咁算了。老實說,我老早已放下,亦不想跟她有牽連,誠如她當日所說沒有抄襲我的網頁,又何用避開我?心中有鬼的,是她,要靠她本人才能解開由她親手種下的心結,否則,我只能被動的繼續充當她的瘟神,繼續她的見鬼34567集。

「原來係佢,」我回覆Candice,簡單一句:「我跟她有過節的,不用替我們引見了。」儘管Candice很好奇,我也不再多談,只笑笑便算,繼續專心上課。

這班同學很特別,其中一位視障人士攜同她的導盲犬一起來上課,那金毛靜靜地躺在地上,真的很乖巧。不過,不知何故,我跟這班學生的聯系沒上一班那麼深,就算有不少人簽了名想參加我的頌缽班,我也沒有喜悅的感覺,也許這是緣份吧。

在接近課堂的尾聲,Randal替我挑了一位代表當頌缽班的聯絡人,直覺已告訴我此班會... 攪唔成... 結果,那位學生並沒令我失望,他潛了水,沒有聯系有興趣報名的同學,要我主動跟同學們連繫,數個月後甚至跟其他老師學了頌缽,我的直覺,原來都幾準!反倒Candice真的很有心,一直替我搵地方開班,不停地跟我Whatsapp,傾long D,可惜最終這班也辦不成。

上完課,我那移民到美國的小學同學來接我,載我到三藩市跟他一家晚膳,然後送我到機場附近的酒店,準備翌日回港。這位小學同學亦是我的小天使,見到他那張熟悉的臉,我的心才定下來,可以轉回廣東話頻道,才感覺到此程的任務終於完結,可以盡情放鬆嬉戲了。

到了晚上,收到了另一小天使Amy的訊息,想在最後一夜約我出來聚聚,結果,即興地跟她摸著酒杯底分享此程的趣事。來這裡第一個見面的是她,離開前最後見面的也是她,哈哈,有始有終,上天的安排,真的很奇妙呢!如果,我再到美國教書,或許,她也是我第一位見面的人,時間,可以作引證。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