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十) – 徹夜難眠

4月11日,帶著黑眼圈吃早點。 在天字一號柴房的一夜, 只可用『恐怖』兩字來形容。

雞,4點啼;雀仔,5點叫; 狗,間歇性大合奏; 蚊,整夜在耳邊低飛空襲, 又吵又痕又癢,點瞓呀?

魯芬問我睡得可好。 呢個問題真係多餘, 答案不是已清楚地寫在我臉上嗎?




安全抵壘

我打個大呵欠,把實況告訴她, 忍不住追問還有哪天要在柴房中渡過。

『你安全了,餘下的日子均有空房, 你可以在同一間客房屋住。』 她著職員查閱預約後通知我這喜訊。

『真的?實在太好了,不用再搬了麼?』

『是呀,放心啦,我們不會把你的房租出去, 一定會留給你的。』

…… 倦了

聽罷這喜訊,搬回慣住的房間, 洗個澡讓自己清醒一下。 終於有少許安全感, 終於不用再受流離浪蕩的威脅。

說真的,過了這麼久,開始有點厭倦, 每日都在憂慮中渡過: 不知工作坊會否拍烏蠅, 不知魯芬又有甚麼新鮮陷阱讓我嘆, 終日要打醒十二分精神, 在陌生環境中孤軍作戰, 毫無支援,毫無把握,真的真的很倦……

另外,又擔心香港朋友的狀況, 在他最需要支持的時候, 遠方的我只能乾著急, 只能送上誠心祝福。

最諷刺的是獲邀來工作, 竟連固定居所也沒有,擔驚受怕會被逼遷, 真的開始懷疑此行是否錯誤的決定。

歡笑教室

午後跟職員們進行第一節自我催眠訓練。 此訓練是培訓有潛質的員工, 讓他們可接力繼續帶領集體催眠工作坊, 將活動延續下去。

參與的職員共6人,英語水平已是較高的了, 但教授的內容對他們來說仍是略深, 需要魯芬在旁作翻譯。

他們都很留心,對潛意識的運作及催眠很好奇, 反應比預期好,特別是實習時,鬧了不少笑話, 整個禮堂都洋溢著笑聲, 大家超時還捨不得離開。

臨走時提他們要多加練習及備課, 『我會的了。我會立即找luggage boy來試。』 Dawa 帶著蠢蠢欲動的表情走到員工休息室, 哈哈,不知他當日搵了幾多隻白老鼠呢?

越夜越美麗

今日的集體催眠工作坊終於食白果。 當晚主要住客為來自韓國的朝聖僧團, 領隊正是去年旅遊時認識的朋友Sonam。 他們要念經禱告,所以沒人報名參與。

晚上的頌缽演奏則有一個美國家庭參與。 爸爸很快便扯鼻鼾, 媽媽、10歲大的囡囡及8歲大的仔仔亦徐徐入夢, 一家四口和諧入夢,溫馨得不得了。 我的演奏亦隨著氣氛,變得特別溫柔。

演奏完結,囡囡好奇的問怎能令頌缽發出那獨特的聲響, 我便教她簡單技巧,讓她試試; 仔仔熟睡得不願起來, 要爸爸抱他回房繼續安睡。 之後跟Sonam聚會, 大家輕談淺酙,談談不丹的民風, 談談他的家人,談談我的工作, 談談大家近況,談天說地,談得不亦樂乎。

在生命中會跟某些人特別有緣, 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碰上; 最想見的,卻遍尋不獲, 緣份這回事,真是半點不由人所決。

這夜,到12時才帶著微醉回房; 這日,真的很滿足!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