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五) – 好戲在後頭

4月6日,黃昏六時。 偌大的Hall只有我一個, 拿著書不是味兒的在閱讀。 第一場的集體催眠沒人參與, 唉,唔通真係畀魯芬批中? 我的心情是怎樣?就算唔講,相信你也會估到。

『剛有一位女士想報名參與工作坊,』 六時零五分,主管緊張的跑進來, 『你會否繼續進行呀?』

『沒問題,請她來。』 一個都好呀,哈哈,起碼不用拍烏蠅嘛,唷~~

最後那女士帶同另一位女團友, 成為集體催眠治療的第一批參與者, 亦見證了我的一次慘痛經歷……

本來30分鐘的集體催眠是不會有討論環節的, 由於人數少,便就是次主題『尋找快樂』作一討論, 希望能替她倆訂出較貼身的指令給潛意識, 點知,咁,就出事喇。

其中一位女士的指令是要快樂,幸福,平靜; 另一位卻說她的人生要sadness,不想咁多快樂。 攪咩呀?咁得意?難道有被虐狂?

試圖理解她是否想表達人生是苦樂參半, 我們要有快樂,也要擁抱不能避免的不快。 但她卻說不,只說快樂太單調、太悶了! 唉,少年不識愁滋味,為賦新詞強說愁, 到她欲語還休時,便不會這樣說……

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 沒可能下指令說人生要多愁苦的嘛, 這等負面的指令亦有違我的專業操守, 況且,尋求快樂那一位唔投訴我至出奇! 唯有置那求苦的要求不理,開始進行集體催眠。

一來心情被影響, 二來未熟習空曠的場地,用聲方面唔係咁慣, 三來場地太昏暗了,要提著蠟燭閱讀討論時寫的筆記, 之前已向魯芬要求要一盞燈,但被拒了, 只係畀o左一堆蠟燭我,多害怕會把筆記簿燒著, 令到我更不能集中,講的英語更甩咳。

好辛苦先捱過那半小時。 其中一位女士說幾滿意,好放鬆; 要求離樂得苦那位說有好多雜念, 集中唔倒,放鬆唔倒,瞓唔著。

  喂,催眠唔代表係瞓覺喎, 換轉平時,我會跟她討論她的雜念, 看看潛意識想帶咩訊息畀佢。 但時間已夠,又怕她再畀古怪難題我, 我心血少唔嚇得嘛,唯有就此作罷,將她倆送走。

垂著頭到飯堂用膳,再看頌缽演奏的報名人數, 咦,有8個,都好喎,便放下心來。 見魯芬拿著報名冊,逐枱問住客會否參加, 都算她肯用心作宣傳。

魯芬突然走來問我有一班共8人的國內遊客想報名, 但經已額滿,問可否容納多一個。 我答如多出來的那位不介意坐在椅子上便可以參與, 便匆匆走到禮堂作準備。

計算過後,在前排兩側加多6個位置,總共18個位。 哈哈,亦汲取了前一節的教訓, 從房間取來枱燈放在禮堂後作照明之用。 一切辦妥,靜待參與者的來臨。

參與者陸續進場,咦,所擺的18個位置竟全滿! 哼,魯芬多收了參與者也不通知我! 如非自己機警,多設幾個位置,又會給她殺個措手不及! 不過算啦,跟她共事這段日子,已知她並不可靠, 真係要提高警覺隨機應變,自求多福。

『Namaste!』完結的訊號一響, 參與者陸陸續續不情不願的慢動作坐起來, 打著呵欠,臉上,均帶著難以置信的喜悅神情。

這30分鐘過得很快,我,亦很享受整個過程, 一邊奏樂,一邊留意著參與者的反應,作出合適的演奏。 過程中,不少參與者放鬆得睡著了, 令整個演奏伴隨著此起彼落的鼻鼾聲, 哈哈,以及聽到鼻鼾聲後忍俊不禁的爆笑聲,當真獨特有趣。 最感人的是見到有對情侶手牽著手悠然入睡, 真係好sweet好感人!

首場的演奏得到很好的評價, 令更多人認識西藏頌缽,以及頌缽能帶動能量流動的療效。 不少人在會後留下來作出提問,我也開心地一一解答, 跟前一節拍拍屁股便走的冷清集體催眠相比, 反應實在是相差太遠了。

傾談間才發現原來不少住客根本不知有集體催眠, 說錯失了大好機會, 都好,原來不是節目不吸引, 而是大家根本不知有此工作坊。 早就說要加派hand out啦,又唔聽……

完場後,跟那位特意更改行程來接受催眠治療的德國女士作個人咨詢。 說真的,開始時真係一頭霧水,唔係咁知個方向係點, 但係傾下傾下,開始有點眉目,訂定了方向, Hit中她的需要,給她一次難忘又滿意的催眠治療。

她事後寫給我的評語,真係幾好幾窩心o架! 對我來說,更是一支強心針, 哈哈,使我從難苦得樂那位女士的陰影中走出來。

第一日先苦後甜的工作終於結束, 不過,真係要諗諗計仔, 令更多人知道有集體催眠的活動。

熱切期待明天的來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