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丹治療手記(六) – 同聲同氣同樂夜

4月7日,早上7時, 跟昨日參與工作坊的朋友拍照留念, 以及聽取他們的意見,得到不錯的評價, 令我覺得就算辛苦,也是值得的。

跟魯芬早餐例會,就著昨日經歷作出改善的要求, 唉,o黎o黎去去,咪又係要被要燈要人要宣傳, 我都覺得悶呀…… 結果,化緣咁拎了毛氈、兩盞燈及一個長駐的工作人員。 至於宣傳嘛……

『我在晚餐時好辛苦咁幫你做頌缽宣傳,』魯芬說, 『如果催眠無人知,你應該留在柜枱, 在客人check in時你跟他們說。』 吓,幫我做宣傳?多謝哂喎, 但係,好似係我幫緊你酒店做野噃!

『食飯既時候,你都應該同班住客傾下,自己宣傳番。』 吓,仲講到我好不負責任,咩都唔理咁。

『魯芬,活動前我要做好多準備,一腳踢, 張張蓆都係我自己舖,仲要執野開燈準備, 亦要靜思準備心情帶活動,邊有時間留守柜枱? 明明講好係由你既職員作宣傳,點解變o左係我既責任?』 講呢番話既時候,我真係有點火。

『況且,完了催眠,參加者會留下發問, 我也要休息,亦要準備頌缽演奏,要換衫,要執野, 食飯已經好趕,邊得閒再做宣傳呀?緊係唔可以啦!』

魯芬沒想過一向順得人既我,今次態度會咁強硬。 咁係嘛,佢係魯芬啫,唔代表可以下下都老點喎, 而且,佢真係開始得寸進尺……

『咁我叫番職員做啦!』咁,咪即係唔駛做, 如果職員有幫手宣傳,就唔會無人知啦。 唉,算啦,我都已經盡o左我既責任, 只能控制我既活動質素,其他事,真係無能為力。

5點半,到柜枱查看簽名冊的報名人數, 2個德國人,好,唔駛食白果。 準備走人之際,竟然聽到親切既廣東話! 結果,當晚既集體催眠人數,又多多5個, 而頌缽既人數,係18個!

頌缽演奏後,一對波蘭夫婦走上前來, 表示對頌缽療法很有興趣, 並專誠更改行程以便回程時接受個別治療。 聽了後,真係好感動,唉,終於有人賞識喇。

在香港推廣頌缽療法時處處碰壁, 常被人當作神棍般看待, 總覺得能用那幾隻沙律兜似的頌缽作治療是件天荒夜談的事, 而不肯去放下誠見去試去感受那難以言喻的身體反應。

但在此次的工作坊中,見到參加者完結後那難以置信的臉容, 眼仔碌碌望著批頌缽賴在地蓆上不肯離去, 要求我多作講解,跟我以前追著人講都無人聽的情況, 哈哈,實在差天共地!

完結後,獲香港來的朋友邀請到花園喝個小酒, 談談天,談談旅程中遇到的趣事, 談談我在此次計劃中遇到的困難事。 哈哈,真係好耐無同人傾得咁暢快喇, 相信回港後,我們會再見面的,大家等我呀!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