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十一) – 長夜怨曲


4月12日,煙花過後的寂寞。 每天期待跟新朋友會面, 在一期一會的工作坊中共享獨有難忘的一刻, 翌日再戀戀不捨的送他們走。

看似很精彩,看似結識了很多人, 但每人都好像是生命中的過客, 留下足跡,精彩過後,帶笑離去, 能否再遇,也是未知之數。 燦爛過後,遺留的,竟是點點寂寥。

不日成名

魯芬都唔知係咪轉性, 竟蓮子蓉咁,對我讚不絕口, 說好多謝我的努力付出, 又話十分欣賞我的應變力、忍耐力, 靈活地利用有限資源, 更能跟住客友善相處,得到很佳口碑。 唔知邊個在她面前大力盛讚我呢?

她說會在撰寫給旅遊局的報告中把我的優點如實列出, 更會將報告的副本送到各大渡假村及酒店, 到時會有更多人認識我, 亦會有更多人找我合作。

『到時你便會出名了!』 魯芬興奮的說,哈哈,好似係我經理人咁。 出名?我無諗過,唔好玩啦, 我只係想開開心心做我鍾意既野。 不過,得到她的讚賞,總令我高興, 事實證明我既努力付出沒有白費。 但同時,心底卻響起一把小小的聲音: ”What’s next?”

今次的經歷,是一次很好的試煉, 令我知道我的實力去到咩野水平, 得到的好評,正是最佳見證。 但,往後日子,我又要怎樣做才能有突破呢? 這小小的問號,在我心內撒下疑惑的種子。

欲罷不能

是日的工作坊依然精彩, 還用我那可比美古天樂的普通話跟來自北京的伊人詳談, 哈哈,鬧出不少笑話。 晚上則開夜班,替來自瑞士的Rebecca進行頌缽療法。 Rebecca是隨管弦樂團來不丹演出的女高音。 在音樂家前做頌缽療法,多多少少也會有壓力, 怕她會不喜歡頌缽的音色。

完結後,她面露笑容,說很享受, 但雙眼,卻湧出淚水。 一問之下,開始細訴她的故事。

結果,這一訴便是兩個多鐘, 接近12時才結束那長夜怨曲, 亦證明我班頌缽兄弟, 真係有牽動人心,撫慰心靈的作用。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