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十四) – 白日逃亡


『不如你畀個機會我, 我安排你入住附近酒店冷靜一下, 如果你兩日後回來繼續替我辦事, 我會支付這兩天食宿費用, 否則你要自己畀錢。』

『仲有,如果你要走既話, 一離開呢度,我係唔會負責, 你自己安排交通住宿啦。』 呢度山卡罅,去邊度搵車呀?

仲有,現在是peak season, 很多酒店也爆滿了, 臨時臨急,又人生路不熟, 你叫我去邊搵酒店呀? 魯芬咁做,擺到明係威脅我喎!

此時腦海中, 浮現出當年被賣豬仔到海外開礦的華工影像, 想走又走唔甩,被迫做苦工, 撞鬼,華工血淚史,同我咁鬼似既!

就係佢出到威脅呢招,令我對她徹底死心。 錢?哈哈,我自己出機票來不丹的, 這小小的住宿費,怎在我考慮之列?

蝦我一個女仔人生路不熟走唔甩? 呢樣的確難攪,但,佢太睇少我喇。 唔驚,就呃你既,不過憑我既外遊經驗, 我唔信無o左佢唔得。

況且,我最憎畀人威脅, 如果佢誠心跟我道歉,都尚有商量餘地, 但佢出到呢招,實在令我反感, 如果我肯就範,真係愧對麥家列祖列宗。

好,蝦餃就蝦餃,幾大就幾大, 一於搵車返首都,再改機票提前去曼谷池畔曬太陽, 好過在這裡提心吊膽,繼續受氣。

雖然此舉比較冒險及任性, 但計算過後,相信我承擔得起, 而且,當大家知道我未能完成工作的原因, 應該會支持我的,對我的聲譽,應不會有太大影響。

『你要返首都,好,我載你到的士站, 你自己截的士走啦, 不過,我要跟重要客人會面, 之後才能送你走。』

我飛快地執拾好行李,等魯芬送我到的士站。 離開舉行工作坊的場地時, 真係好唔捨得,幕幕難忘片段湧上心。 由零開始,過關斬將, 盡最大努力才得到現時成果, 真係花了不少心血,可惜不能有完美句號。

離愁別緒。職員們的幽幽眼光令我很難受。 這段日子,跟他們建立了良好的關係, 他們知道我要離開,都很不捨得, 特別是那班跟我上自我催眠課程的學員, 更有幾位流著淚叫我留下,說想繼續上我的課。 我又何嘗不想繼續任教? 但…… 現實不容許我這樣做。

『唔好喊喇,攪到我好似就死咁, 可以再在facebook聯絡嘛。 不如大家開開心心拍照留念啦!』 大家擦乾淚水,在鏡頭前留下最美的笑臉。 合照完畢,發了一封電郵給老闆, 簡單交代事件始末,算是盡我最後責任, 再等魯芬送我到的士站, 這一等,便是兩小時了。

的士站離渡假村十分鐘車程, 到達時已經是四時半了。 下了車,的士司機圍著我們爭生意, 還有當地人走來問能否合資租車到首都, 只覺亂糟糟的,混亂得很。

『你決定成點呀?自己包車定跟人合資呀?』魯芬問。 我並不擔心錢的問題,反而擔心天已開始黑, 車子在彎彎曲曲的山路上行走會很危險。 我不想因錯誤決定在山道上丟了性命。

『這裡到首都要多久?』我問。 『大約兩個半小時。』 『現在出發太晚了,還是明天才到首都比較安全。』 『係啦,太危險喇, 作為本地人,我都唔信呢班司機, 你得一個女仔,唔知佢地會載你去邊。』 吓,咁你又載我o黎呢個你覺得危險既的士站?

『另外,千萬不要跟人合資租車, 佢地可能趁你打瞌睡時扒你銀包,好危險o架!』 吓,既然咁危險,你又問我會否跟他們合資? 魯芬呀魯芬,你對我真係好呀!

『嗱,我載你到舊城內酒店住番兩日, 你冷靜下、休息下再返o黎幫我手啦。』 『唔好喇,我只住一晚,明日便會啟程回首都。 你既誠信已破產,我唔可以再跟你合作。』

魯芬聽了,哈哈,氣炸了肺, 載我到舊城酒店便帶著怒火離開了。 而我,亦積極展開我既『救救小三大行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