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十二) (完)– 迷失東京













離開前一夜跟
Steve進行了一節催眠治療。
貌似Richard Gere的他是個有趣的人,
幽默地將他失眠的主因娓娓道來:
意外、人命傷亡、出動真槍,
情節曲折離奇,真係好似拍戲咁,
亦只有在美國才會發生這類複雜的狀況,
大大豐富了我的治療經驗,
而他,亦是此程我遇到的最後個案,好野,收工!
Portland乘飛機到San Francisco再到東京的過程,
覺得自己像恐怖份子、又或是在偷運國寶,
無論是大行李或是隨身行李均不停被截停搜查,
查到我也開始麻木。

去到日本,當關員拎起我的頌缽問我是甚麼,
我好理所當然咁答:Salad Bowls, Souvenir
免得再解釋何謂頌缽。
他望一望頌缽,竟跟我說對不起,
No problem,』我笑著說,
This is the forth time my luggage have been checked today!













 














本擬在日本好好放假,遊紅葉片片的富士山、到伊豆浸溫泉,多麼的寫意呀!可惜事與願違,整個行程不停收到急需處理的電郵及訊息:


國內分店的裝修出事要我揸主意解決,哈哈,安裝時鑽穿了我張枱?傻的嗎?
送來的文件柜顏色及size也不對,可接受嗎?大大小小的問題,仲有估唔倒咁簡單都會出事的問題,煩到……
美國的學生成立了一個小組,不停發電郵遊說我於
12月到美國教他們西藏頌缽療法,盛情難卻,意味著我要在11月到尼泊爾走一轉替他們搜羅頌缽。

最訝異的是在伊豆時收到恩師Randal的邀請,他推薦我提交計畫書參加來年的ACHE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嘩,咁睇得起我呀?Randal是前會長,有他推薦,成功率確很高。一睇deadline,嘩,仲有5日,如果真的交計畫書便要快快趕工。













被賞識應是件美事,但那夜我竟失眠了。零晨三時,躺在房內的露天風呂,眼仔碌碌咁望住廣闊的太平洋,心,一點也不太平。
種種機遇好像將我推往美國發展,問心,真的不太想。並不是不想到美國,而是,怎說呢,不想總是跟著命運的安排走,佢好似安排了太多野畀我做喇,一個又一個任務,見我可以應付便將難度提升,很倦,是的,真的疲倦了。
 
我好似失去了方向,唔想再被動的收咩野message、咩野任務,只想能放空思想,開開心心地玩個痛快!^^

(全十二篇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

(第卅七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