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見』之後

兩場『花見』集體催眠個人成長工作坊 在不太順利的情況下完成。 點解唔太順利? 哈哈,因為跟原本的設計實在大大不同。

第一場時,收到問卷已心知不妙。 原是以個人成長探索為題, 大部分參與者的期望卻是改善睡眠、放鬆減壓, 甚至有參與者在期望一欄填上想『見到意外』, 嘩,嚇得我……

勉強以此題作催眠,效果定不會好, 不得不轉換方向,作出即時改動, 亦禁不住笑問大家係咪報錯名!

因臨時改動,我也是 go with the flow, 在討論的過程中尋找方向, 內容難免有點鬆散。

雖有點亂,參與者都投入積極參與分享討論, 擦出意想不到的火花。 就是喜歡這由不同組合的人所產生獨有的化學作用。

  聽著相同的催眠引導詞, 每位參與者的效果也截然不同。 想『見到意外』的那位不夠5分鐘便被KO, 進入深層的催眠狀態, 直到倒數完畢才詫異地張開眼睛。

有的和諧地跟內在小孩共同在桃花林栽花, 有的卻出現工作上壓力的散亂畫面; 有的則出現身體上的反應, 感到輕微的麻痺、冷感及觸電感覺。

最驚喜的是其中一位參與者在催眠下感覺變得敏銳, 竟感受到隔兩個位的參與者的反應, 簡直好似傳說中的:讀‧心‧術! 嘩!完全滿足了那位想見到『意外』的仁兄的願望! 第一場『花見』就是在笑聲中完結。

至於第二場『花見』, 亦有意想不到的發展, 令我體會到隨遇而安的重要。 究竟發生咩事? 欲知後事如何,請待下回分解。

PS.由於當日超時,未能解答部份參與者提問, 現在此作一簡覆。

Q: 我常用溫和方式帶領集體催眠,能以較激的方法嗎?
A: 較激的方法常用來釋放情緒, 因個別參與者會出現不同情緒反應, 強弱程度亦有不同,為免影響其他參與者, 並不合適在集體催眠中使用。

Q:催眠如何改變我?何時才能產生效用?
A: 催眠就是在潛意識的層面作出改變, 而潛意識的作用,在工作坊內已作講解,就此略過。 這改變是一個持續的旅程, 請相信自己,聆聽內在的聲音及需要, 消除自製的矛盾。 這轉變不會有時間表,但會自然的發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第四十五屆) 西藏頌缽療法工作坊(初階) - 改期

窩心的客戶分享 - 控制情緒排解壓力不再撞牆

自我催眠小方法: 放下頭腦進入夢鄉