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十三) – 巨變

4月14日,坐過山車似的一天。 早上11時許,在場地打點, 找出昨夜那扇嘭嘭聲作響的門。

這只門在第一天時已託魯芬命人把它修理, 但她遲遲沒有行動,終於按捺不住要親手處理。 我原始地用紙條塞住門縫, 想不到能成功令它不再動搖。

枉我忍耐它發出的噪音這麼久, 原來這麼簡單便把它擺平, 原來問題並不難解決,只要花點時間不怕麻煩去面對, 會發現只是小事一樁, 原來有些事情是不用忍耐的, 我不禁失笑。

享受成果時,房務部的職員走來問我執好行李未, 說會替我把行李搬到天字一號柴房。 『攪咩呀?咩野搬房呀? 點解要搬房呀?無人通知我喎!』 那職員被我一連串的問題及怒火嚇得發呆, 說她也不知道,只是執行魯芬的指令。 我便告訴她我會直接搵魯芬。

琉璃諾言

魯芬解釋有一團隊突然要多兩間房, 如果不能如願,會連同先前訂下的十多間房取消, 搬到另一間酒店,所以要我遷出。

嘩!我真係火滾到血脈沸騰, 為了金錢利益,竟可連對我所作的承諾也置之不理, 點可以咁無誠信o架?況且,連基本的尊重都無, 無問我意見,話搬就搬,當我咩野呀? 就算更好脾氣,我也禁不住發火。

『我無應承過會留房畀你, 第一日你來到時我已經清楚告訴你啦!』 她竟然撒賴說沒應承過我, 佢係咪真係思覺失調呀?!

『J 可以做人證喎。』

『係咩?係負責職員將你間房賣出去, 如果我一早知道,我一定唔會畀佢咁做。』 我最憎人將責任推卸畀下屬, 呢樣我真係唔可以接受囉!

『如果你唔住柴房,我可以幫你訂附近酒店, 約定時間派職員接你回來帶領工作坊。』

哈哈,仲要我自己畀錢租酒店, 好似送外賣咁再返o黎幫佢做野, 呢o的係咪人講既說話呀? 佢已經遠遠超越我既底線!

To Be or Not To Be 我飛快地想:我應該點做! 如果佢要我執野搬到另一間酒店, 我出得呢個門口,係唔會再返去的; 但如果走o左,令咁難得既計畫爛尾, 亦怕因未能完成責任被她抺黑,有損聲譽, 半途而廢確非我的風格。

但我真係唔可以再同呢個無誠信既大話精合作喎, 而且走,又走得去邊? 呢度山卡啦,搵架車都無,點走呀? 不如留o係度,忍埋佢啦。

我既內心,不斷地在交戰, 一時間不知點算。 就在此刻,魯芬講o左一句說話, 令我立定主意,立場即時清晰得不得了。

究竟佢講o左咩野說話? 究竟,我又會點做? 賣個關子,留待下回分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