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十八) – 遊山玩水

4月17日,又做國寶,整夜無覺好瞓。 延布既狗好有性格,喜歡晝伏夜出。 日頭時會瞓覺,半夜三更則開rock'n roll派對, 又或爭下地盤,以吠聲宣示主權。救命!

加上我的潛意識開始為我整理思緒, 整夜造著稀奇古怪的夢, 醒來時比未睡更倦……

早上跟Kesang及老闆派來的司機Dharma會合, 前往我們的目的地 – Tango Goemba & Cheri Goemba。 由廷布驅車往Tango,大約一個半小時。 去年已參觀過這廟宇,所以今次的主菜是去Cheri參觀。

一上車便禁不住問他倆有關狗隻所造成的噪音問題。 他倆回答政府收到不少有關投訴, 已有部門照顧街上的流浪狗隻, 但尚未有任何控制生育的計畫。 如果不丹想辦好旅遊業的話,這問題真的不容忽視。

我們沿途有傾有講,唔,正確來說, 哈哈,應該係Kesang好多野講。 或許他以為我想知多些當地歷史,說過不亦樂乎, 而我,則看著沿途風景,緬懷上年來時的好日子。 景物依舊,人面及情懷卻全非。

登上Tango Goemba,Kesang帶我參觀上次沒到的地方。 他先帶我到繞到山後的一個山洞, 說是Zhabdrung 閉關三年的聖地。 相傳當你由山洞出口走出,便可以把所有罪孽放下。 哈哈,應該帶埋魯芬o黎噃!

那段山路很斜,加上下了一整夜雨,泥土又濕又滑, 只穿普通跑鞋的我行得戰戰兢兢,跟滾下山沒分別。

去到山洞,噢,大門關上了,管理員不在。 Dharma笑說因我罪孽太深所以過其門而不能入, 想不到他也蠻幽默的。 我搖搖頭,說是Kesang建議來參觀山洞的, 罪孽深重的該是他。 跟著我倆一起對著Kesang搖頭嘆氣,弄得他哭笑不得。

我繼續胡鬧,大力搖門,問Dharma能否爆門開鎖。 期間見到門上寫上一電話, 便叫Kesang試試是否管理員的電話, 或許他開小差留下電話以作聯絡。

Kesang不情願地打電話。 電話接通了,對方並非管理員, 哈哈,唔知邊個作弄他把他的電話寫上在門上, 佢一定接o左好多類似的無聊電話。

我們帶著笑回到Tango Goemba。 他倆十分虔誠,在每個祭壇前五體投地跪拜, 奉上帶來的香及穌油,以及在神像前捐款。 Dharma向我遞上細面額的鈔票, 示意我作捐獻,真是十分細心體貼。 我笑著搖頭,拿出錢包,乖乖遞交我那份的『買路錢』。

之後廟祝把用孔雀水瓶盛載的聖水倒在我的手掌。 我把大部分聖水喝了,餘下的抺在頭上。 味道如何?唔…… 帶少許苦澀, 有點像喝洋金菊花茶。

這些用來供奉用的聖水,每天早上由僧侶準備, 把鮮花放入水中,再放在祭壇前, 到了黃昏會把餘下的聖水倒去, 保證每日新鮮,所以也不怕喝後會肚痛。

Kesang跟廟祝相談甚歡。 他邀請我們進入內堂, 參觀寧波車在石頭上留下的腳印, 還用寧波車的手杖打在我們頭上為我們祈福。

離開Tango,我們到公園野餐。 6、7隻流浪狗圍著我們, 用可憐兮兮的眼神望著我們,想分一份。 我們在狗隻的監視下快速地完成午餐。

行了約45分鐘,登上Cheri Goemba。 由於正在舉行閉關冥想,大部分地方暫停開放。 但廟祝十分友善好客,招呼我們在偏廳休息, 還奉上熱茶及茶點,跟我們談天。

捧著熱騰騰的奶茶,望著連綿的山巒, 絲絲溫暖燃點我心,久違了被照顧的安全感。

"What could be better than having a blessed tea with blessed snack?" Dharma 向我說。 更說託我的福才能獲邀喝茶,因這機會並不多。 是麼?我反而覺得是我託他的福, 才能重獲那顆平靜安穩的心。

感謝Kesang及Dharma的照顧, 不知明天的Phajoding Goemba hike又會如何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