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二十四) – 離愁別緒

4月23日,告別 Thimphu。 早上跟在酒店認識的朋友William道別。 William是來自美國的獨立撰稿人, 未退休前任職戰地記者,視槍林彈雨作等閒, 其中一隻耳便是因受近距離槍聲的影響變成弱聽。

此次不丹遊的一項意想不到的收獲, 便是認識了很多精彩的人, 聽到不少extrarordinary的故事, 人生,原來是可以多樣化,可以很精彩的。

William 退休後更忙,周遊列國替不同機構作專題研究。 今次到不丹,就是受聘於UNICEF, 為不丹的婦女及青少年問題作專題研究及報告, 亦因為他,令我了解多些不丹的社會變遷, 我亦將我跟當地人談論所得的資料告訴他。 William 還有兩星期才完成任務, 希望他能順利完成啦。

聽他來了不丹後,未能適應高山環境, 常感頭痛頸痛影響, 便自告奮勇,跟他作了一節快速的頌缽治療, 想不到他便是我在Thimphu最後的一位頌缽對象。

Dharma 驅車送我到 Paro 的 Janka Resort。 本來個半小時的車程, 結果因為我們談得太興奮, 要三小時才到達,真係破哂紀錄, 談及的內容,竟是我倆對生命、對人生的心靈對話。

跟他別離,真的不捨。 他,是我此程在不丹唯一信任的人, 有很多心底的感覺都可以跟樂天知命的他分享。 有些人,有著天生的親和感及幽默感, Dharma 就是這一類了。 My partner on the same boat, 相信跟身為四號天使的你會持續聯絡的。

Janka Resort 的老闆暨經理 Kinley 很親切, 係呀,佢個名都係 Kinley,不過係女性。 不丹人的名字是中性的,不會有姓氏, 亦沒有男女之分。

見 Kinley 這麼友善,亦跟她投緣, 自動請纓跟她作頌缽治療。 完結後,她喜歡得不得了, 說這療法在不丹定會大受歡迎。

她問了我很多關於辦治療及工作坊的問題, 唔…… 還有兩天便回港了, 唔知有無機會在這裡作治療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