窩心的客戶分享 :且來對話

C是我所接觸到患上憂鬱症者中, 最積極面對及解決病困的一個。 性格爽直倔強的她沒有妥協、沒有放棄, 努力尋求不同的方法去治療自己的病痛。

看罷她那句『我覆診覆診再覆診, 醫生加藥加藥再加藥,病情卻不見好轉。』, 感到的,是無奈又無奈。

藥物雖然對穩定情緒有幫助, 但心病還需心藥醫,無論你服下多少藥物, 心病一日未解除,問題依然存在, 只會冷不防在你脆弱的時候跳出來將你擊倒。

況且,藥物會令人產生依賴, 長期服用,會是另一更大問題的開始……

見證著C的改善,我也替她高興, 喜歡聽她喜孜孜的『匯報』進展, 哈哈,更喜歡見到她做頌缽療法時連林峰也要靠邊站的『chok樣』。

這一切改善,相信只是開始, 相信一天她會喜孜孜的告訴我: 『我已經完全康復,不用依靠藥物了!』

期待著這天的來臨! 誠心祝福,萬分期待!

且來對話

接受催眠的那天,是晴朗的一天。

治療師問我︰「你想要溫和還是較激烈的催眠方式?」

近來飽受情緒困擾,誓要找出心病「元兇」,便說︰「激烈一點吧。」

治療師說︰「好吧,我們開始心靈探索之旅。」

我跟隨治療師的指示,放鬆、閉眼,維持深而長的呼吸,徐徐步進心靈幽谷。

驀然,腦海浮現景像︰童年時,表妹來我家作客,公公與她玩騎膊馬,二人嘻嘻哈哈,我站在一旁,沒有參與的份兒,只能投以羨慕的目光,看著他們嬉戲。

「看」到這一幕,即使緊閉雙目,淚水仍禁不住湧出來。

因為父母分離,我自幼住在公公家裡。從小,我有一份難以理解的自卑感,面對年幼三歲的表妹,總覺得她討人歡喜又乖巧,是眾人心中的小公主,而自己只是一個多餘、毫不起眼的孩子。記憶中,我每天在公公的家裡,他都不曾跟我如此玩耍,表妹來了,他就歡天喜地跟她玩耍。

不過,這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滿以為早已忘掉過去,殊不知過去會用另一種方式來記著我。

那時候,治療師抓緊機會,說︰「阿公在你面前,問他,問他為甚麼不跟你玩?」

緊閉雙目的我不斷抽泣,問宛在跟前的公公︰「阿公,為…甚麼……不和我玩耍?」

治療師說︰「現在由你來做公公,你的孫女問你為甚麼不和她玩,你答她吧……」藉著催眠,我彷彿尋回勇氣,不再呆站一角,向公公討回三十年前的舊債,問他為甚麼不曾跟我玩耍。

這次催眠的經歷真有趣。在此之前,我對催眠可是毫無認識的。由一片空白到毅然嘗試,這當中發生甚麼事?

兩年前,我患上憂鬱症,一直接受心理及藥物治療,情況良好。今年初,病情忽然變得反覆,情緒起伏如過山車,七上八落。每次病發,都有一個自我憎恨的我跑出來,指責我死不足惜,不配活在世上。長此下去,真是命不久矣。

我覆診覆診再覆診,醫生加藥加藥再加藥,病情卻不見好轉。

無計可施之下,我姑且嘗試另類療法。在網上多番搜尋,我找到有關催眠治療的資訊,也找到催眠治療師Serina。

初見Serina,已感到她的可親,她是那類讓你信任安心、能與之暢所欲言的人。愚見認為,一個好的治療師,必須具備上述條件。想來,我真是幸運,在治療期間,往往能遇到一些願意聆聽、懂得關心別人、又能給予忠告的治療師。

這次的催眠於我有莫大意義。沒有這次的探索之旅,或許,我永不知道,那個渴望愛和關心的孩子長處我的心底,她的自卑情意結糾結在我的潛意識裡,落地生根,開花結果。過往,每當我遇到人生重要的時刻、盼望爭取的所有人與事,我也像那個孩子的化身,只會獨站一旁,不敢爭取,自傷自憐。多年來,我下意識討厭自己,欠缺信心籌劃人生,正是心病作祟。面對這個困局,她和我也感到痛苦,同樣盼望解決,所以,她要讓我患上憂鬱症,只有這樣,我們才能重遇相知,整頓人生。

許多時,我們病了、跌倒了、失戀了、傷心了,統統不是最可怕的。最絕望者,莫過於是你面對這一切,卻找不到箇中根源,更遑論對症下藥。那份無力感會得消磨意志,逼使我們成為一具具行屍走肉,無知無覺的活下去。

療程後,Serina邀請我寫心聲。我想說,或許每個人都有接受催眠的必要。人生路上,我們總會遇上不知何去何從的窘局,礙於某些原因,我們又無法真正面對、了解自己,以致那個「我」墮進霧裡迷宮,成為無主孤魂。這時,我們可以邀請催眠天使前來,由她指點路徑,助我們跨過現實世界的柳暗花明,走進意識深處的青葱草地。草地上,流水淙淙,花兒香,鳥共鳴。不遠處,小屋獨立,正是每個人獨一無二的心鄉所在。大家不妨跑進小屋,和「我」來一次痛快的對話,然後一起尋覓出路吧。

最後,再次多謝Serina,感謝我們能夠相遇相識的緣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