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屆ACHE國際催眠治療會議後感


時光飛逝,所指的並不是話咁快就參加完ACHE的會議, 而是這國際性的催眠治療會議,已經舉行了第二十五屆。

當初在香港學習催眠治療時遇上不太好的導師, 所以更加知道師資及國際認可的重要。 到美國進修時,特意挑選有較佳師資, 為較嚴謹的協會認可的催眠治療學校就讀, 才會選上Hypnotherapy Training Institute。

ACHE的發證書制度比較嚴謹, 亦要求會員持續進修,每兩年續證時都要提交進修證明, 因此我才會多次到美國及英國進修, 務求能增進知識,以及能達到協會的要求。

還是首次參與這種國際性的會議。 會議是在美國洛杉磯的一個小鎮舉行, 日期為5月4日至6日。 在這三天內,有不同主題的講座, 參加者可以自由選擇參與。

此外也備有不同的工作坊供學員額外自費選修。 於5月2日及3日有特別的全日工作坊, 以獨特的主題作深入的學習及討論。 我當然不會錯失任何機會,全都選修了主題工作坊。

首天是由今屆ACHE協會主席John Butler主講的課, 由於之前在英國時已上過他類似的課題, 所以只選修了於3號由Atilla主講的舞台催眠Stage Hypnosis的課, 仲傻下傻下咁俾佢捉o左上台做示範,唉,真係可憐呀!

上Atilla的課時,真的有很大感觸, 令我回想起恩師Ormond McGill那令人舒暢的舞台催眠。 每位催眠師都有不同的風格,Ormond的比較華麗, 有伸士風度,令參與者有如沐春風的感覺; Atilla的則比較霸氣,唔…… 不太是我那杯茶。 儘管如此,在他身上,亦得到了不少啟發, 或許將來會籌備我的舞台催眠show都未定, 哈哈,唔知你o地會唔會參與呢?

之後上的工作坊,以Cheryl Canfield及Kym Maehl的比較有意思。 Cheryl 是一位傳奇人物。 她多年前被確診患上癌症,後來用催眠治療將癌病醫好, 之後便學習催眠治療來幫助更多的人。

自年多前恩師Marleen Mulder由HTI退下火線, Cheryl便頂替她的位置,跟Randal作主要講師。 上過她的課,蠻不錯, 但跟Marleen相比,唔…… 還是相差一段距離, 較為cool的她,始終欠缺前者那份能讓你信任及親近的親和感。

Kym,哈哈,跟我是餅印一樣, 都是那種硬朗實幹型的。 2000年由HTI畢業的她,見倒佢, 就好似見倒我自己咁。 分組活動時,還碰巧跟她一組, 跟她有一段特別的、內心的對話, 不用多說,也完全明白對方所想,真有意思!

另外的工作坊,有些較精彩, 有些,嘻嘻,卻令人想割櫈。 其中一位講師是我在英國進修時的同學。 上了他10分鐘的課,已是我的極限, 哈哈,忍唔住執野走,亦是我唯一提早跑掉的課。 我夠膽說,換了是我上台,一定會比他教得更好。 總觀來就,真的不枉此行, 可以跟恩師Randal重聚, (係呀,他在典禮中還碰巧坐在我身旁), 亦認識了上海來的小師妹Joy, 還為我的催眠治療生涯帶來種種的啟發, 捱那二十多個小時的飛行時間,也是值得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