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國教授催眠治療的點滴(一) -上課了


今次到美國任教,沒有上次到不丹時那麼緊張。上年到不丹前一個月已經坐立不安,怕自己manage唔倒或做得唔夠好。或許是經過魯芬的特訓,令我覺得無論我準備有多好,計劃有幾週詳,也會出現很多未知之素,還是冷靜沉著期待面對,化身成輕輕鬆鬆鄧梓峰才是上策。
                                     
況且,嘻嘻,三藩市是大城市,要逃亡也比在不丹時眼前只得一條河,後面是喜瑪拉雅山,然後乜都無,要走都唔知走去邊,同唔知點走的不毛之境容易! (詳情請瀏覽我的不丹治療之旅2012)

比預定時間早兩小時到學校等候。本來可以入課室旁聽,Cheryl 教的課,沒大興趣,還想讓自己沈澱一下,便坐在大堂一角靜靜地看書,直到夠鐘上課前上youtube看了草蜢的『華麗舞台』,令血脈沸騰一下,畀個energy boost 自己,high一下才進入課室。

不出所料,又有變更。校長Randal想我先上lecture,將mini-concert延遲到lunch後進行。當然唔好啦,飯前是較佳時機,而且可以一氣呵成嘛。經爭取後如我所想進行,大家延遲午飯,午飯後再作課後分享。傾好後便拿拿臨unpack我的頌缽開始set野。

當時真係倒瀉籮蟹咁!忙著跟朋友打招呼,忙著應付上前好奇八卦發問的學生,最麻煩係有一位學院的講師特意來上我的課,仲拎埋佢十幾年前在尼泊爾旅行時買的三個頌缽話要畀我鑑賞,仲夾硬話要借畀我用,呀,救命!

我拎起佢果幾隻頌缽真係得啖笑,唔……,聰明的你都應該知道質素會係點啦!見佢興致勃勃,雙目充滿熱誠的樣子,也不好意思掃他興,只係話佢o的頌缽聲音好聽,但我已經夾好一套頌缽,不用外援了。他堅持把頌缽放在我旁邊,叫我有需要時用,直到他看到我把那大大小小共14隻頌缽set好哂的陣容時,才跟我說看樣子也不用他幫忙了,乖乖退回座位。

換好衫,開始上課,只係講o左三句開場白,學生們已不停舉手發問,仲問埋o的好鬼難答,唔係三言兩語可以答倒o既問題。我心想,唉,咁樣攪法好難捱喎,用中文答,容易啦,但用英文答,始終有言語障礙,未能完全表達到我想講的意思。

結果,佢o地問o左好多問題,畀o左好多個人意見,我答o左好多野,但如果你問我我講過咩,哈哈,真係唔記得,部分係吹水,係呀,仲有心情跟他們開玩笑,大部分是知識的分享,好自然咁不經思考就答o左。

我比較著重實踐及體驗,喜歡讓多些人能參與示範。第一個示範是用單隻頌缽來紓緩頭痛及集中精神,舉手做白老鼠的只得四、五隻。當佢o地看完第一個demo後開始起哄,到第二個加水示範頌缽的聲音及振動時更企哂起身走埋出o黎睇,哈哈,仲係要「食蕉」拉先肯返埋位果種。之後再做三個demo,分別是針對頭、心及全身的治療,簡直群情洶湧,要Randal協助挑選及維持秩序,我站在一旁set野,見到佢地成班大細路雀躍地爭野玩咁,真係好攪笑!

好了,第一位同學,來自上海的朋友,挑選了全身能量流通的治療。治療完結後,她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懶理同學們的催促(係呀,同學們以為佢暈o左,勁攪笑),肆意地享受頌缽的聲音及振動在體內暢順地遊走的餘韻。這情況我見得多了,由得她繼續享受,開始跟第二位同學做心輪的治療。

第二位同學原本有些緊張,但當治療去到中段時,臉上展露出甜美的笑容。後來她跟我們分享,她的心打開了,漂亮閃耀的白光由心內如星光般發放,身心靈都得到整合和淨化。她不停的向我道謝,感激我帶給她的體驗及難以言喻的內在治療。哈哈,之後每逢有break時,她都過來跟我道謝,直頭當我係恩人咁,攪到我幾唔好意思呀。

到頭部治療示範開始,第一位同學嘆夠了,施施然起身,伸個懶腰,講述她的感受。她覺得振動、能量及氣流在她體內遊走,還看到佛祖的image,感覺平和寧靜,同學們都覺得好amazing

第三位同學的反應較平和,沒先前兩位同學反應咁大,含著笑和諧地享受頌缽美妙的聲音。

完成了頌缽示範,讓他們了解到頌缽的運作及效用後,就到今次的主菜,小妹的自家創作:Hypno-Singing Bowl Therapy,頌缽催眠療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