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頌缽迷你演奏會後感 – 演奏者編

一切事情的發生並非遇然, 而是因緣及條件的配合, 這次西藏頌缽迷你演奏會的誕生, 亦正是這因緣條件吻合而成可一不可再的活動。

場地,場地真係一個大問題。 雖然部分參加者對是次場地稍有微言, 有些說太冷、太空曠、 要躺在地上並不舒適、 要帶咁多野好麻煩等。 香港人,哈哈,有時真係有好鬼多要求, 但,我正正就是要找這樣的場地。

或許大家都不知道, 場地要夠大,聲音亦不可以散, 可以供給參加者躺下之餘, 更重要的,是可以消化在治療過程中散發出來的負能量。 這樣的地方是很難尋的。

當大家跟頌缽的音韻振動聯繫時, 無論身體及心靈上的毒素及負能量, 都會被牽引散發出來,作出洗滌, 所以流通的空氣及足夠的空間, 對淨化過程十分重要。

我親身在香港體驗過別的團體的頌缽演奏, 開始沒多久已知出事。 場內太小,空氣不流通, 負能量困著沒處走,被場內人士吸收番, 結果全部參加者事後都病重了。

主辨單位卻笑說這是好事, 我們體內的毒素被引發排出, 將它的無知、欠缺經驗、失策不足扭曲說成是美事, 仲責備我唔應該睇醫生食藥, 咄,是它令我們集體中毒, 吸入別人的負能量才對!

當晚的場地,正符合這要求, 又鄰近我的工作室,方便我搬運頌缽。 始料不及的是隔壁正在練習太鼓, 哈哈,結果上演一幕『西藏頌缽大戰日本太鼓』, 精彩好玩到吖~~~ 或許,這也是因緣其中給我的一個考驗!

開始時真係幾擔心,太鼓聲真係好沉, 替我打著一個唔多o岩用既快beat, 我都被它牽引帶動,何況係參加者? 結果,開頭果五分鐘,我既演奏比較散, 哈哈,就好似要諗辨法對付黃藥師既碧海潮音咁, 尚在識應及找方法應付。

五分鐘過後,奇妙既事情發生了, 我,已經唔再刻意去『諗』, 而係被我班頌缽兄弟帶動, 改為由潛意識主控, 由直覺及頌缽去決定我點樣演奏。

我知咁講,係有點不可思議, 但係當時既情況, 係班頌缽好雀躍咁輪流叫我敲佢、 轉佢、甚至捧起佢用手敲打。 呢個動作我平時好少做, 但係,出o黎既效果都幾好噃。

我,就好似同班頌缽開party咁, 玩著、探索著、交流著, 都不知幾enjoy幾忘我, 真係要我再做多次,我都未必會做到。 再看到參加者大都進入狀態, 場內的磁場由雜亂變得和諧, 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

玩著玩著,到我再看時間時, 嘩,只剩五分鐘,要埋尾了。 到這時,才聽番太鼓的聲音, 係喎,之前係投入到連它的聲音也聽不到。

完結後,參加者的反應都幾好, 詳情可參閱前篇,在此不多談。 至於我嘛,則倦得不得了, 不只是體力上的疲倦, 而是心力上的疲倦, 哈哈,就好似跟別人療傷輸出大量內力咁, 原來一次過處理面對咁多人既心靈洗滌係要花那麼多元氣!

果個星期,我都有點hang hang o地機, 某部分內在的我, 開始在覺醒、開始微妙的復修, 原來,唔單止對參與者,對身為演奏者的我, 都會被牽動,都會啟動了奇妙的自療, 令我又再對頌缽既力量,有更深的認知及體會。

會唔會再辦mini concert? 暫時來說在香港沒有這打算, 如無意外,下次應會是10月在美國舉行, 嘻嘻,係呀,今次唔係不丹,而係美國。 反而有朋友問可唔可以教佢地西藏頌缽療法, 唔…… 呢樣真係在認真考慮中, 大家畀o的意見吖~~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