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二十二) – 轉變中的不丹

4月21日,順利完成訪問。 Karma 跟他的DJ好友 Kinchho 及模特兒準時到達。 先跟 Karma 及 Kinchho 作個人頌缽治療, 好讓他們親身體驗,才知訪問時如何發問, 再跟那模特兒做治療,並拍下照片。

整個訪問過程十分順利, (嘻嘻,除卻我那甩甩咳咳的英文,) 他們三人都很喜歡頌缽的聲音, 覺得很”amazing”, 尤其是做心輪時那能令心打開的釋放力量, 大家讚不絕口。

訪問後到一間小餐館閒談, 他們好認真的誠邀我再到不丹工作, 說以 Karma 的脈絡,可以替我辦理簽證, 找場地及安排客人, Kinchho可以為我作宣傳。

『不丹人一定十分喜歡,』他們興奮地說。 『我們可以令你成名呀!』 唔…… 又係呢句?咁熟既! 究竟這次旅程中,係第幾次有人跟我這樣說?

『不丹人不是很快樂的麼?』我問。 聽他們談及不丹的社會問題,只覺唏噓。 不丹,一個堪稱最快樂的國家, 原來正面對著那麼多的社會問題。

不丹有經濟能力的人, 喜歡把孩子送到相鄰印度的寄宿學校接受教育, 他們三位,便是寄宿學校的同學,回國後依然老友。 他們三位是二十多歲滿有魄力、理想的小伙子, 英語流利得很,平時交談以英語為主,而非不丹語。

看到這裡,心水清的朋友應能猜想到年輕一代遇到的問題, 對呀,就是 identity problems, 逐漸變淡的民族認同感。 有錢的一批,被送住外國, 自少受西方文化教育, 本土意識變淡。

留在本土接受教育的,接觸多了外國媒體, 响往外國文化, 衣著、音樂、思維均受外國影響, 特別是近幾年的韓風,年輕人喜歡得不得了。

鄉間未開發的地方轉變還不大, 但大城市內的年輕人不太喜歡穿傳統衣服, 配上新潮的髮型服飾, 落bar、上卡啦ok、浦保齡球場、抽煙、吸毒, 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閒逛。

『抽煙?不丹不是一個環保的禁煙國家嗎?』我問。 『只要畀煙稅便可以了,』他們答, 『況且,有不少香煙由印度流入, 所以不難買到便宜的黑市煙。』

年輕的平民甚至比香港的更頹, 由於地域的局限,工作機會少, 沒有發揮的空間,新一代連上學的動力也欠奉….. 唉,連快樂的不丹也受此衝擊, 地球上究竟再有沒有淨土呀……

這三位熱誠好客的不丹大男孩意猶未盡, 約我晚飯直落到 Buddha Point 再傾計, 但被太疲倦的我婉拒了。

回到酒店,收到兩個壞消息, 第一個是Sonam未能跟寧波車聯絡上, 會於次天再接再厲; 第二個是要提早搬走, 職員告訴我我的房間只預約到23號, 之後已為其他客人預約。 吓,我不是24號才離開到 Paro 的麼?

跟老闆聯絡上,她說計錯日期, 問我可否提早一天到Paro, 在那裡逗留兩晚才回港。 沒法啦,既然沒房,死賴也沒意思。

立即善後,告訴Padam我要提早一天離開, 或許未能跟寧波車午膳了。 嘻嘻,這對我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