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二十三) – 自由的空氣

4月22日,享受獨立自主的一天。 沒有任何工作安排, 只約了上年的導遊Kinley晚膳, 其餘時間,隨心所欲到處閒逛。

先攜書到訪咖啡店hea下, 哈哈,想不到又遇到相熟的臉孔。 放心啦,今次見到的不是Sonam, 而是我常幫襯那家韓國餐廳的夫婦老闆, 這不是緣份麼?

告訴他倆我於明天便會離去, 他們顯得不捨,叫我留下聯絡, 有空再來不丹探他們。 看到我的咭片,知悉我是催眠治療師, 問了我很多有關催眠治療的問題。

妻子Youn Ji 是韓國人,在印度讀大學時跟不丹的丈夫結識, 繼而相戀、結婚,在不丹開一間韓國餐廳, 走中產路線,生意也不錯, 將於明年遷往更大的鋪位。 好一個浪漫的愛情故事!

他倆主修心理學,很想繼續進修, 看看能否協助當地的年青人作輔導, 令他們更能投入生活、更有上進心。 他們跟Karma三人都是有心年輕的一群, 都很希望當地人民的心靈生活得到改善。

他們說政府在青少年輔導方面做得不足, 又未有長遠計畫解決就業問題, 令青少年對前途感徬徨,缺乏上進及動力。 成年人方面,面對工作、家庭及生活的壓力, 亦欠缺減壓的支援及服務。

他們亦對西藏頌缽療法很感興趣, 問我治療時的感覺會是怎樣。 『與其告訴你,不如親身試試?』 邀請他倆到我的酒店作免費治療體驗。

他們起初推卻,說不好意思, 『上天要我們在此遇上, 不正是一期一會的緣份?』 哈哈,最後敵不過我的誠意邀請, 以及他們強大的好奇心, 相約好時間到我的酒店進行治療。

與其跟阿旅遊局長夫人治療, 哈哈,我寧願跟這些有心的有緣人作治療交流, 就算無錢收,我都係咁話呀! 這才有意思嘛!

他倆先走,我坐了一會, 吃了午餐,看了幾章書, 埋單時才知他倆已替我付了款, 真是意想不到的窩心。

跟他們會面,二人均挑了頌缽療法。 哈哈,果然係兩公婆, 兩人完事後的反應也是一致, 同樣掛上一副既relax又難以置信的表情。

『你一定要再來不丹作治療。』Youn Ji雀躍的說。 『我們可以替你物色地方及宣傳, 一定會有很多人來幫襯,以及令很多人受惠。』 咪住先,佢會唔會又講果句我會成名呀? 結果係點,在此賣個關子,任由你們隨意猜測啦。

晚上跟Kinley會面, 再會這曾帶我一天內行足9小時, 穿越密林,弄得滿身傷痕卻笑聲不斷, 走過75km的戰友竟有點生疏。

Kinley又帶我到那間local餐廳, 唔係o掛?想到Sonam或許又坐在裡面, 帶著熟悉的笑臉及Druk11000啤酒來迎接我, 我堅決地搖頭,要他帶我去另一地方。

Kinley 帶我到了另一pizza店。 在等候的時候,遞了一本雜誌給我, 哈哈,正是4月出版第一期的Bhutan Time Out! 我告訴他我剛被該雜誌訪問, 將於7月分的第二期雜誌上見到我。

Kinley,我在不丹認識的第一個人, 由他間接引領我認識了老闆, 造就了這次的不丹治療工作, 跟寧波車及各位特別的人相遇, 再由他手上接過我將會在上面出現的雜誌, 點、線、連,所有看似不相連的點, 終於由線除除的連繫起來,so amazing!

這連繫還未完結。 離開時,我們路經一貨van, 赫然看到此程從機場接我來的Jigme正坐在車上。 我敲打車門,愉快的跟他打招呼, 他也開心地回應,想不到竟有緣在此遇上。 更想不到鬼馬的Dharma竟在我背後嘩一聲地彈出, 把我嚇了一跳。

一張又一張熟悉的臉孔, 一個又一個另我感窩心的人, 竟教我在臨走前遇上了! 原來有緣,真的可以再相見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