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死線中作樂

死線越迫越近。

終於忍受不了租務部的『特級』服務,決定提前終止租約,於四月三十日前遷出。拒離遷出的日子不遠,但還未物色到落腳點,確實有點煩人。

其實前陣子已看中灣仔的一個單位,房間的間格跟我現在的有8成相似:落地玻璃、充足的陽光,連桌子的位置也跟現時的一模一樣!可惜被別人捷足先登,要再次在茫茫大海中尋覓。

尋覓的過程也發生了不少趣事,使我能苦中作樂。有一回我打電話到某招租的公司,接電話的中年女士起初有紋有路,但當她問及我的工作性質時,便起了突變。

『請問你o既工作性質係咩呀?』她問。
『係治療o既。』我答。
『治療?係咪即係crystal healing呀?』她開始變聲,竟然顯得驚慌。
『唔係,我唔係用水晶o既.....』
『......咁係一大班人定係personal o架?』我未答完佢已經搶著問。
『多數係一對一的。』
『咁係咪要用crystal呀?』她根本沒聽我的話,自顧自搶著問。
『都話唔係用crystal!就算係crystal healing 又有咩問題呀?』我也有點光火。
『咁要用一張...一張好大o既床........要要要好大張 ar... ar...arm chair。』她緊張地說。
『我自己有張 recliner 了,但係都話我唔係做crystal healing 囉。』
『唔得o架,會會會有好多negative energy flow出o黎o架。我諗呢度唔識合你,唔好意思,拜拜。』一輪咀說罷便好似撞鬼咁速速掛了線。

我估不到她會如此激動,拿著電話呆了3秒才開始爆笑。哈哈!佢以前一定係跟crystal有過一段極之恐怖的經歷,否則點會自編自導自演,聽到『治療』一詞,就聯想到『crystal』,再聯想到『大床』,繼而是電話的另一端傳來一個特大號的水晶球,追著她發出海嘯似的『negative energy』,誓要將她浸死!雖然受到不禮貌的對待,但我沒有怪她,只覺得她好可憐......

噢!又一天了,又要努力找我的安樂窩,希望能順順利利搵倒合適的地方啦!

亦想趁此機會,向受我搬遷影響的客戶,衷心的說聲對不起。Alive催眠治療工作室安頓好後,一定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怎樣才能增強頌缽的力量

(第五十二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已滿 🎈📣

佛系買缽2018(4)― 參觀頌缽製造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