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四) – 演奏會後Q&A

同學們離開前,
已有多人要求作個別治療。
咁多人圍著, 突然之間,
嘩,覺得自己好受歡迎,有點飄飄然。

在香港,不知要費多少唇舌去解釋心靈治療的好處及作用,才能爭取到信任,
但在這裡,追求心靈上的富裕及滿足的人明顯比較多,精神上的文明跟香港相差太遠了!


第一個接受個別治療的是Randal
Randal
的聽覺比較弱,一直要戴助聽器協助,
頌缽其中一個效用是平衡聽覺,
便趁同學們撒走後跟Randal一試。

由於時間所限, 只能用頌缽及Tingshaw
跟他作5分鐘的平衡及能量啟動。
不多久,已見他的面容放鬆下來,
效果係點?哈哈,在此略過,
做人,都係謙虛些好。:P

飯後,同學們開始分享在演奏過程中的豐富體驗。
開始時,多是分享在身體方面的反應,
有些感到有暖流經過舊患的部位,
感到麻癢或疼痛,而飯後那些部位明顯地較靈活放鬆;
有些感到心臟跟頌缽聲跳動,
隨著頌缽聲將負能量釋放等。

當有同學提及自己在過程中,
見到如彩虹的色光在眼前飄盪時,
開始多人舉手作出靈性上的分享。
不止色光,有同學見到蓮花、佛陀等影像,
甚至有同學身處寺廟中,
兩旁排著僧侶替她頌經祝頌。

她附著一句,她一直不敢作聲,
以為自己的反應不正常,
直至聽到同學們的spiritual connection時,才敢說出。
頌缽能帶動靈性層面的連繫反應,
特別是第六感較強的人,反應比較精彩創新,
這便是頌缽奇妙的地方。

而我們常以自己的有限知識及認知,
對新的思維及體驗卻步,
害怕自己有此反應是『不正常』,
以致規限自己,
這才是最大損失。

同學們大讚之後,輪到Randal的讚美,
都係果句,為免大家覺得我囂s
讚美內容就此略過。
我,亦在雷動的掌聲中完成歷史性的授課。:)

退回學生席,聽著下一位導師的講課,
…… 周公子開始向我招手。
旁邊的同學向我擠眉弄眼,
擺出渴睡的樣子,
低聲說都是我的錯,
把課堂氣氛推得太高,
令接著的課堂顯得太沉悶。
哈哈,我都不想,我也是受害者嘛。

就在這時,已離去的Randal
把頭伸進課室,叫我跟他出去。
好了,可以暫時逃離一下,唷!

究竟,去而復返的Randal叫我出去做咩呢?
欲知後事如何,請看下回分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