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四月, 2014的文章

轉戰cHIBA blog

自從Yahoo Blog關門大吉,搬到Blogger拍烏蠅,在好友奇雲大師的介紹下,轉戰Chiba繼續筆耕。 初設網誌,尚有很多地方未摸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及分享給身邊的人,齊來推廣身心靈的健康,唷~~ ^^ 有緣來做伙 : Chiba - 催眠達人 Alive

『 活著 Viva 』 ─ 洗滌心靈工作坊

圖片
近日連場大雨,豆大的雨點爽快的從天瀉下,洗刷大地。如果心靈都可以來一次痛痛快快的洗滌,把由情緒及壓力累積而成的垃圾去掉,你說有多好? 今次的洗滌心靈工作坊以清理負能量為主題。 Alive 的臨床催眠治療師將會引領你進入心靈的空間,把心帶回身體,專注當下的事情,好好打掃,引入正能量,建立屬於你的心靈淨土。 過程中,你更可學懂簡單的放鬆技巧,好讓你能為自己處理負面思維,得到平靜和諧喜悅。 這個停下來,為自己清理心靈的體驗正等待著你。趁自己還未被暗藏的情緒垃圾堵塞,哈哈,成為如天花倒塌的又一城的受害者,快快把握機會,盡快報名! 『 活著 Viva 』 ─ 洗滌心靈工作坊 日期:2014 年 4 月 17 日 ( 星期四 ) 時間:下午七時三十分至九時三十分 地點:上環永樂街8號萊德商業中心6樓B室 費用:$280 付款方式:即場現金支付 報名方法:請將個人姓名、聯絡電話及電郵號碼,電郵至 info@bealive.hk 。 成功報名者將收到確認電郵通知。 名額有限,額滿即止 。 節目詳情,請瀏覽: http://www.bealive.hk/Chin/prog/Viva.htm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四) – 演奏會後Q&A

圖片
同學們離開前, 已有多人要求作個別治療。 畀 咁多人圍著, 突然之間, 嘩, 覺得自己好受歡迎,有點飄飄然。 在香港,不知要費多少唇舌去解釋心靈治療的好處及作用,才能爭取到信任, 但在這裡,追求心靈上的富裕及滿足的人明顯比較多,精神上的文明跟香港相差太遠了! 第一個接受個別治療的是 Randal 。 Randal 的聽覺比較弱,一直要戴助聽器協助, 頌缽其中一個效用是平衡聽覺, 便趁同學們撒走後跟 Randal 一試。 由於時間所限, 只能用頌缽及 Tingshaw , 跟他作 5 分鐘的平衡及能量啟動。 不多久,已見他的面容放鬆下來, 效果係點?哈哈,在此略過, 做人,都係謙虛些好。:P 飯後,同學們開始分享在演奏過程中的豐富體驗。 開始時,多是分享在身體方面的反應, 有些感到有暖流經過舊患的部位, 感到麻癢或疼痛,而飯後那些部位明顯地較靈活放鬆; 有些感到心臟跟頌缽聲跳動, 隨著頌缽聲將負能量釋放等。 當有同學提及自己在過程中, 見到如彩虹的色光在眼前飄盪時, 開始多人舉手作出靈性上的分享。 不止色光,有同學見到蓮花、佛陀等影像, 甚至有同學身處寺廟中, 兩旁排著僧侶替她頌經祝頌。 她附著一句,她一直不敢作聲, 以為自己的反應不正常, 直至聽到同學們的 spiritual connection 時,才敢說出。 頌缽能帶動靈性層面的連繫反應, 特別是第六感較強的人,反應比較精彩創新, 這便是頌缽奇妙的地方。 而我們常以自己的有限知識及認知, 對新的思維及體驗卻步, 害怕自己有此反應是『不正常』, 以致規限自己, 這才是最大損失。 同學們大讚之後,輪到 Randal 的讚美, 都係果句,為免大家覺得我囂 s , 讚美內容就此略過。 我,亦在雷動的掌聲中完成歷史性的授課。:) 退回學生席,聽著下一位導師的講課, 唔 …… 周公子開始向我招手。 旁邊的同學向我擠眉弄眼, 擺出渴睡的樣子, 低聲說都是我的錯, 把課堂氣氛推得太高, 令接著的課堂顯得太沉悶。 哈哈,我都不想,我也是受害者嘛。 就在這時,已離去的 Randal , 把頭伸進課室,叫我跟他出去。 好了,可以暫時逃離一下,唷! 究竟,去而復返的 Randal 叫我出去做咩呢? 欲知後事如

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三) – 西藏頌缽演奏會

圖片
(... 終於有時間補追番上年10月到美國任教時的網誌, 對不起,大家久等了!) 我先向同學們簡單講解過程, 著他們幫忙將場內椅子搬開, 然後頭向頌缽,腳向外,面向天,舒適的躺下來, 而我,則專心擺置我的大小頌缽及試位, 準備我的演奏。 同學們都很興奮,通通收拾細軟, 在課室內尋找『有利』位置躺下。 所謂有利位置,就是最近頌缽的位置。 有位同學二話不說, 零距離的像海師般橫躺在我的頌缽前。 我忍不住爆笑! 他近到我支棒棒一敲就必定打中他, 我怎樣可以演奏呢? 還有,難道他不怕我失手打中他嗎? 我笑著將不情不願的他押解到課室的另一端。 才剛折返,卻又見到頌缽旁, 躺著一個眼仔碌碌咁望住我、 像是扮作我第八個大頌缽的頭對著我笑! 哈哈,真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我這班學生真可愛! 把這古靈精怪的同學掃走, 再集中精神,正式開始演奏。 或許所有參加者均是治療師, 場內的氣氛及磁場出奇的和諧, 只有少許雜亂及要處理的地方。 Namaste! 演奏完結,同學們逐一起來, 臉上掛著複雜的表情, 帶著微笑的看著我。 Randal 作一總結, 著同學們將那十萬個為什麼留於午飯後提問, 教我意外的是他問我會在美國逗留多久, 能否為同學們提供個別治療, 再 叫我考慮一下時間安排及價錢。 咦,趁機會賺下旅費都好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