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十一) – 治療要在晚餐後

離開36度的Phoenix到只得8度的Portland並非為了旅遊,
而是家事驅使,
整件事件好像有生命一樣,
我只能一步一步的配合發展。

原本報讀一個催眠Health Coach課程,
時間正緊接著我教的Master Class
但開課前拿著剛獲派的密碼也不能在網上登記,
查證下才知因我不是美國國民,
不能獲取課後頒發的大學Degree課程證書,
最大鑊的,是不能得到有關機構的專業健康顧問支援,
貨不對版,咄,那我讀來幹麼?
加上那導師Michael是個自大的典型美式渾球,
卸責之餘,夠膽埋怨我製造了很多問題給他,
唔駛問阿貴,佢,絕對唔會係個好的治療師!
要我跟呢個沒有同理心且沒禮貌的人學習治療?
哈哈,好難喇,唔退學我都對唔住自己啦。

出發到美國前兩天收到姐姐的消息,
說我在Portland讀書的姨甥仔在彼岸無心上課,
host family及學校投訴,甚至可能被革走,
那退學騰出的空檔,好像為了此事而設……

我拿著他在Portland居住的小鎮地址發愁,
google map 一看,
噢,沒有公車可到,附近亦沒有酒店,
唉,山卡啦到呢,都唔知點去,去到亦唔知住邊,
更加唔知我姨甥仔會有何反應,苦差是也。




硬著頭皮打電話到host family問路,
爸爸Steve接電話,
聽我訴說後竟邀請我到他家暫住,
亦安排他的太太Nona到最近車站接我,
一切順利得像是早已安排妥當。
見到姨甥仔,他腼腆的笑容中帶著幾分愉快,
還好,他歡迎我的探訪,
多怕他會當我不速之客,拒絕跟我對話呀。
了解過後,情況不如他母親所說的差,
澄清了不少由他典型港式渾球父親所惹的誤會。
如果你們也有渾球姐夫或妹夫之類的話,
哈哈,你們便會明白我的感受,
真想把那渾球葬送到沒有痛苦的地方……
Nona比姨甥仔更歡迎我。
有食物敏感的她對自然療法甚感興趣,

問了我很多關於頌缽及催眠的事,
Steve受失眠困擾,問我能否幫助他。
哈哈,原來在這裡並非白食白住,
而是上天安排的另一任務……


就在火爐旁為他兩夫婦做頌缽治療,
頌缽們在明滅跳躍的火光下很美,很美;
他兩夫婦的放鬆平和臉容亦很美,很美。
他們說任何時候也歡迎我再次到訪,
我亦不禁想:得喎,不如拿著頌缽到各國流浪,
邊玩邊賺取旅費,到時,一定會有很多奇遇!^^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