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三) – 西藏頌缽演奏會


(... 終於有時間補追番上年10月到美國任教時的網誌,
對不起,大家久等了!)

我先向同學們簡單講解過程,

著他們幫忙將場內椅子搬開,
然後頭向頌缽,腳向外,面向天,舒適的躺下來,
而我,則專心擺置我的大小頌缽及試位,
準備我的演奏。

同學們都很興奮,通通收拾細軟,
在課室內尋找『有利』位置躺下。
所謂有利位置,就是最近頌缽的位置。
有位同學二話不說,
零距離的像海師般橫躺在我的頌缽前。

我忍不住爆笑!
他近到我支棒棒一敲就必定打中他,
我怎樣可以演奏呢?
還有,難道他不怕我失手打中他嗎?

我笑著將不情不願的他押解到課室的另一端。
才剛折返,卻又見到頌缽旁,
躺著一個眼仔碌碌咁望住我、
像是扮作我第八個大頌缽的頭對著我笑!
哈哈,真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我這班學生真可愛!

把這古靈精怪的同學掃走,
再集中精神,正式開始演奏。
或許所有參加者均是治療師,
場內的氣氛及磁場出奇的和諧,
只有少許雜亂及要處理的地方。

Namaste!
演奏完結,同學們逐一起來,

臉上掛著複雜的表情,
帶著微笑的看著我。

Randal
作一總結,
著同學們將那十萬個為什麼留於午飯後提問,
教我意外的是他問我會在美國逗留多久,
能否為同學們提供個別治療,
叫我考慮一下時間安排及價錢。

咦,趁機會賺下旅費都好喎! ^^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