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授課2015 (十一) - Show Time

整晚睡得不太安穩,發著古怪的夢,大清早未夠8點便起床。

收拾好行裝,便在花園踱步,慢慢做腹式呼吸,想把心情平復,但一顆心總是忐忑的未能安住,真沒用!兩年前頭一趟在美國授課,大家對我沒有期望,較能輕鬆面對,但今次是載譽歸來,絕對不能比上次表現差,壓力便由此而來。

終於捱到夠鐘出門。Mary 把我送到學校門口,我行刑咁硬著頭皮,拖著沉重的腳鏈走到課室旁聽Cheryl的課,參與了她的一節以光為主題的集體催眠,心,總算較為定下來。

到我出場了,匆匆換過演奏時穿的衣服,忙碌地在課室前排好頌缽。學生們抱著好奇的眼光前來看看我幹什麼,有些友善地上前跟我打招呼,有些卻無禮地用手敲我的頌缽,"Hey, don't touch!" 我大聲地喝止,那一刻,真的有點反感 。

最奇妙的 ,是有一位古怪的印度女學生走上來問我係唔係嚟教書。她很年輕,應該未夠20歲。我呆一呆,Randal 已經介紹了我會教授這節的課堂,況且如果唔係教書,我怎會在教壇上舖都一地都係頌缽?我忍住笑,冷靜咁答佢係。她問我識唔識講英文,我即時用英語答我唔識講英文,之後佢竟然好滿意咁行開左。我忍唔住放聲大笑 ,今期的學生真係奇人奇事乜都有,而呢位無厘頭少女,亦在稍後的課堂中為我製造不少麻煩 !

排好頌缽,試一試現場的dvd機,弊,大鑊,部機只有畫面沒有聲音,沒有遙控,亦沒有暫停掣將畫面停下作解說,吓,咁我的presentation點算? 唯有見步行步,到時執生。

行刑正式開始。起初有些怯場,食了幾次螺絲便豁出去,死就死啦,說話漸趨流暢,亦能重掌自己的節奏。同學們興致勃勃積極參與,發問了很多問題,我亦耐心解答。每次示範後,他們都流露出amazing的表情,不是我誇口,我都幾擅長於互動及引起學生興趣,我的課堂很少有冷場的呢。

時間過得很快,講解完Chakra及頌缽的運作,完成了單隻、兩隻、三隻頌缽治療及催眠頌缽療法的示範 ,第一節終於完結。由於情況跟上一次到美國上課時類似,所以就此略過。唯一不同,是今次的課堂增添了時間,要在午膳後才開始第二節講課。其實不太喜歡這樣的安排,將課堂斷開成兩部分,未能一氣呵成 ,亦較難掌握時間,不過既然Randal有這樣的安排,只能順著他意。

忙於收拾之際,不少學生上前向我查詢能否再到美國舉辦西藏頌缽療法的課程,以及能否託我購買頌缽,我都唔知答得邊個 。Randal 說時遲那時快,說聲excuse me便從人羣中把我拉我到一旁。 Randal說他靈機一觸,問我有沒有興趣以HTI的名義,跟他合辦頌缽課程,課程亦能作為ACHE進修續會的積分。他隨後說課程約為幾天、收多少學生、怎樣運作 … 我一句也沒聽進,一切來得太快,我真的消化不了。他說這只是初步構思,讓大家沉澱考慮一會,飯後再作商討。 哈哈,Randal就好似做左我經理人感,皺着眉,好認真咁為我構思。

這時有一位由香港移民到美國的女學生Candice問我有沒有興趣跟她一起午膳,就咁,我就俾佢拉左去一間中式餐廳。她告訴我今次課程中有一位來自香港的女生,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她今天會缺席。Candice 是個熱情有趣的人,亦是我今程其中一位小天使。我們邊談治療邊午膳,時間過得很快,好快就到我第二個行刑期 。

第二節課開始了。先作一場Tibetan Singing Bowl Mini Concert,再作我的真實個案分享,然後到Q&A。Mini Concert很順利,哈哈,除了印度女生賴死躺在我的頌缽旁不肯離開,要「狠狠地」將她「剷」走外,其他人都很合作,很快便找到舒適的位置躺下。 場內的energy大致良好,只有兩位同學的能量有點怪異,要小心處理,整體也是和諧的,成功令大家都有一趟既新奇又愉快的體驗。他們完成後那兩眼閃閃發亮的表情,是我最喜歡見到的!

重頭戲是我的真實客戶個案分享,內容是一位中風不能行走的女士,如何利用催眠頌缽療法在半年內逐步康復的真實個案。他們看到影片中那女士隨著頌缽的引導,身體產生共振,並自然地做出高難度的瑜珈動作,協助身體康復,連Randal及Cheryl 都禁不住不停問問題。我的presentation就在一片雷動掌聲中結束。

當我收拾細軟,忙於將場交畀Randal之際, 已經聽到佢同學生宣佈,我會再到美國舉辦西藏頌缽課程,仲幫我應承好多野,吓,想點呀,我仲未作決定應承喎?我即時O咀,但又不好意思出聲,唯有稍後再跟Randal商討啦。 我把頌缽交還給Cheryl,再多謝她的借缽之恩。她邀我出課室到酒店大堂聚舊,一傾便是半個鐘。 她告訴我頌缽對她及女兒的幫助, 聽到她的進展,為師是快樂的,這亦是我只賣頌缽給我的客戶及學生的原因,希望頌缽能夠得到充分的利用,不會被浪費。

别過Cheryl,回到課室上Randal的課,完結後Candice順道載我回B&B,太好了,不用做步兵,省下走路的時間。 回到B&B,A&M 均不在家,只有我一個,整個宇宙回歸平靜 ,無人再追問能否教他們頌缽,終於可以卸下所有壓力了。 我腦袋空白一片,好累呀,系統開始shut down,咩都唔想諗,邊煮飯,邊重覆聽「年少無知」。

Mary 回來,問我今日課堂的情況如何,我只傻傻地哼:如果命運能選擇 十字街口你我在窄路面前會更瀟灑~ 她笑笑的拍我膊頭,說你真可愛,壓力太大了,好好休息一下。說罷便離開讓我靜靜一個,繼續沉澱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真的感謝這位小天使的體貼!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